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3章难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好意思,这是我自己用的,不卖了。周明甚是高兴,他一通电话打过去,几个工作人员把这石头锁到保险柜里去了。

    看周明没有打算出售的意思,人们有些失望。

    周大少,一百万呢。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

    兄弟的敌人就是这个敌人,这个周言,要给他一个教训才行。

    这是一百万……拿去,这点小钱,我还是出的起的。

    周言的脸色极度难看,他写下一张支票,随手丢了过去。

    哈哈,中午的大餐有着落了。周言,你的那块呢,我要看看花了三百多万买的原石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周明大笑道。

    老板,解石……周言大喝道,迫不急待的想解开自己那块毛料中的石头,好给两个人一个迎头痛击。

    嚓嚓嚓……

    一阵石屑纷飞,那块卖相极好的石头被解开了。

    人们不自由主的伸长了脖子,迫不及待的要看看这块卖相极好的毛料里究竟会解出什么好东西来。

    随着一阵白雾腾起,那伙计伸头一看,明显的一愣。

    怎么,涨了没有?是不是冰种?

    伙计拿起一边的清水一泼,只见切面上仍然是一片灰白,没有一点绿意,他摇摇头道:跨了……

    跨了?

    周言只感觉到是睛天霹雳,他大叫道:不可能跨了,本少爷看中的毛料,怎么可能会跨,你在解。

    伙计无奈的摇摇头,只得在次换了一个方位,然后嚓嚓嚓的解起了石头了起来。

    又是一阵石屑纷飞,毛料被分为三块,依然是没有一点绿意。

    走开,我要自己来。

    周言红着眼睛坐到了解石机前,然后启动了解石机,嚓嚓嚓,又是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过,又解开了一面,不过依然是一无所获。

    周言不死心,他在次换了一个方向,然后又开始了解石。

    别费力气了,跨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块为料子,以为至少出冰种呢。

    是啊,这坑爹的料子。

    三百多万啊,花钱买个教训吧。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众人纷纷摇头。

    周言依然不死心,他几把一大块料子,切成二十公分一小块一小块的,但是依然还是一无所获。

    喂,你够了没,在解我可要收磨损费了。店主有些不悦的说。

    垮了就是垮了,赌石赌的就是眼力和运气,之前他见过有人豪掷千万都一无所获的,这家伙就花了几百万,都接受不了了?

    周大少,别解了,就算是心里不痛快,也不用拿这几块破石头出气吧,你们周家,家大业大,不至于为了这几块石头而想不开吧。周明嗤笑道,心里大爽。

    你住口。周言呼的站了起来,脸色沉的几乎要滴下水来。

    哟,脾气还不小呢,你解不出绿也怪别人?就象是你娶个老婆给别人戴了绿帽子一样,眼光不好,就不要怪别人。周明哈哈大笑。

    人群轰的一声笑了起来,周明的话也太狠了。

    周明,你不要得意,我看你们父子,在京城能不能撑得下去。周言恨恨的说道。

    那是我们父子的事情,跟你就没有多大关系了,你就别老挂念着了。周明冷笑道。

    好,你们等着。周言指了指自己的堂弟一眼,然后愤愤的离开。

    花钱是小,面子是大,说真的这几百万并不算多,但是周言想想心里憋屈的慌,就算是几百万拿来丢水里,也能听个响啊。

    其实在这些毛料里解出绿来,难度相当的大,经过这些年疯狂的开采,毛料里面的原石出绿的机率也越来越少,在这家店里,能出来一块鲜阳绿,运气已经算不错了。

    叶皓轩拒绝了店主打八折的诱惑,然后和周明一起,向其他的地方过去。

    不过袁天佑这一次举行的毛料交易大会规模不小,在这里堆积的毛料成千上万的,出绿的机率比以前在清源的那一次还要大上许多。

    叶皓轩拿着一只粉笔,在一些灵气了比较浓郁的毛料上做一个记号,周明付过钱以后,就有人拉到专门的保险柜里锁了起来,不知不觉一个上午过去了,叶皓轩已经选了近千万的毛料,这些毛料中出绿的机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不过品质方面大多数都是一般。

