手机上阅读

第532章过敏性哮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的?黄老诧异的说。

    当然是真的,里面的药材比较珍贵,我弄不全。叶皓轩道。

    可惜了,这么好的酒,不能量产,那好,在给你添一瓶茅台的价格,只有这么多了,在多你想都别想。黄老道。

    那好,我先告辞了,这件事情就拜托黄老了。叶皓轩笑了笑,转身离开。

    叶皓轩又带着同样的目的去拜访了一下王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半夜了。

    痛痛快快的冲了一个凉,然后倒在床上片刻便进入了梦乡,浩然真气在他体内缓缓的运转。

    第二天叶皓轩便让人贴出了限号的告示,每天只诊三十名病号只是短短一天,预约的人便排到了下星期。

    虽然对于一些病人叶皓轩也同情,但也无可奈何,他是人,不是神仙,他个人的能力有限,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赵子骞要着重发展中医了。

    看完三十个病号,黄绍辉便来了,他开着车带着叶皓轩和黄老一起来到了京城疗养院。

    黄老,今天你带我见的到底是哪尊大神,你提前给我说下,好让我心里有点准备啊。叶皓轩问道。

    前商务部的的武英才,你应该知道吧。黄老道。

    知道,知道。叶皓轩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位武英才是商务部的元老了,去年才退了下去,他跟黄老关系挺好。

    在京城疗养院的一间静室里,一群医生依然在那里忙碌的不可开交。

    躺在床上打点滴的那个老人就是武英才,他今年有七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还很有精神。

    只是连续几天的输液以及那抹不去的痛病让他的眉头微微皱着。

    各位大夫,到底怎么样了?

    一边的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焦急的问着一群疗养院的专家们。

    这就是武老的儿子武绍元,他心里忍不住暗暗诽谤这一群专家了,都是一群饭桶,他老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愣是越治越严重,现在一查,得了,各方面的毛病都出来了,又是血压高,又是心率慢的,治得了头治不了脚。

    现在治着治着又成哮喘了,而且还是过敏性的,这群庸医竟然诊断过敏源竟然是一边的一盆花,说是花粉过敏,大爷的,武老爷子的家里种满了花,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敏过,现在一盆花会导致过敏?

    明明是一群庸医,治不好病,推三阻四的,身上检查一了遍又一遍,这眼见就折腾了半个多月了,武老爷子的病还是没有起色,而且哮喘越来越严重了。

    话说间,武老又是一阵喘息,一边的小护士连忙把他罩上氧气,然后为他抚着胸口。

    快,快用地塞米松。

    眼见这一次武老哮喘越来越严重,就算是插上氧气也被憋的满脸通红,一名专家急了,连忙找出激素要让武老服用。

    慢着,不能用激素。门口传来了一声大喝。

    只见黄老和叶皓轩走了进来,叶皓轩抓过那瓶地塞米松,丢到了一边。

    黄叔,你来了。武绍元急急的迎了上来。

    小元,你爸的病怎么样了?黄老诧异的问。

    黄叔,越来越严重了,恰好桂老又不在京城,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武绍元有些郁闷的说。

    别担心,我给你带来了个神医。黄老呵呵笑道。

    神医?武绍元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叶皓轩,他有些疑惑的说:就是这位吗?

    不错,叶皓轩,你应该听说过吧。黄老笑道。

    哦哦,听说过,原来是叶神医,失敬,失敬。武绍元连忙走上前去和叶皓轩握了一下手。

    经过这段时间媒体的狂轰乱炸式的报道,以及上次叶皓轩一颗起死回生的仙丹救回陈家老太爷的事情,已经在京城彻底的传开了。

    只不过是刚才武绍元心急,没有认出来叶皓轩而已。

    武叔好。叶皓轩笑着点点头。

    武老的病情不能在拖了,现在只能用激素止住哮喘,然后在想办法。一边的医生急急的说。

    武老的病情不能用激素。叶皓轩摇摇头道。

    你是谁?你了解过病情吗?武老现在都喘不过气来了,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那名医生这才回过神来,对于叶皓轩刚才夺过他的激素

    扔到一边,他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年轻人是谁啊,怎么可以这么没素质?

