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0章针王传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呃……叶皓轩有些无语,现在的小孩子们,语气都是那么犀利吗?他随即苦笑道拜师就算了,这原本就是你们家传的针法。

    不能,礼不可废,你这丫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快点,奉茶磕头王学庵喝道。

    想都别想,他这么年轻,我就不相信他的医术能有多高,要我拜师可以,除非他露一手,让我心服口服王雪傲然道。

    现在给你两条选择,要么拜师,叫叶医生一声师父,要么你就叫了师祖,因为我现在跟他是以师兄弟相称,孰重孰轻,你看着办吧王老的脸上有些愠怒。

    其实象他们这么大年纪的人,骨子里是很传统的,正所谓礼不可废,现在叶皓轩都把他们失传的绝技给送回来了,不拜师这成何体统?

    爷爷,你怎么这么固执。王雪不满的嚷道。

    我就是这么固执。王学庵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王雪嚷道。

    因为我是你爷爷,你是我孙子,你看你这孩子,被惯成什么样了?王学庵叹气道。

    算了,师兄,不过是一个仪式罢了,呵呵,你们坐着,我去忙叶皓轩站了起来,他每天还有三十个病号要看呢。

    叶医生,雪儿这孩子虽然任性,但是她在医学上还是挺有天赋的,所以我想让他留在这里跟你多学习学习,你看怎么样?王学庵笑道。

    可以啊,我这里现在正缺人呢。叶皓轩笑道。

    那好,以后我可就把她交给你了王学庵点点头道雪儿,留在这里好好跟你师父学医术,听到没有?

    我不留。王雪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不行也得行,不然的话马上把你送到国外去。王学庵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

    爷爷……王雪委屈的撒起娇来。

    只是她今天的这一招不管用,王学庵一拂袖子道:如果你不同意,以后就别叫我爷爷,我就当没有过你这个孙女

    爷爷,我留下,我留下,您可千万不要生气。一见到王学庵生气了,王雪吓了一跳。

    那好,留在这里跟你师父好好的学习医术,以后我们王家,可就指望你了。王学庵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王雪有些不情愿的说。

    那好,我走了啊,一个月后在来考考你的医术,如果你不用心,我可用家法罚你王学庵板着脸。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家法?老古董。王雪嘟嚷道,只是王老已经走远了。

    我要坐诊王雪脸色不善的盯着叶皓轩道:我事先说好啊,如果你没有什么真的本事教我,我可不在你这里当学徒,你要跟我爷爷说明,让我早点离开这里,免得误人子弟。

    好,如果我真的教不了你,我留你在这里也没用,坐诊是吧,走。

    叶皓轩说着向自己的专属诊室一指,带着王雪来到了自己的专属诊室里面。

    现在诊室前面已经稀稀落落的来了几个病人,王雪坐到了诊桌前面,而叶皓轩则是搬了一张椅子坐到了她旁边。

    王雪不屑的扫了一眼叶皓轩,说实在的,她在中医的天赋上着实不弱,而王家第三代,除了她之外,无人在从医,所以王学教她医术教的很用心,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希望都寄托到了这个孙女的身上。

    所以王雪虽然现在年纪不大,但在中医的造诣上着实不低,她爷爷要是给他找一个德高望众人的教她也就认了,可是偏偏她要拜的师父跟她的年纪还差不多,这让她打心眼里不服气。

    她要露一手,让叶皓轩知难而退,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不是那么好当的。

    她大刺刺的往诊桌上一坐,然后伸手就搭到了诊桌前那位病人的脉上。

    你干什么?

    那病人吓了一跳,本能的缩回了手,他是冲着叶皓轩的名声来了,可是现在医生换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这让他接受不了。

    看病啊。王雪诧异的道。

    我是来找叶医生的,你,你是叶医生的徒弟吧,是不是叶医生?病人转身一边的叶皓轩。

    叶皓轩还没有答话,王雪已经怒道:我现在还没承认他是我师父,我就是来坐诊的。

    你谁啊?病人诧异的问。

    我是王雪。王雪傲然的说。

    王雪?不好意思,没听说过,叶医生,还是你来帮我看看吧。病人道。

    你……王雪被噎了一下,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平时在回春堂也坐过诊,谁也没有敢这么轻视她啊。

