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0章好,我帮你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陈煜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叶皓轩心里乐开了花,这小子一定有事求自己,而且叶皓轩肯定,这小子肯定有办法把陈若溪给带出来。

    陈煜死缠烂打了半天,叶皓轩就是不为所动,最后他有些泄气的说:姐夫,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把我姐带出来,如果你真想见她的话,那我带话给她,让她硬闯出她的闺房,然后我在带她出来。

    硬闯?陈渊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叶皓轩诧异的问。

    我姐肯定没事,她可是我大伯的亲生女儿啊,不过你……他真的会杀了你的。陈煜叹道。

    那好,你去带话给你姐,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叶皓轩眼前一亮。

    姐夫,你是真的不怕死吗?陈煜无语的说。

    你大伯的斤两我知道有多少,他就算是想杀我,也是有心无力,去吧,我等你们。叶皓轩迫不及待的说。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会儿你和我姐都得一起去帮我个忙。陈煜不放心的说。

    放心吧,这个忙我一定帮。叶皓轩微微一笑。

    陈煜这才点点头,然后请叶皓轩暂时下车,他开着车进入了陈家的大院里。

    陈若溪的闺房里灯火通明,陈若溪对着电脑,在玩一款经典的街机游戏,她操纵着‘不知火舞’死命的对敌人发动攻击,直到对方被KO。

    越玩越没意思,陈若溪把笔记本一合,有些烦闷的站了起来,她被关在陈家一个月了,这一次,她父亲是铁了心要断了他和叶皓轩的念想,把她看的死死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轮班把守。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警卫声音传来:对不起,小姐已经休息了。

    这个时候,陈煜的声音传来:我姐没这么早休息,我进去跟我姐说几句话就走。

    陈煜。陈若溪一怔,站起身来,她走到门口打开门道:让他进来吧。

    可是,小姐……

    可是什么?我不是犯人,我连我弟弟都不能见吗?陈若溪柳眉一竖,语气有些不善的说。

    门口的两名女警卫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了路,陈煜大模大样的走了进来,然后把门重重的一关。

    这么晚了,你还有事?陈若溪诧异的问。

    姐……陈煜对陈若溪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陈若溪心里一紧,这小子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她有些疑惑的低声道:你有事?

    我姐夫来了,在门外呢。陈煜低声道。

    他?他来了,他在哪里?他怎么不进来见我。陈若溪又惊又喜,声音不自由主的提高了。

    姐,你小声点……陈煜吓了一跳,他看看门口,还好,警卫似乎是没有听到,然后才低声道大伯对我姐夫下了格杀令,只要他进陈家大院的门口,警卫们无须授权,就可以把他当场击毙。

    真的?他,他怎么可以这样。陈若溪吃了一惊,然后又急急的问:那……他没事吧。

    没事,恰好今天警卫换班了,消息没有传达,他现在外面等着呢。陈煜摇摇头道。

    带我去见他。陈若溪说着就要向外走。

    姐,你现在还有人看守着呢。陈煜无语的说。

    没事,我放倒她们就行了。陈若溪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她现在只想早点看到叶皓轩。

    可是你怎么出去呢?门口的守门怎么办?陈煜提醒道。

    那……你带我出去不就行了。陈若溪道。

    我不带,大伯会打断我的腿的。陈煜脑袋一缩。

    如果你敢不带,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陈若溪生气的瞪了他一眼,这混蛋,这么胆小,亏他还是陈家第四代唯一的男丁。

    姐,我是你亲弟呀。陈煜哭丧着脸说。

    说,有要求快提。陈若溪最了解他这个弟弟,他肯定有事情求着自己。

    嘻嘻,还是我姐了解我,出去以后,你让姐夫帮我个小忙,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你们的了。陈煜说。

    没问题。陈若溪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那好。陈煜打了一个响指。

    等等,我换身衣服……五分钟……

    陈若溪说着转身钻入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陈煜低估了女人爱打扮的天性,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在他隔着卧室在三催促下,陈若溪终于款款出来了。

    这件衣服怎么样?陈若溪有些不好意思的的问。

    啊,换了半天就换了这身衣服?跟刚才好象没区别啊。陈煜哭丧着脸说。

    小混蛋,你说什么?陈若溪杏目一瞪。

    啊,不是,我是说我姐穿什么衣服都漂亮。陈煜慌忙改口。

    开始吧。陈若溪打了个响指。

    啊,姐,姐,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陈煜扯着嗓子嘶叫道,那声音要多凄凉就有凄凉,就好象陈若溪真的想不开一样。

    你……陈若溪气结。

    果然,陈煜一嗓子扯开,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两名女警卫匆匆忙忙的冲进了门,同时喝道:小姐呢,小姐在哪里?

