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1章生气也能治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这里是诊所,是给人看病的,你没病的话就不要来掺合了,你不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装病来博取我的同情的。

    叶皓轩一连串的恶毒话语让这个男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直到室内的患者们哄堂大笑,这个男人这才反应过来,他恼羞成怒,呼的站起来,涨红着脸吼道:姓叶的,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你侮辱我,我跟你没完……

    男人气得几乎语无伦次了,他感觉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他重重的吐出胸口的一口浊气,四处一看,抄起一把椅子就要找叶皓轩拼命。

    等等,你干什么?叶皓轩制止了他。

    干什么?我是来跟你拼命的,你敢侮辱我,我跟你没玩,狗屁的神医,你这个咕名钓誉之徒。病人大怒道。

    我是给你治病,你现在头还疼不疼了?叶皓轩笑道。

    我……病人猛的一松,他缓缓的放下手中的椅子,他来的时候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连脚步都不想抬起来,但是现在他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整个人轻松的几乎要飘起来。

    我感觉好多了,你,你刚才那也算是治病?病人诧异的说。

    当然,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一星期前,为了某些事情失眠了吧。叶皓轩问道。

    没错,是为了我的房贷发愁,我现在两个孩子都要读大学了,而且房贷还没有还完,那天我失眠了半夜,然后又喝了点酒,之后就一直这样昏昏沉沉的。病人答道。

    忧伤肝,就是因为你太过于忧虑了,所以才会导致郁气肝结,发泄不出来,刚才我故意说出些气你的话,你发发脾气,郁气通畅了,这病也就好的八九不离十了。叶皓轩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啊叶医生,我刚才差点误会你。患者羞愧的说。

    没关系,回去后好好睡一觉,别想太多,这个病自然就好了。叶皓轩笑道。

    我知道了,谢谢叶医生,谢谢。病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怎么样?还要比吗?叶皓轩淡淡的向王雪问。

    不比了,哼,我承认你医术比我高,但是你还没有高到让我非要拜你为师的地步呢。王雪气呼呼的说。

    小姑娘,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是啊,叶医生的医术大家都是知道的,他可是神医,别人求着他拜师他都未必会同意,你还不快点叫声师父?

    诊室内看病的患者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纷纷劝导王雪。

    他的医术是不错,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医德怎么样,姓叶的,我留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要是你的医术和医德真的都能让佩服,我马上下跪叫你师父。王雪咬牙道。

    随你吧,你的医学天赋不错,去外面找找唐老,让他带你一段时间,长长经验。叶皓轩淡淡的向外一指。

    瞪了叶皓轩一眼,王雪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其实她心里清楚,叶皓轩不管是从医术还是医德上来说,都足以有资格让她叫一声师父。

    不过小丫头正是叛逆的年龄,又是一幅天生不服输的性子,所以她拉不下去脸叫出这声师父。

    京军区总院,一间特殊病房中。

    薛听雨依然是呆呆的坐在病床上,她的双目无视,双眼显得空洞无比,昔日那似乎能洞悉世间万物的双眼现在显得毫无光彩。

    眼见薛听雨已经病了快有一星期了,薛家的上上下下开始着急了起来。

    薛听雨乖巧聪明,是京城第一才女,深受薛家的长辈们宠爱,尤其是薛老太爷,更是宠爱她,现在她生病的事情还瞒着老太爷呢。

    昨天薛青山去京城疗养院,老太爷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听雨这段时间怎么没来。

    薛青山只得用一些理由搪塞过去,回去以后,他就急急的赶到薛听雨的房间里。

    之前刘付清已经为她诊断过是惊吓过度导致的,但是开了几剂静心安神的方子下去,薛听雨的病依然没有半点起色,薛家的人又急急忙记的把刘付清给请了过来。

    刘老,听雨她到底怎么了?

