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6章痛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名姓余的队长接过来刑思成的指令一看,他神以一紧,喝道:马上集结,回总部。

    谁的命令?谁让你们回总部了,把这小子抓起来,刚才他袭击我你没看见吗?薛兴安忍着小腹上的疼痛,站了起来。

    刚才叶皓轩这一拳,几乎把他五脏六腑都打碎了,他躺在地下哼哼老半天,这才回过神来。

    是局长的命令。于队长的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局长?薛兴安微微一惊。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却是他们局长的电话,他心中一凛,接通了电话。

    薛兴安,为什么突然调集行动组?有什么突发状况需要你处理吗?

    这里有绑架案件,所以。

    所以什么?你别忘了,你是特别警备处的处长,你的小队,是国家为紧急状况所设立的,不是你私人的部队,你这样私自调来调去,是想造反吗?

    局长,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怕这里有突发状况,所以……薛兴安吃了一惊。

    他所在的部队是特别警备组,是为了应对一些特殊或者突发状况而专门设立的,平时他调集队员,要向局里报备。

    不过紧急情况例外,但是这算不上紧急情况,严格来说,绑架勒索这一类的事情是警察的事情,不关他们特别警备组什么事情。

    虽然平时调集一两次无大碍,但是如果有心人举报的话,他就麻烦了,这根本就是拿国家的特种警备小组当自己的私兵用嘛。

    马上回来,因为有人举报你的作风问题,所以你的职务被暂停,由于队长暂代处长之职,回头到局里办一下相关手续,休假去吧。对方说着冷冷的挂断了电话。

    薛兴安脑袋嗡的一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他被撤职了,他竟然被撤职了。

    要知道,他是薛家的人,代理这个职务,当初是薛青山出了不少力的,只是没有想到没坐到这个位子上几天,竟然被人给捋下来了,而且听他上司的语气,还是相当脑火他的行为。

    收队。于队长手一挥,一众人马上离开,只留下薛兴安一个人在当场。

    是你搞的鬼?薛兴安转向叶皓轩怒道。

    是又怎么样。叶皓轩冷冷一笑,他突然走上前去,一脚把薛兴安给踹倒在地。

    姓叶的,你在干什么?

    薛兴安大惊,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叶皓轩就一通拳脚砸了上去。

    住手,你干什么,刑队长,打人了……

    薛兴安象是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想他堂堂薛家的红三代,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揍过?而且还是当着警察的面。

    刑思成无奈的摇摇头,转过身后,他带来的警察看到这种情况,一个个识趣的转过身去。

    开玩笑,刑思成都睁只眼闭只眼,他们跟着掺合什么?

    在说了,撇开身份,薛兴安现在已经被停职了,他已经不是特别警备组的处长了,充其量有些家世罢了,而叶皓轩现在还拿着中央警备团的特殊身份证明呢,孰重孰轻?

    更何况,他们这些做小警察的,也用不着去巴结他们薛家。

    好了,差不多算了。

    看叶皓轩打了半天,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刑思成连忙上前拦着他,毕竟这是薛家的人。

    叶皓轩这才住手,他一脚踩在薛兴安的脑袋上,沉声喝道:告诉你侄子,心里有气冲我来,老打女人的主意算什么?

    姓叶的,你有种,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包括你的女人。薛兴安站起来,冷冷的盯着叶皓轩。

    叶皓轩心头火起,他在度冲上前去,一把揪起薛兴安的衣领,顺势甩了他几个耳光。

    可怜薛兴安那张原本长得并不难看的脸,现在被揍的象是猪头一样。

    你……薛兴安差点没被过气来。

    虽然他年纪并不算很大,但是至少也是薛家的第三代人物吧,薛鸿云的不叔,说起来也算是长辈了,什么时候能被人揍得象是死狗一样?