    我了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诊断武老的病情是过花粉过敏引起的哮喘对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然呢?我们已经做过一系列的检查,武老的病情就是因为花粉过敏而加剧的。医生不耐烦的说。

    你们诊断有误。叶皓轩淡淡的说。

    诊断有误?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那名医生大怒,如果不是跟前的这些人都是身份小可的人,他都忍不住要拉下脸跟叶皓轩大干三百回合了。

    进入京城疗养院的医生,哪一个不是专业过硬的?就算是一个平时扎针送水的小护士,也至少有着本科以上的学历,更何况他是镁国某医学大学毕业的硕士,在国际上都发表过几篇引起轰动的论文。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年轻竟然说自己的诊断有误?这不是在打他脸还是在干什么?

    武老的病情是哮喘不错,但是并不是过敏性哮喘,你按照常规的治疗过敏性哮喘的方法去治疗他,当然有问题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治疗方法不对,我呵呵了,这都是检查结果和化验单,一张不少的在这里放着,你倒是看看,哪里有错?人会出错,但是仪器也会出错吗?那医生怒极反笑。

    仪器当然没错,但是武老这个哮喘,是非典型性病症引发的,就是感冒引发的肺部感染,所以在症状和检查结果上,和过敏性哮喘并没有什么区别。叶皓轩道。

    胡说八道,既然没有区别,那你怎么知道我诊断有误?医生怒道。

    我是中医,诊脉望气,所以我看得出来你诊断有误。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笑话,虽然我主修的不是中专,但是关于望气还是听说过的,就算是桂老,也绝对不敢说自己达到望气的境界,你一个小年轻小子就敢说自己达到望气的境界?你真的以为媒体吹捧你几句,你就是神医了?那医生冷笑道。

    其实关于叶皓轩,他是知道一点的,因为这段时间悬壶居的名声太响了,由不得他不关注到,但是对于叶皓轩神乎其技的医术,这名医生是打心眼看不起的。

    什么起死回生?什么神医?那都只不过是媒体为博眼球胡编乱造出来的,这个人绝对是炒作的。

    所以叶皓轩一出现,他就满脸的不屑,和这种靠吹捧出来的医学渣渣在一起,他感觉到对自己是种侮辱。

    神医不敢当,但是至少比你们这些连病都诊断不出来的庸医强那么一点。叶皓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你放屁,你不要以为媒体捧你几句你就吊炸天了?我告诉你,这里是京城疗养院,我是这个区域的主治医生兼负责人,你最好滚出去。那医生怒道。

    人是我带来的,是不是我也要滚出去?黄老冷哼了一声道。

    啊……不,不敢,黄老,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医生吓了一跳,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些重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自己对叶皓轩的意见在大,毕竟他也是黄老带来的,黄老的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刚才一冲动,竟然出言不逊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在病床上的武老一阵剧烈的咳嗽,脸色涨得发青,他紧紧的按着胸口处,大口大口的喘息,他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就好象是要窒息了一样。

    叶医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爸他快撑不住了。武绍元着急的说。

    对于京城疗养院的专家们,他实在是无力吐糟了,这些庸医,一个个眼高于可是真的到关键的时候,屁用都没有,他现在把希望都寄托在叶皓轩的身上。

    办法是有的,很简单,一杯酒即可。叶皓轩笑着从自己的行医箱里取出了一瓶三花桂露酒来。

    喝酒?你是逗逼吗?现在武老的哮喘这么厉害,他还敢喝酒?出了问题你负责吗?那名医生劈手就要夺过那瓶酒。

    叶皓轩手一抬,眉头一皱道:这不是一般的酒,我让武老喝酒自然有我的道理。

    你有什么道理?你讲讲你的道理,你说的有理的话我就依你。那医生大怒现在武老的哮喘这么严重,酒伤肝肺,对武老的病百害无一利,这么简单的道理普通人都懂,你不懂吗?医生怒道。

    我有什么道理,需要向你讲明吗?你是卫生局局长还是卫生部大佬?你见过有高手做事需要向无名小卒讲道理的?叶皓轩扫了那医生一眼,直接让他说不出话来了。

    不错,叶皓轩现在名声在外,虽然那医生的资历高,但是名声不显,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叶皓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