    这些毛料等运回去以后在解,不然的话百分之百的出绿机率,会让人当做怪物看待的

    。

    至今为止,还没有见到一块的翡翠。

    看看手里的原石毛料已经差不多了,周明笑道:好了,以你的眼光,出绿机率至少是百分之八十以上,够用了,自己选几块吧,我请客。周明笑道。

    客气什么。叶皓轩笑了笑,其实现在钱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串数字罢了。

    他的目的就是为自己的兄弟争一口气,让他狠狠的抽他那势利的老丈人一耳光。

    你还真别跟我客气,哈哈,你今天还非得消费消费不可,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谢你。周明大笑道。

    以他的原意是今天所得的翡翠是叶皓轩入股,算他分之十的股份,但是叶皓轩说什么也不要,兄弟之间,帮这点小忙,要是收钱的话,就显得见外了。

    但是他知道要是自己一分钱不拿的话,周明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就自顾自的绕着偌大的交易场地转了起来。

    这个交易场地是临时的,在京城的郊外,所以周围的安保措施十分的严谨,就算是外围的保安,要求的也至少是退伍军人出身的,以防出了什么乱子。

    叶医生也来碰运气?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叶皓轩回头一看,只见袁天佑悠然的走了过来。

    做为这一次原石交易会的东道主,袁天佑并没有着急的参与到赌石之中,他举行这次毛料交易会的目的就是刺激眼下比较低迷的珠宝市场。

    呵呵,是啊,左右无事,所以就想来沾沾袁总的光。叶皓轩笑了笑。

    他隐约的感觉到了袁天佑对他的敌意,不为别的,就因为自己跟邵清盈走的太近。

    而在袁天佑的眼里,叶皓轩岂止是跟邵清盈走的近?这两个人,说严重点,就象是有奸情的男女一样,在他面前眉来眼去的,而邵清盈,根本没有把他这个全国十强的邵氏集团掌舵人放在眼里。

    他追求邵清盈有些日子了,因为他觉得除了他,在京城,或者说是整个华夏,找不出来第二个能配得上她的人了。

    他也算是白手起家了,拼博了几十年,终于打下邵氏集团这一片江山,虽然年纪上跟邵清盈差的太远,但也算是在成功人士中的年轻男士了。

    他就想不通,论财力,论人格,他都秒叶皓轩几条街,可是女神为何单单只对这个小医生感兴趣?想不通。

    我算是这次的东道主吧,如果叶医生看到眼里了,尽管拿去玩,算我的。袁天佑微微一笑。

    先谢谢袁总了,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我还是自己出钱,才能心安理得。叶皓轩淡淡的说。

    他知道袁天佑这个人城府极深,别的不说,就上次邵清盈拿自己做档箭牌拒绝他的事,他好象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般,叶皓轩不想跟他有太多的交集,因为这种人,你永远无法揣测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袁总,不来玩几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毛料商向袁天佑打招呼。

    这个毛料商身边的毛料堆积如山,而且他所占的区域极大,显然不是一般的毛料商所能比的。

    叶医生,过来玩几把吧,呵呵,我自认为我这个人的运气一向不错。袁天佑笑道。

    叶皓轩看到他眼里的一丝嘲弄,好象跟叶皓轩说话,对他是一种侮辱似的。

    这个人,说话虽然客客气气的,但是表情却让人心里十分不舒服。

    叶皓轩心里登时有些不舒服了起来,他向来反感这种城府比较深的人,因为他觉得这种人喜欢装逼,比赌石,老子分分钟玩死你。

    可以,怎么个赌法呢?叶皓轩笑道。

    就赌这块毛料里面会不能出绿。袁天佑向着这块区域最中央的那块毛料一指。

    这块毛料个头极大,足足有几吨大小,放在那里就象是一坐小山一样,真不知道这么大的一块毛料,是怎么被完整的开彩出来的。

    出又能如何,不出又能如何?

    你赢了,我给你一亿现金。袁天佑道。

    要是我输了呢?叶皓轩微微一笑。

    如果你输了,离盈盈远点。袁天佑的双眼里面闪出了一丝寒光。

    这个不可能。叶皓轩摇摇头道我跟盈盈是朋友,我是不会拿朋友做赌注的,况且,我们还有合作关系。

    那总得有个彩头吧,我这个人,对钱已经麻木了,只要叶医生能够拿得出足够的彩头,倒是可以换一种。袁天佑笑道。

    这样吧。叶皓轩说着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玉瓶,他从玉瓶中倒出一颗黄豆大小,色泽金黄的药丸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