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6章诸魂离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孩子,挺懂事的。邵清盈停住了脚步,颇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对姐妹。

    穷苦人的孩子,懂事的要比有钱人的孩子早一点。叶皓轩道。

    你怎么知道她们是穷苦人孩子?邵清盈反问。

    很简单,因为我曾经也是过穷人,我跟我母亲相依偎命,母亲为了我几百元钱的学费四处求人。叶皓轩淡淡的说。

    似乎,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父亲。邵清盈突然若有所思的问。

    你应该调查过,我是单亲家庭的人,和母亲相依为命,关于那个人,我不想提。叶皓轩道。

    邵清盈盯着叶皓轩,似乎是想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出来点什么,突然,她神色一动,叶皓轩的长相,似乎和某个熟悉的大人物很象。

    你姓叶……邵清盈突然一个震动,隐约的看了来了什么。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姓叶。

    叶皓轩微微一怔,随即苦笑,他知道邵清盈一定是看出来他的身份的。

    因为他和叶庆辰长得太神似了,虽然这个父亲一点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但是毕竟他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长相,和他很带相,稍微用点心的人不难看出。

    只是大多数人无法把他和叶庆辰联系在一起罢了。

    你是叶家的人。

    纵然纵横商场这么多年,早就养成了一幅宠辱不惊的样子,但是邵清盈还是感觉到吃惊,叶皓轩的身份,呼之欲出。

    现在还不是。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庆辰,是谁?

    我亲生父亲。叶皓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

    你是叶家嫡系,纵然是私生,但是叶家老太爷也不至于不承认你的身份吧?震动了片刻,邵清盈恢复了镇定。

    不是他不认,而是我不想回去。

    我明白了。邵清盈点点头,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以她的聪明,不难明白叶皓轩为什么不和叶家相认。

    明白就好。叶皓轩点点头,他走到这两个小女孩的跟前,微微笑道:小姑娘,你们的家人呢?

    爸爸病了,现在床上躺着呢。大一点的小女孩说。

    能带叔叔去看看你爸爸吗?叶皓轩微微笑道。

    你是医生吗?大女孩眨着眼睛问道。

    我是医生。叶皓轩笑着回应。

    你能治好我爸爸的病吗?女孩又问。

    不管什么病,我都能治好。叶皓轩又笑道。

    真的?大女孩一喜,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要不拉勾。叶皓轩说着伸出了手。

    好。女孩伸出手指,和叶皓轩勾了一下。

    我也要,我也要……

    小一点的女孩也嚷着要凑热闹。

    好的。叶皓轩伸出手,和小女孩也勾了一下。

    小女孩用那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叶皓轩说:叔叔,你要保证,一定要把我爸爸治好。

    叶皓轩心中一动,都说孩子的眼神,是天下最纯洁,最善良的目光。

    叶皓轩被那份纯真所感动,因为这小女孩,没有别的奢望,只渴望自己父亲病痊愈,带着一丝丝希望的乞求,让叶皓轩心底有莫大的触动。

    叔叔,请跟我来。

    大一点的小女孩拉着自己的妹妹,在前面引路,叶皓轩和邵清盈跟在后面,穿过几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两人来到了一间低矮的房子前。

