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9章你先放了人家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你先把人家放开在说嘛。李言心浅笑道。

    放你?放虎归山吗?叶皓轩突然一笑。

    言重了,我跟你又没有什么真的深仇大恨,我是打你一顿为我哥哥出气罢了。李言心咯咯笑道。

    目前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以后可就不好说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理呢?叶皓轩捏着她的下巴道。

    这个女人现在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知道自己父亲当初她外公家的过节,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对付自己呢。

    你们男人处理女人,不都是先OOXX后在杀嘛?李言心浅笑道。

    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怕?叶皓轩皱眉道,说实在的,他有点捉摸不透这个女人,这女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幅宠辱不惊的样子,让人看不透她究竟有什么底气。

    别拿我跟那些人比,杀人是犯法的。叶皓轩耸耸肩道:我承认我不敢杀你。

    既然不杀我,那还不把我放了,说不定小女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了也说不定。李言心嗔道。

    我身边不缺女人,尤其是你?

    叶皓轩扫了她的胸部一眼道:这么大,是做出来的吧。

    你胡说,你才是做出来的,你的老婆女朋友"qing ren"小三全是做出来的,老娘这是纯天然生成的。李言心脸上露出一丝愠怒。

    哈哈,我怎么老是感觉你是一个人工美女呢。叶皓轩大笑,终于摸到这个女人的脾气了,看着她发火,那心情就是象是大热天喝了雪碧一样,透心凉。

    咯咯,放了我,咱们试试你不就清楚了吗?李言心随即笑道。

    不用,我是医生,只要摸摸就知道了。

    叶皓轩邪邪的一笑,突然凑近了李言心……

    你,你想干什么。

    李言心终于不淡定了。

    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我能干什么?叶皓轩邪邪的一笑,突然在次探入她的为衣领里,伸手向高耸的地方抓了过去,边抓边捏。

    刚才情况危险,没有鉴定出来是不是做出来的,啧啧,挺有弹性的,不错,是纯天然的。

    捏了半天,叶皓轩又将手伸出她的短裙里,又感受了一通她的"qiao tun",这才笑道,不错,有手感,不是人工的。

    你,你滚开。

    李言心吃惊的盯着叶皓轩,她万万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这么大胆,竟然敢真的动她。

    刚才你差点把我的腰给折腾断了,现在这权当是收回一点利息吧。叶皓轩笑道。

    男人,果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李言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寒意,但她随即浅笑道:要来就快点,早点完事,别这么磨意识到唧唧的。

    岂料叶皓轩接下来抛出了一句让她气炸了肺的话。

    你?说实话,我对你还不感兴趣,我又不是配种的公猪,看到异性就上?就算是我需要,也要有感情基础的。

    叶皓轩哈哈一笑,在她性感的跷臀上拍了几把,然后道:说好了,你欠我一次滚床单呢,下次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喔……

    李言心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她还从来没有被异性这样对待过,她强忍着发软的娇躯咬牙切齿道: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娘要把你给包养了。

    好,等着你来。

    叶皓轩说着取下她身上的那根毫针,然后在她身上拍了几下,李言心的身躯立时恢复了自由。

    李言心一恍复自由,她先是活动了一下双臂,然后她双眼中精光一闪,突然双手印诀一结,向叶皓轩一指点去。

    岂料她这一记穿心指尚未指出,只觉得右手一软,手臂上一阵酸麻,气海中的内息就象是被阻断在体内一般,根本凝聚不出来。

    她的脸色终于变了,她沉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别担心,只是封住了你的任督二脉而已。叶皓轩淡淡的笑道,这个女人太厉害了,他不可能一点也备都没有。

    你……李言心神色大变,她随即浅笑道好坏的你,刚刚还跟人家打情骂俏的,说翻脸就翻脸,你们男人,都是喜欢这样吃完就抹干净的吗?