    呵呵,放心吧,这是王学庵王大夫的孙女,今天来这里就是长长见识的,没事,有我把关呢。叶皓轩笑道。

    哦,原来是王大夫的孙女啊。病人这才恍然大悟,然后稍稍的放下心来,把手伸了出去。

    王雪这才气呼呼的伸手搭脉,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以前她在回春堂的那些病人之所以让她看病,那是完完全全看在她爷爷的面子上。

    如果没有她爷爷,她这点年纪就出来坐诊,肯定会被别人当作骗子的。

    不得不说王雪对于医道上的天赋还是不错的搭了片刻,她就了解了病人的症状所在,她一言不发,提笔开方子。

    你知道我是什么病吗,就这样开方子?病人有些疑惑的说。

    你是不是偶有精神恍惚的症状,每次发病的时候持续三五分钟,过后身困瞌睡,手足心热?王雪停笔道。

    对对,就是这个症状。病人一听她说的症状八九不离十,马上对王雪的信心大增,连连点头道。

    你这是典型的痫症,问题产并不严重,我开个方子,不出一星期就好了。王雪说着已经把方子给写好,递给病人。

    叶医生,您过过目吧。病人不放心的把方子递给了叶皓轩。

    岂料叶皓轩看都不看道:方子问题不大,你在原有的方子上加上左归丸,一天便好。

    你,你胡说,你连脉都不用把,你怎么知道他什么病?还有,你知道我开的什么药?王雪不服气的说。

    你的药无非是,黄连、银翘……几味药,每天中午加安神草一剂对不?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王雪目瞪口呆。

    你只看出了病人是痫症,但是痫症又分多种,这位患者所患的病症是肝肾阴虚型,用以左归丸加减最好,你的方子,对肝肾碑虚型效果不错,但是对上这种症状,效果就不明显了。叶皓轩随口解释道。

    你胡说,你凭什么说他是肝肾阴虚型的痫症?你连脉都不把你就敢妄言吗?你以为你真是神医?王雪不服气的说。

    嘿,你还真说对了,叶医生就是神医。病人笑道。

    病人除了你说的症状外,应该还有头目不清,记忆力减退的症状,而且你看他的舌苔,舌红苔少,这就说明了问题。叶皓轩耐心的解释道。

    我不信,你张开嘴让我看看。王雪不相信的说。

    病人张开嘴,伸出舌头来,王雪一看,在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见病人的舌苔果然就象叶皓轩说的那样,舌红苔少。

    叶医生,您真神了,连脉都不用把就看得这么清楚,哈哈,今天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病人对叶皓轩大为折服,他一伸大拇指,然后兴高采烈的去抓药去了。

    怎么样,服不?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服,我这是一时大意了,在来。王雪不服气的说,仍然不相信叶皓轩的医术比她高。

    可是一连数个病人看过,叶皓轩稳压她数筹,更有一个病号她断定的是连续针灸一星期,可是叶皓轩现场针炙,五十钟治愈,这份神乎其技的针灸法让王雪目瞪口呆。

    但是她毕竟还算是小孩子,好胜心强,怎么都不认为自己的医术比叶皓轩差。

    接下来的一个中年人坐到跟前,伸出手腕,一言不发。

    王雪搭了一下脉,然后皱眉道:哪里不舒服?

    失眠咳嗽,老想放屁又放不出来,吃饭不香,老想女人……你看看我这是什么病?病人耸拉着眼皮说出了自己的症状,她的精神极度的不好,就算是坐在这里,好象也会随时睡着一般。

    肾阴虚,加上撸多了,以后节制。王雪刷刷写出了自己的方子,这一次她学乖了,率先把方子给叶皓轩看。

    岂料叶皓轩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把她刚写的方子撕成粉碎,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去了。

    姓叶的,你什么意思?王雪怒道。

    这个人,纯粹是没病装病,不用理会他。叶皓轩摇摇头道。

    你胡说,我没病我来这里干什么?排了几天队等到你来给我看病,我闲得无聊,这样好玩吗?病人怒道。

    你不举很久了吧,说实话这算不上病,这是你心理问题,心态好了,你的不举自然就好了,还有,你的老婆前不久跟人跑了吧,要然你这一脸颓废样是哪里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