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5章魔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啪……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响亮的耳光就抽在了她的脸上,这一巴掌抽的极重,女人的身体被抽出两米远,她在地上打了个转,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一时间头晕脑涨爬起不起来了。

    你,你个贱人,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地下愣了好半天,女人这才张口吐出一口血水,疯狂的尖叫道。

    你谁啊?李言心的脸上依然带着那幅浅浅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她扯过一张纸巾慢慢的擦着自己那张洁白无暇的玉手。

    很难相信,这个脸上始终带着笑意的漂亮女人,刚才竟然一巴掌把另外一个女人抽飞两米远。

    当然,这是李言心手下留情,如果她要玩真的,估计把那女人的半边脸都拍碎了。

    我,我……女人气极败坏的我了半天,也没有想到拿出能足以震慑到李言心的身份来,她话锋一变道:我老公是张伟,宏润集团的张伟,你这个贱女人,你敢打我,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在敢说一句贱女人,我保证撕烂你的嘴

    李言心浅浅的笑着,似乎是一点也不生气,只是她话语里面的寒意让旁边的人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他们丝毫不怀疑李言心的话。

    你等着,我今天要撕烂你们,我要扒光你的衣服在大街上裸奔……女人尖叫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秃人匆匆的跑了过来,见到眼前的情景,他吃了一惊,连忙跑上去把那女人扶了起来道:老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刚才谁欺负你了?

    呜呜,老公,那个女人打我,她打我,你看,我牙都被她打掉了几颗,你要为我报仇。女人捂着半边红肿起来的脸蛋,跑到秃人的跟前呜呜的哭了起来。

    老婆,你放心,谁敢欺负你,我分分钟让人轮了她。男人大怒,转身向李言心喝道:刚才是你打我老婆了?

    这是你老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女儿呢。李言心故做诧异的说。

    一边的人轰的一声笑了起来,的确,这个秃人至少有五十了,而这个被打的女人现在不过刚刚二十出头,两人的年龄确实是跟父女一样。

    你在说一句试试,看我不扒光了你丢到大街上去,老子……

    那秃人突然住口了,看到一直带着浅浅笑意的李言心,他心中一突,冷汗嗖的一声流了下来。

    你怎么样?你到是说啊。李言心的脸上始终带着那丝淡淡的笑意。

    你,你是李家的言心小姐?男人吞了吞口水道。

    不错,是我。李言心点点头。

    李小姐,我,我有眼无珠,冲撞了您,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打,您放过我吧。

    得到了确认的消息,男人几乎把肠子都悔清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打他老婆的女人竟然是李家的千金。

    这倒不是说他忌惮的李家的背景,而是李家千金,在圈子里,是让一般人仰望的存在。

    这秃人也有点背景,所以关于李言心的事情,他倒是听说过一二。

    传闻李言心在小时候被一名尼姑带走,这位尼姑是位隐世高人,况且,他听说李言心就是一魔女,只要你敢得罪她,她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之前听说某个大世家的子弟调戏她,被她踢碎了蛋蛋,最后那世家的家主,反而亲自带着调戏她的人跟她道歉。

    其实李家和那个世家的背景相去无几,有些地方甚至还远远不如,而且那被踢爆蛋蛋的纨绔是对方家主最宠爱的人,虽然是这样,但对方还是选择了低头。

    自己算什么东西?在李言心眼里屁都不是,而且这娘们儿纯粹的笑里藏刀型的,表面看起来她对你笑咪咪的,但是如果你敢得罪她的话,她真的敢把你给阉了。

    你认识我?李言心浅浅的笑道。

    李小姐的名声,圈子里有谁不知道。秃人诚惶诚恐的低头说。

    其实李言心不经常在家,她平时都是跟随自己的师父四处云游,偶尔才会回家一两次,但是因为上一次,她把人的蛋蛋踢碎后还逼着对方道歉,所以就得了一个魔女的名号。

    而且当天晚上她踢碎的还不止一个人的蛋蛋,其中万英卓万大少也是受害者。

    你老婆就不知道,她抢我的东西,还一声一个贱人,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李言心淡淡的说,她的脸上始终带着那丝浅浅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n

    bsp;贱人,还不滚过来向李小姐道歉?秃人怒道。

    你,你让我给她道歉?女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老公。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你特妈的没有听到吗?男人大怒,一耳光抽了过去。