    躲在门后的陈若溪一上跃出,对着两名警卫的脖子一切,两人登时软趴趴的软倒在了地上。

    陈煜向她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确认了巡视的警卫还没有露头,一把拉着陈若溪就跑。

    陈渊这一次把陈若溪看的极严,她门口每隔两个小时就会有警卫队经过,如果看到门口没有人看守,那就肯定是出事了,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先逃出去在说。

    陈煜和陈若溪上到车子上,陈煜有些紧张的发动车子,然后呼的一声向大门口开去。

    小首长,这么快又要出去吗?

    途经门口时,门口的警卫有些疑惑的问。

    咳,是的,我刚刚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所以就得在出去一趟。陈煜道。

    里面还有人吗?警卫向车里面看一眼,陈若溪慌忙就地一滚,躺在坐椅的下边。

    没人了,就我自己,快点看,我还赶着有事情呢。陈煜有些不耐烦的喝道。

    陈煜在陈家是出了名的纨绔,这些警卫多多少少都知道,况且检查车只是例行公事,陈煜是陈家嫡系,难不成他还会害怕他偷自己家的东西不成?

    那警卫见陈煜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也生恐惹恼了这位小纨绔,所以粗略的看两眼,就手一挥,车子便被放行了。

    其实他这看两眼跟没看没有什么区别,因为车子里面太暗了,看不到什么东西,况且,任谁也不会想到在里面藏了一个大活人。

    陈煜如蒙大赦,他一踩油门,汽车呼啸而去,出了陈家大院,他一扭方向盘,汽车一个甩尾,车子就扭到一边的一个胡同里。

    陈煜看了看后面没有人,他这才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有些心虚的说:姐,今天晚上我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带你出来的,你可不能过河拆桥。

    放心吧你,什么大不了的事,亏你还是陈家唯一的男丁,就这点胆量。陈若溪白了他一眼,然后打开车门叫道:你姐夫在哪里呢。

    若溪?

    就在她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同时一张有力的双臂从她背后环绕而过,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陈若溪身体一震,她转过身去,抱着身后的那个男人,一时间泪如雨下。

    自从上次陈渊下了决心以后,就把陈若溪严严实实的看管了起来,跟对待犯人一样,两人着实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两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久久不分开。

    陈煜有些郁闷的点了一根烟,然后看了看时间道:我说你们两个已经搂了五分钟了,还没够吗?够的话快走吧,不然我大伯发现了,我们几个就都完了。

    陈若溪犯然惊醒,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弟弟还在一边呢,他还是未成年呢,她连忙推开叶皓轩,一时间脸颊绯红。

    若溪,这些日子,你受委屈了。

    看着她微微有些消瘦的脸,叶皓轩心疼的说。

    陈若溪鼻子一酸,又差点没哭出声来,她现在的形象,跟昔日那个军中强花格格不入。

    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为什么?陈若溪有些幽怨的说。

    叶皓轩还没有答话,一边的陈煜已经无语的说:姐,你就不要怪我姐夫了,我大伯现在恨不得他马上死,他都下了格杀令了。

    叶皓轩苦笑,陈煜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是今天晚上警卫刚好换班,通知没有传达,估计现在又是一大堆麻烦了。

    对不起,是我没用。叶皓轩叹道。

    带我走吧,我现在就跟你私奔。陈若溪认真的说。

    姐,姐夫,你们可不能害我啊,如果你们私奔了,大伯肯定会杀了我的。

    叶皓轩还没回答,一边的陈煜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现在距你大婚,不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叶皓轩捧着她的脸道相信我,到时候,我有足够的资本带你走,既使,我没有达到目标,但我也绝对不会带你私奔,我要带着你,当着薛陈两家人的面,告诉他们,你,是我叶皓轩的女人,我要带你走,我看谁敢拦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