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0章惹出事了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手里的东西是军用物资,你们涉嫌哄抢军用物资,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们击毙。中士喝道。

    击毙?哈哈,你妈的你吓唬谁呢,老子在这里呢,你开枪啊,你倒是开枪啊?哪里来的大头兵?黄三大笑道。

    砰……

    他的话音未落,中士手中手枪一扬,向他脚下开了一枪。

    啊……

    黄三只吓得魂飞魄散的,他把手中的那箱酒往一边一丢,双手抱头,吓得直尖叫:别杀我,别杀我,我投降,投降。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别指着我,小心走火。

    一群痞子们终于害怕了,他们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的,他们没有想到,不过是弄点酒喝嘛,怎么会惊动了军部?以间这家酒厂他们可没少光顾,明里暗里没弄少弄酒喝,也没出过事情啊。

    可是眼前的这些大头兵们凶神恶煞的样子让他们心惊胆战,他们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他们相信只要他们在稍有所反抗,这些大头兵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的。

    一群人吓的屁滚尿流的双手抢头蹲在了一边,中士的手一挥,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冲了上去,反手把这些人扭了起来,然后装到一辆军车上,准备带到军部在说。

    也活该黄三他们这些人倒霉,这一队士兵本来在野外进行实弹演习,恰好就接到了黄老的命令前来运一批重要的军用物资,所以他们装备都没有换就开着车来了。

    而黄老一听说有刁民前来抢劫军用物资,顿时大怒,先不说这些酒有多少人眼巴巴的盯着,就算是寻常的酒,但是也是被划为军用物资的,竟然有人敢抢?

    现在有些人,太平盛世过久了,皮痒了吧,所以就给这小部队下令,有抗拒者,可以当场击毙。

    所以这小中士底气十足,而这些人抢军用物资本来就是重罪,毫不客气的扭着这些家伙关到车上去了,有不老实的人一枪托就砸了过去,直砸的这些家伙们哭爹喊娘的。

    还有他们两个,是同伙。邵清盈向一边的两名吓得心惊胆战的辅警一指。

    两个人脸色瞬间惨白,脑门上的汗流了下来,他们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又有一群士兵冲了上来,对着两人一枪托砸了下去,两人不约而同的,嗷的一声,被砸得一阵抽搐,又有士兵走上前去,抓小鸡一样抓着他们,丢到军车上去。

    这一队军车装满了物资,然后那中士向叶皓轩一敬礼,这才上车离开。

    这个厂子,要好发的整顿整顿了。邵清盈摇摇头,要不是今天她来到这里,她不真的不知道这里竟然乱成这种地步。

    一些乡绅地痞,竟然公然到厂子里抢酒,而且还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尤其是酒厂的管理,只能用,脏、乱、差三个字来形容,长久下去,不要说是打开国际市场,就连国内的市场打开也难。

    这里的地理位置不错,可是民风不行,看来得敲打敲打一下才行。叶皓轩道。

    对,有些人,是要敲打敲打才行。邵清盈微微一笑。

    当下,邵清盈回到总部以后,就紧急召开了一次管理层的会议,就是专门针对三花桂露酒生产的问题。

    对于一些混吃混喝等死的员工,坚持辞退,这一次是大刀阔斧的改革,她从猎头公司专门招聘人才,来管理这家酒厂。

    同时叶皓轩通知王铁柱,让他们派人接手管理这家酒厂的安全问题。

    至于黄三那几个家伙,被直接关了起来,什么时候放出来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也给当地的人提了个醒,以后不要想打这家酒厂里面好酒的主意。

    尤其是黄老专门派了一个班的士兵在这里驻守,士兵们就往门口这么一站,强大的气场让一些心怀不轨的宵小们心惊胆战的,在也不敢胡来了,酒厂的生产,这才算是走上了正轨。

    叶皓轩和邵清盈分别后,自己打车回去了,在车上无聊的拿起了报纸,突然,一则新闻吸引了叶皓轩。

    京城名流鹤凤舞,捐赠数百万,建白云庙。

    叶皓轩报纸一合,他向前面的司机问道师父,听说过白云庙没有?

