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4章拜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时都有时间,我现在是华夏,京军区总院的医学顾问,除非有很严重的问题,不然的话是用不上我的,我随时都可以到这里学习。威尔逊点点头道。

    那好,圆圆……叶皓轩转身喊道。

    师父,你叫我?扎着两个马尾辨,显得十分可爱的王圆圆跑了过来。

    她现在已经上小学了,不过因为她聪慧无比,大多数课程稍稍点拔一下就会,所以她得到学校特许,除非考试或者特殊场合,她可以不在课堂叶课。

    认识一下,这是威尔逊,以后就是你的师弟,你要负责他的中医基础,明白了没有?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啊,师父,你收了个老外做徒弟?王圆圆吃惊的说。

    对。叶皓轩微微一笑。

    哈哈,叫声师姐来听听。王圆圆笑道。

    噢……天啊,这么小,就来学习中医了?威尔逊吃惊的问道。

    对,她对医道上极具天赋,所以我就收她为徒,威尔逊,中医基础,你以后就可以向她请教,等你学会了一些基础,我在教你一些高深的医学。

    是,老师……威尔逊并没有因为叶皓轩的安排感到不满,他就象是一个勤学好问的小学生一样。

    叶皓轩暗自点头,外国人一旦认真起来,绝对比华夏人学习起来快,威尔逊刚到京城的时候,发音都不标准,说华夏语要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但是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的发音就大有改观,相信在给他一段时间,他说话的标准程度比起华夏人,就会相差无几了。

    就在这个时候,余景文来到了悬壶居门口,自从上次叶皓轩把太乙神针的入门针法交给他以后,他就闭门潜心学习,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他了。

    余老,今天有空了。叶皓轩笑着迎了上去。

    叶医生。余景文的嘴唇嚅动了几下,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张开口,他突然对着叶皓轩一拱手,然后深深的一揖。

    余老,你这是干什么?你是长辈,怎么能向我行此大礼?叶皓轩吃了一惊。

    叶医生,老夫对你有愧啊。余景文叹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余老但说无妨。叶皓轩道。

    余景文叹了一口气,然后取出一张报纸,叶皓轩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有一张刘付清极大篇幅的报道。

    太乙神针在次现世,国手刘付清妙手仁心。

    叶皓轩的神色微微的一变,他已经清楚余景文为什么会向他行这么大的礼,敢情是这太乙神针让刘付清给学去了。

    他在传余景文太乙神针的时候,曾在三叮嘱,刘付清这个人,刚愎自用,根本不配称为中医,所以叮嘱他不要把太乙神针传给刘付清,但是恐怕余景文食言了。

    叶医生,这非我本意,你说的不错,我师弟这个人刚愎自用,为了得到太乙神针,他竟然给我下药,然后趁我睡着的时候盗走针法,所以,我愧对你啊。余景文叹道。

    余老,这不是你的错,你跟刘付清是同门,对他不设防也是情理之中,由他去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老师授我们医道的时候,曾经有言,医者,为的是济世,而非财富,在三叮嘱我们给人看病的时候,不准收取高昂的医药费,但是我师弟自从学习了太乙神针的针法入门以后,他为人看病的诊费不仅提高,而且太乙针,一针要近万,这……普通人哪里看得起?余景文摇头。

    刘付清一向喜欢借机敛财,这些年,他靠着自己的名声敛下的财富,他三辈子都花不完。

    而且他这个人,名利看的尤为重要,喜欢哗众取宠,他的行为,与医道背道而驰,迟早会有报应的。叶皓轩道。

    不管怎么说,太乙针是从我这里流传出来的,叶医生,老朽对不住你啊。余景文面带愧色道。

    余老,这与你无关,明天,我就把太乙针的入门针法传到网上,让所有的医学爱好者都学到这个针法,我倒要看看,刘付清还怎么靠这个敛财。叶皓轩淡淡的说。

    好主意。余景文眼前一亮。

    所以,这件事情,余老不用放在心,随他去吧,他得意不了多久。叶皓轩笑道。

    不管怎么说,我算是看透他的为人了,叶医生,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愿意在悬壶居坐诊,你开不开工资都行,管吃住就行了,在者能在里,能和你,还有悬壶居的高人切磋医道余景文笑道。

    余老,我这里庙小啊,可请不起你这高人。

    叶皓轩吃了一惊,余景文的医道造诣可不低,在当地也是有名的神医,他真的甘心在自己的悬壶居坐诊?