    啪……

    女人另外一边也高高的肿起来,她又惊又怒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她知道这一巴掌这孙子是用全力抽过来的,她竟然为了一个小贱人抽自己。

    女人正要跟他发飙,但她一眼看到自己男人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她意识到,今天恐怕是得罪人了。

    她又不傻,虽然心里怒火涛天,但是自己的男人惶恐的模样以及李言心那毫不在意的样子,她意识到,今天自己确实是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了。

    还不跪下道歉……男人些恨不铁不成钢的说。

    虽然他刚才那一巴掌抽的心疼,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横下心来,因为他知道李言心会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的老婆生不如死,魔女的名号,可不是随便叫出来的。

    李,李小姐,对不起,我错了。

    女人双腿一软,也不管自己当着众人的面丢不丢面子,就这样砰的跪倒在地上,颤声道歉。

    你说谁是小姐?李言心浅浅一笑,话语之中带着无尽的寒意。

    啊,不李……

    女人吓了一跳,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李言心,她连忙抬手腕上的玛瑙手链给取下来,双手举过头恭敬的举了上去,颤抖道:李小姐,啊,不,姑娘……是我的错,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有眼无珠,我是贱人,我才是贱人。

    女人几乎是涕泪交零了,但是李言心不为所动,她浅浅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有个习惯,就是别人戴过的东西,我感觉是二手货,所以,这东西,我不要了。

    这……这对夫妇愣在当场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是我得收回点利息在说,不然的话我晚上肯定睡不着觉,你刚才右手戴了我的东西,我现在就折断你右手的手腕,你没意见吧。

    李言心双眼中的寒意一闪,她突然一步踏上前,双手一分,就向那女人的手腕处抓去。

    李言心出招向来凌厉,就连叶皓轩也防不胜防,只听咔嚓一声,女人右手的手腕软趴趴的软了下来,女人象杀猪一样的怪叫了起来,她倒在秃人的怀里,放声惨叫。

    叶皓轩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拦,他皱皱眉头,对于李言心狠辣,他是知道一点的,只是没有想到她对普通人也是一样,而且看她的手法,这女人的手腕恐怕用一般的骨科大科都接不回去。

    只是李言心似乎是没有放手的意思,她一把抓过女人的另外一只手,就要下手。

    他皱皱眉头道:够了,李言心,适可而止。

    叶皓轩说着一步上前,右手扣在李言心的脉门上,李言心右手一麻,不自由主的把这个女人的手腕松开。

    咯咯,原来你这么怜香惜玉啊,可是,你在床上,可一点都不温柔。李言心咯咯的笑道。

    叶皓轩无语,自己什么时候在床上对她不温柔了?自己根本没有跟她发生过超越肉体的关系好不好。

    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异样的目光,叶皓轩有些无地自容,他快步走上前去,抓着女人的手腕一拉一提,内息一吐,那女人也上停止了惨叫。

    只是刚才的剧疼让她满头大汗,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试着活动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叶皓轩道。

    女人试着转了几下手腕,感觉没有什么异样,她这才感激的说: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了。

    一个月内不要提重物,慢慢就长痊愈了,赶紧走吧。叶皓轩挥挥手。

    那秃人当然知道叶皓轩这是在给他活路,他们夫妇在呆下去,估计这魔女连他们的命都要了。

    谢谢,谢谢你,你是叶医生吧,我以后给你悬壶居立个牌位,天天供着。男人感激的说,然后拉着自己的老婆灰溜溜的跑开了。

    没有想到,你还挺滥好人的嘛。李言心悻悻的说。

    我是个医生。叶皓轩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可是那个女人冲撞了我,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说怎么办吧。李言心不依不挠的说。

    今天,我请客。叶皓轩无奈的说。

    好,把那颗宝石的戒指给我拿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