    眼看刘付清把完了脉,薛青山就急急的上前问道,薛听雨可是老太爷的掌上明珠,尤其是她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颇得圈子里的人称赞,可是一连一星期就这样呆坐着,一点也没有起色,愁得薛青山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这个,薛小姐的情况据我诊断还是受了惊吓,并无其他的大碍,

    我,我开个方子吧。刘付清道。

    刘老,你之前开的方子听雨已经吃了一个星期了,现在依然没有一点起色,在开方子,有用吗?余玲的语气有些不善的说。

    薛听雨是她的女儿,是她的宝贝疙瘩,现在一病不起,她的心几乎都要被揪起来了,可这刘付清,明明说问题不大,可是治来治去就是治不好。

    他所开的方子翻来覆去就那几样,无非是安定清心,醒脑定神的药物,并且每开一次方子就拍着胸脯保证两天见效,可是一星期过去了,薛听雨的情况愣是没有一点起色。

    这……这个,刘小姐的病情有些复杂,容我在想想,容我在想想。刘付清结结巴巴的说。

    你之前不是说问题不严重吗?现在怎么又成了有些复杂了?刘付清,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在帮我妹妹看病。

    要说这里面最急的人,除了余玲外,就是薛鸿云了。

    一来薛听雨之所以成这么一幅样子,跟他有莫大的原因,在者就是他三大才子的名头,有一大半是仗着自己的这个妹妹给他出谋划策,现在妹妹一病不起,精神恍惚,连话都说不出来,这让薛鸿云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薛少……小姐她是受了惊吓所致,按照我以前的经验,几付药下去也该有起色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这外,我,我也不太清楚了。

    刘付清结结巴巴的说,他也是有苦难言,薛听雨的病症是受了惊吓所致,他以前也不知道看好过多少例,问题并不严重。

    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把混身解数施尽,也没有让她的病情有一点起色,这只能说是见鬼了。

    要么就是天妨英才,薛家这个千金,长得又漂亮,人又聪明,就连老天也妒忌了?

    你是医生,中南海除了桂老之外,就数你了,你竟然说不清楚病症,刘付清,你这个御医的名头,到底是不是买来的?刘青山冷冷的说。

    家主,我,我真的能力有限,对不起,让我回去后好好的想想办法吧。刘付清吓了一跳,他听出了薛青山语气中的浓浓不满。

    算了,滚吧,想好了办法在来。余玲有些心烦意乱的挥挥手。

    好好,我去好好想想办法,我先走一步了,我先走一步了。刘付清擦着脑门的上冷汗退了出去。

    爸,现在该怎么办?听雨的爸爸也不在家,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余玲说着就泪光点点的。

    妈,你放心,听雨她一定会好起来的,现在桂承德不在家,过几天他一回来我马上就去找他,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刘付清一直是二流货色了。薛鸿云安慰道。

    哼,等你想起来办法,黄花菜都凉了。薛青山冷哼道。

    爷爷,这话怎么说?薛鸿云的脸色变了变。

    我早就去问过了,桂承德这一次出去,少说得十天半月,小雨的病,实在是耽搁不起了。薛听青山摇头叹气道。

    那……去找汪学义看看,他肯定会有好办法的。薛鸿云踌躇道。

    薛青山盯着薛鸿云,对他自己的这个孙子实在是失望透他摇头叹息道:桂承德就是和他一起出差的。

    那怎么办?薛鸿云吃了一惊。

    去求人吧,眼下京城,除了姓叶的那小子,恐怕没别人能帮得了小雨了。薛青山叹气道。

    让我去求他,不可能。薛鸿云斩钉截铁的说。

    让他向自己的死敌去求情,他就算是去死,也不会求到叶皓轩的头上的。

    男子叹大丈夫,要能忍荣辱,知进退。薛青山道。

    不可能,爷爷,我绝对不会去求他的,如果我去了,他一定会百般刁难我,我以后在他跟前,还有什么尊严可言?薛鸿云红着眼睛喝道。

    你以为你在薛家的地位很重要是吧?薛青山突然冷冷的说。

    爷爷……薛鸿云突然哑了,他没料到薛青山会突然发火。

    你这个才子的名头怎么来的你心里清楚,那是因为听雨一直在帮你出谋划策,如果不是她,你是一个二流货色。

    薛青山冷哼道:她的能力,在你们当中是最大的,可惜她是个女孩子,你记着,薛家可以没有你薛鸿云,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听雨,跟她比起来,你又能算什么?

    薛青山说完,甩手而去,留下一脸呆滞的薛鸿云,生平第一次,他心里生出如此大的挫败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