    哈哈,在叶医生的跟前,我哪里敢称得上高人?这就要看叶医生嫌弃不嫌弃我这个老头子医术低微不。余景文笑道。

    当然不敢。叶皓轩连忙说。

    那好,明天,我就搬来悬壶居了,叶医生,给大家介绍介绍下我吧。余景文笑道。

    大家都过来一下。叶皓轩走到医馆的正中央,拍了拍手。

    正在忙的众人向跟前的患者告了个罪,然后都聚集到了正中央。

    现在悬壶居,坐诊的有毛宜仁,唐冰的二爷爷唐昭,自己母亲刘芸,唐冰已经单独坐诊,郑双双在跟唐昭一段时间,也能独当一面。

    其他的就是叶皓轩招来的抓药的伙计,由王铁柱的老婆管理,在加上其他的人,加起来有一二十人了。

    给大家介绍一位国手,余景文余老,以后就在我们悬壶居了,和大家一起共事。叶皓轩笑道。

    余景文,莫非就是被人称为快针手的余老?毛宜仁惊问。

    呵呵,正是在下。余景文微微一笑。

    他在当地是位有名的神医,就算是当地市长,见他也要礼让三分,媒体也没少报道,所以毛宜仁一眼就认出来了他。

    原来是余老,失敬了,在下毛宜仁。

    原来是毛神医。余景文叹道叶医生,你这里可真的是卧虎藏龙啊。

    毛宜仁之前的名声虽然是媒体吹捧出来的,但是名声确确实实的很响,所以余景文也听说过,反而是除叶皓轩之外医术最高的唐昭,倒是名声不响。

    和各位做了介绍,余景文便即离开了,打算回去搬出百草堂,到悬壶居坐诊。

    叶皓轩把太乙神针的入门针法总结了一下,发给了军刺,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这资料,传到国内各大知名的医学论坛上。

    这对于负责情报的军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连贴子都懒得发,直接黑入各大医学的网站服务器,把这份资料置并注名撰写人为叶皓轩。

    叶皓轩想想还是不放心,因为对这针法感兴趣的,只有那些老中医,而现在的老中医,有几个会上网的?叶皓轩索性又让军刺黑入某部门,查出那些知名的大大小小的中医的电话,然后来个短信群发。

    刘付清学得一点太乙针的皮毛,就在那里沾沾自喜,想借机敛财?门都没有,叶皓轩就是让他身败名裂,这太乙针的针法是入门针法,跟刘付清偷学到的如出一辙,是真是假,很快就会有人验证了。

    做完了这一切,叶皓轩反倒清闲了起来,眼看着距离陈若溪大订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也有些暗暗心急,难不成,真的要带她私奔不成?

    他沉吟了一下,拿出了几瓶酒,来到了黄老的家里。

    黄老的年纪,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了,现在他已经转到了一些比较清闲的部门了,平时就是跟一群老家伙打打屁,聊聊天,喝喝茶,坐等退体。

    什么国家大事,已经不需要他去关心了,另有年轻一辈的将领去操这个心,他坐在家里,摇头晃脑的听着京剧。

    黄老,天天就是空城记,你听不腻啊?叶皓轩无语的说况且,这声调,你真听的懂?

    你小子懂个屁,这叫意境,你懂不?有些东西,并不一定是要听懂的黄老睁开眼睛笑骂道。

    呵呵,京剧我是听不懂,我有时候会听几声豫剧,感觉调子比这个好多了。叶皓轩笑道。

    你听戏?来来,给我吼几嗓子。黄老来了精神。

    那好,我就献丑了。叶皓轩清了清嗓子,放下手中的行医箱,摆开姿势,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享清闲?男子打仗到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白天去种地夜晚来纺棉……

    这段穆桂英挂帅,是河南豫剧里面最流行的句子,虽然叶皓轩唱的比较跑调,但是基本的意境还是唱出来了。

    好好,不错,哈哈,改天就听听豫剧去。黄老拍手大笑。

    唱的不好,黄老见笑了。叶皓轩笑道。

    怎么,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可是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黄老笑道。

    心中有些疑惑,想请黄老为我解惑。叶皓轩淡淡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