    哈哈,防人之心嘛,你放心,只是暂时封住,一个小时后就解开了,再见。叶皓轩向她挥挥手,转身离开。

    &n

    bsp; 这个混蛋……

    李言心嗔骂了一声,然后拖着有些发软的娇躯离开。

    直到开车离开,叶皓轩才暗叫了一声好险,开出数公里后,从来不抽烟的他从驾驶室里翻出一根烟点上,吐了一个烟圈,叶皓轩这才止住自己狂跳的心。

    这个女人真可怕,内力虽然不如自己,但是所修的武学却是十分的诡异,如果不是她自己太敏感,自己又施出那么下三滥的招式的话,今天恐怕真的交待这里了。

    只是他不明白,一个世家的千金,是从哪里学来这么一套稀奇古怪的武学的?这个女人他有些捉摸不透,她会古武,这是肯定的,只是她身上的气息又斑驳不齐,似是能晓玄术,但又不象,他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来路。

    抽了一根烟,叶皓轩的心这才渐渐的平息,看来,有必要好好的查查李家了,他随手给王铁柱拔了一个电话,然后吩咐了下去。

    第二天,叶皓轩正常的来到了悬壶居里坐诊,只是悬壶居门口,意外的发现王学庵带着一名女孩在那里等他。

    师弟。

    经过上一次比试,王学庵在也不敢自称针王了,他回去后就把门口的那针王的牌匾给取了下来,彻底的锁了起来。

    师兄,你来了?

    叶皓轩笑着迎了上去,他母亲的先祖和王学庵的先祖颇有渊源,他们王家所习的三花针法就是叶皓轩母亲的先祖所传授的,所以尽管王学庵大过叶皓轩太多,所以两人还是以平辈论交。

    呵呵,师弟,这是我的孙女,王雪,今年十六岁了,我打算把三花针法传给她。

    呵呵,师兄的祖训,不是三花针法只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吗?叶皓轩笑道。

    咳,都什么时代了,那些守旧的东西早该扔一边去,如果不是祖上有这个规矩,我们三花针法也不至于失传了一式,我们王家世代从医,到了孙子辈,除了这个孙女,却是没人在喜欢中医了。

    王学庵的神色暗淡,王家是中医世家,世代从医,可是他的孙子辈却无人学医,王家到了他这一代,是要弃医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该如何去面对王家的先祖?

    其实王学庵就算是不说叶皓轩也知道他的来意是什么,王家赖以成名的三花针法缺了最重要的一式,可以说这是他的一块心病,所以,今天他带着自己的孙女,急吼吼的来拜师来了。

    呵呵,儿孙自有儿孙福,您老也不必着急,请进吧叶皓轩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

    王学庵点点头,和王一起走进悬壶居里面去,只是王雪的表情多多少少有些不情愿。

    走进悬壶居里面,王学庵欲言又止,叶皓轩为他倒了一杯水,然后笑道:师兄今天是来带孙女学艺的?

    啊,是,今天我带雪儿,就是来学艺的。王学庵吃了一惊,连忙站了起来。

    他苦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师弟你啊,现在我们王家的三花针法残缺不全,还好有幸遇到先祖的故人之后,还希望师弟不吝赐教。

    这个就是三花针法的针谱,是我前些天连夜赶出来的,你回去后好好的看看就可以了。叶皓轩微微一笑,拿出了一叠A4纸打印出来的资料,交给了王学庵。

    这……师弟,你早就猜到我要来了?王学庵吃了一惊,他结结巴巴的说。

    呵呵,师兄这些年为这式失传的针法,没少操劳吧,这我能理解,拜师就免了,不过以后针法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这规矩就废了吧,中医是国粹,就是因为国人的藏私,所以导致好多国粹都失传了,要想发展中医,先要把医学世家的这些规矩给破了叶皓轩感叹道。

    对,师弟你说的对,就是因为我们这些中医世家的藏私,所以我们的国粹才越来越不济,惭愧,惭愧,我这么大一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没有师弟看得开,如果我祖上不订下这规矩,兴许我们那式针法,也不会失传了吧。王学庵有些羞愧的说。

    呵呵,藏私也是人之常情,师兄就不要自责了。

    雪儿,快来拜师。王学庵一拉身后的孙女道。

    拜师?爷爷,你有没有搞错,就他的年纪,也配让我称他师父?王雪有些不屑的说。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叶医生把我们家失传的针法给凑齐了,你当然要拜师。王学庵的脸一沉道。

    我们王家的三花针法中的那一式,已经失传了近百年了,我不信他一个年轻人就会,爷爷,你可不要被人骗了,现在有的人,表面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就是骗财骗色,你孙女这么漂亮,交给他,你也放心?王雪夸张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