    冬冬,又跑去哪里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呵斥道。

    我找妹妹。大女孩细声细气的说。

    去学习吧,这位是谁?女人疑惑的看着叶皓轩。

    这叔叔是医生,他说能治好爸爸的病。冬冬向叶皓轩一指道。

    医生?少妇看了叶皓轩一眼,本能的以为叶皓轩是骗子,可是当她看到叶皓轩的面容时,不由得微微的一愣,然后迟疑的说:你,你是叶医生。

    不错,就是我。叶皓轩笑着点点头。

    叶医生,你救救我丈夫吧。女人砰的一声跪倒在地,放声痛哭。

    大嫂,你先起来,医者讲究的是一个缘分,今天这小姑娘无条件的信任我,能带我来这里,这就是缘份,放心吧,我一定能治好你的丈夫的。叶皓轩连忙扶起来女人。

    女人点点头,带着叶皓轩走进低矮的小屋内,只见里面一片凌乱,室内甚至连床都没有。

    几张厚纸皮临时搭成一张床,上面铺着一床脏乱的被褥。

    叶医生,真对不起,因为给我丈夫看病,所以花光了所有的钱,能卖的也卖了,怠慢了。女人有些歉疚的说。

    叶皓轩摇摇手示意无事。

    床上的男人一动也不动,如果不

    是鼻子上微弱的气息,别人甚至会以为他是一具尸体躺在这里。

    叶皓轩伸手在男人手上一搭,他的心蓦然一沉,这一次,他恐怕要食言了。

    因为男人的三魂已经离体,仅余一魂一魄在体内强行支撑,而且他的魂魄即散,这仅余的一魂一魄如果一旦散去,那男人彻底的没救了。

    叶皓轩的脸色有些沉,他翻了翻男人的眼皮,发现瞳孔已经扩散,男人这是阳寿将尽之相。

    你丈夫病了多久了?叶皓轩问。

    三年了。女人回答道。

    三年来,一直就是在床上躺着吗?叶皓轩问。

    对,要不然,我们家也不会沦落到这地步。说到伤心处,女人仍然忍不住落泪。

    叔叔,我爸爸能好起来吗?大一点的女孩走过来问。

    叶皓轩心中仿佛象是堵着一块东西一样,他嘴唇动了几动,没有出声。

    因为小女孩的目光带着迫切,他不想让她失望。

    小姑娘上学了吗?邵清盈突然问。

    上了,学习很好,很乖,我平时出去打零工赚零钱,都是她照顾妹妹的,早上起来做饭,送妹妹去幼儿园后才去上学。

    提起自己的女儿,女人脸上洋溢着一丝笑意,这些年,让她颇为欣慰的,恐怕就是自己的这两个听话的女儿了。

    挺乖的。邵清盈摸了摸女孩的脑袋,然后问这里要拆迁了,你们不搬走吗?

    搬?往哪里搬?那点补偿,都不够买几平方房子。女人怅然的说。

    你们先出去吧,我要给病治病。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医生,我丈夫有救?女人又惊又喜的说。

    这个……要等治后才知道。叶皓轩含糊的说。

    那好,谢谢,谢谢你了,治好了他,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女人激动的说着,领着两个孩子退了出去。

    我帮你吧。邵清盈淡淡的说。

    等母女三人关上门,邵清盈走上前问:怎么样?

    无救。叶皓轩摇摇头。

    很少听你说这两个字。邵清盈微微的诧异道:那为什么不告诉她们?长痛不如短痛。

    看那小女孩纯真的眼神,我不忍心食言。叶皓轩苦笑道。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邵清盈问。

    让我好好想想。叶皓轩眉头紧锁。

    邵清盈点点头,以她的聪明,不难看出来叶皓轩正在纠结着什么。

    邵清盈一出门,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犹豫了半天,然后才取出金针,犹豫在三,他这才以气御针,把针都刺在病人的身上。

    还阳九针一出,病人一阵剧烈的咳嗽,过了半晌,他缓缓的睁开眼睛。

    你是?病人提了提神,有些诧异的看着叶皓轩,叶皓轩的针金并不是治病,而是激发他体内的潜力,让他暂时醒过来,但是这么做的后果,只会让他死的更快。

    因为男人病的太久,诸魂离体,就算是叶皓轩,也没有办法将他治好。

    我是医生。叶皓轩道。

    是你治好了我?病人诧异的说。

    你觉得,你的身体能好起来不?叶皓轩反问。

    病人一怔,摇头道:不能,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医生,我还有多久?

    最多明天晚上。叶皓轩淡淡的说。

    明天晚上,明天晚上……病人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字,他忽然笑了,他突然坐起来道:医生,谢谢你,能让我临死前还见他们母子一面。

    你有什么心愿没有?叶皓轩问道。

    没有,我只是希望她们母女三人好好生活。病人抬起头,看着昏暗的室内我病了这么久,家里的钱肯定花光了,是我拖累了她们,我去了,她们怎么办。病人闭上眼,双眼流出混浊的泪水。

    你叫什么名字?叶皓轩问。

    叫我黑子就行了。病人淡然的说。

    黑子……叶皓轩微微一怔,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喃喃道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医生,你在说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能让你活着,但是那个人并不是你,你能接受吗?叶皓轩突然道。

    能……病人毫不迟疑的说。

    你听清楚我的话没有?我是你的躯体活着,但是灵魂却不是你,由他照顾人的家人孩子,你能接受?叶皓轩道。

    只要能对我老婆孩子好,我又有什么不能接受呢?病人淡然一笑道:我不在了,总得有个为他们遮风档雨的人吧。

    好,如果那样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叶皓轩点点头。

    他右手一伸,一枚铜钱出现在手里,一团黑气腾空而起,一直居住在他铜钱里的黑子出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