    尤其是最后这几耳光,抽得他头晕脑涨的,差点没晕过去。

    如果你敢在多一句废话,信不信我当场就杀了你。叶皓轩冷冷的说。

    叶皓轩双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他是真的动了杀心。

    薛家的人对付他,可以用任何手段,但是唯独不能碰他身边的任何人,这是他

    的逆鳞。

    如果不是看薛兴安有特别警备组的处长身份在,叶皓轩甚至杀了他的心都有。

    薛兴安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叶皓轩的双眼之中,他看不到任何感情,看他的眼神仿佛就是看一个死人一样。

    刑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薛兴安心里气苦,有气没地方发,只得拿一边的刑思成撒气。

    我能有什么意思?这里有绑匪,对付这些绑架的案子,似乎是我们警察的事情吧,薛处长这样大张旗鼓的带人来是什么意思?没见你对付绑匪,反而把枪对准受害者,你这么刁,你家老太爷知道吗?刑思成淡淡的说。

    你,刑思成,你不要忘记你是什么身份。薛兴安大怒。

    他这么说,无非是提醒刑思成,他是薛家的人,就算自己的被撸了下来,但是还是有薛家的光环在,连世家都称不上的刑家,什么时候也有底气跟自己这么说话了?

    我当然明白我的身份,我是警察,我这次来这里,是我爷爷让我来的。

    刑思成看了薛兴安一眼,然后淡淡的说。

    薛兴安马上不说话了,刑老爷子虽然现在退休多年,但是在警察系统里面威望极大,他的特别警备组严格来说是属于刑老爷子管的。

    刑家无非就是给他一个信息,意思就是叶皓轩这个人他们刑家保了,只是他不明白叶皓轩为什么这么神通广大,就连一向是铁面无私的刑老爷子也站到他这一边。

    薛兴安的嘴里有些发苦,他知道,自己的这顿揍,恐怕是白挨了,想他薛兴安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代风骚人物,今天居然被一个后辈给揍了,而且还碰了一鼻子灰,以后在圈子里,还让他怎么混?

    刑思成,我记得你了。

    放下了几句狠话,薛兴安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了现场。

    多谢了,今天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叶皓轩转身道。

    不用,你帮了我们家大忙,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刑思成淡淡的笑道。

    队长,这里抓到了一个女人,好象是劫匪的同伙。一名警察押着聂夏夏走了过来。

    认识不?刑思成转身道。

    叶皓轩看了萧海媚一眼,萧海媚怔了怔,她缓缓的走到了聂夏夏的跟前,淡淡的说:被人当成替死鬼了?

    聂夏夏的脸上带着吃惊,不甘,还有悔恨。

    事情败露之后,唐蕊毫不犹豫的抛下她,让她把一切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她冷冷的说萧海媚,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但是你不要侮辱我。

    侮辱你?萧海媚仿佛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她冷笑一声道:你也配?

    聂夏夏一个震惊,她没有料到萧海媚会这样说,她刚才态度强硬,无非就是希望萧海媚能念在昔日的情分上放过她,但是她绝对不会向萧海媚摇头乞怜。

    因为她相信萧海媚一定不会计较她的过错的,她们之情的姐妹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的。

    夏夏,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

    萧海媚顿了一顿道:我之前给过你机会,而且不止一次机会,可惜你把我给你的机会当做是我在可怜你。你已经不配称为我的姐妹了,你甚至连让我侮辱的资格都没有。

    你想怎么样?聂夏夏脸色变了一变道。

    你走吧,这是我最后一次不追究你的过错,以后我跟你的姐妹之情,到此为止,如果你敢在招惹我,我保证用对付敌人的手段来对付你。萧海媚淡淡的说。

    你,你真的还要放过我?聂夏夏的脸上带着震动,她原以为,萧海媚这一次不会在放过她了。

    滚,马上。萧海媚冷冷的说。

    聂夏夏恨恨的盯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快步的离开。

    叶医生,我先回了,有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刑思成道。

    多谢刑队长了。叶皓轩点点头。

    收队。刑思成手一挥,除了几处处理尸体和伤者的刑警之外,余下的全部上了警车,拉开警笛呼啸而去。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受怕了。在车上,叶皓轩有些心疼的抚摸着萧海媚的秀发道。

    不,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我的。萧海媚乖巧的把脑袋伏在叶皓轩的怀里。

    以后让风铃跟着你,象这种情况,她都能应付得来的。叶皓轩道。

    恩。萧海媚点点头,她突然横坐在叶皓轩的腿上,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