    听说过啊,明天就开业迎客了,听说是位名流捐赠的,嘿,里面置放了金身塑像的释迦牟尼相,明天要抢上头一柱香的话,佛祖都会保佑你的。

    带我

    去那里看看吧。叶皓轩心中一动,鹤凤舞不会无缘无故的建这坐庙的。

    她是京城的名流,又冠有一个不老传说的句号,而且名下的产业极大,几乎可以与邵氏并肩膀,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且不说能力如何,但是她这些年所积累下的财富,就是普通人望之咂舌的。

    象她这种名流,不会无缘无故的建一坐庙的,除非事出有因,叶皓轩联想到在那次派对上为她治病的时候感应到她身体上那丝阴寒的气息,心里有些疑惑。

    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让鹤凤舞身上有这一丝阴寒的气息,又是什么原因,能让她的容貌青春永驻?或许她建的这坐庙,另有目的的。

    好咧,您坐好了。司机说着一打方向盘,车子转向一侧的外环,向白云庙的方位驶去。

    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叶皓轩才到了所谓的白云庙,这坐庙斥次近千万,建的富丽堂皇的,青砖铺地,白玉做栏,一侧临山,另外一侧则是一潭湖水,建得极为雅致。

    付了车钱,叶皓轩信步走下,他细细的打量着这坐宏伟的庙宇,只见这坐庙宇所在地的风水也稀松平常,而且建地风格也仅仅只是符合现代建筑的风格,想来背后也没有什么高人指点。

    叶皓轩信步走去,就当他要走入寺庙的大门时,一名身穿黑衣的人拦住了他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还在做最后的装修,如果上香的话,请明天过来。

    我只是随便看看。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黑衣人接了个电话,他神色一紧,然后收回手道:先生,您可以进去。

    叶皓轩心中微微的一凛,他一眼瞥见寺庙大门口上面一颗摄象头,显然里面的人已经从寺庙里面看到他了,而且那个人一定认识自己。

    叶皓轩点点头,然后信步走了进去,果真如黑衣人所说,现在这里面还有一些民工在给墙壁做粉刷,显然明天寺庙对外开放,有些仓促。

    叶医生,你也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叶皓轩转身一看,只见大黑从一边的柱子上走了下来,他满身的白色浆灰,显然是正在给一边的墙壁做粉刷。

    没事,我听说这里的寺院开业,所以就来看看。叶皓轩笑道,随即他诧异的看了大黑一眼道这是坐寺庙的人是谁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是她的手下打断了我的两条手臂,我怎么可能会忘。大黑笑道。

    那你还来替她工作?叶皓轩愣了愣。

    那有什么,我上次是无意冲撞她,况且象她那种身份高高在上的人,肯定不会把我们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的,在见我估计她都不认识我了。大黑无所谓的笑了笑。

    叶皓轩摇头道:我建议你还是离开吧,她可能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但是打伤人的人就未必了,打伤你的那个保镖不是普通人,如果让他知道,他打伤的人如果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他们肯定不会罢休。

    叶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大黑微微的一愣,他的出身不简单,所以对于江湖上的事情上也是略有耳闻,一些身绝技的古武者,确实脾气有些古怪。

    当然。叶皓轩点点头。

    那我走吧,免得在惹事端,也给叶医生添麻烦。大黑点点头,收拾下东西,就打算离开。

    上次他工友的儿子冲撞了鹤凤舞,被扣押,他上前去营救的时候被人以分筋错骨手扭断了双臂上的经脉,要不是遇到悬壶居刚刚开业,他这两条手,算是废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寺庙的主殿里面人影一闪,一名身穿白裙的女人款款走来,她顺着阶梯缓步而下,那份绝美的容颜根本无法让人把她已经六十的年龄联想起来。

    叶医生,别来无恙啊。鹤凤舞款款而至,走到叶皓轩的跟前,微微一笑。

    叶皓轩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鹤凤舞一走近他的身边,他就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阴寒气息迎面扑来,让他感觉到极度的不舒适,而且那丝阴寒的气息里,竟然隐隐含着一丝……怨念,对,就是怨念。

    夫人好,我只是路过,看这寺庙建的挺别致的,所以就过来看看。叶皓轩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能入得了叶医生法眼,看来这所寺庙建的特有所值。鹤凤舞话里有话的笑道。

    叶皓轩微微的一怔,正在揣摩鹤凤舞话里的意思,就在这个时候,她身后的一名黑衣人双眼之中精芒一闪,双眼直接锁定在大黑的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