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6章无法沟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听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从他的鄙夷的目光里,不难看出这老外对自己这些人的医术是明星的不信任。

    告诉他,我是中医,不需要看这些东西,我只需要看看病人就可以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翻译无奈,只得努力的向尼尔松翻译,但是这老外的神情似乎是有些激动,他指手划脚的在说些什么,由于他说的是方言,所以这翻译还是听得一头雾水。

    好在,另外一名通晓锐典方言的翻译匆匆的赶了过来,双方这才得以沟通。

    告诉他,我们只要看看病人就可以了。叶皓轩说。

    新来的翻译点点头,然后冲着那老外说了一通锐典语。

    尼尔松摇摇头,然后说了一串外语。

    他说,如果不是公主殿下要求,他们绝对不会带病人来到华夏看病的,锐典的医术是世界第一,他们带病人来这里,只是应公主的要求而已。翻译道。

    你们锐典的医术世界第一,但是为什么治不好你们公主的病呢?叶皓轩反问道据我所知,你们诊断出来你们公主的病是败血病,这对你们锐典皇室的人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你们为什么会治不好呢?

    叶皓轩的一通话问的那老外哑口无言,但是随即他又摇摇头道:对不起,除非有大公主的同意,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同意你给我们小公主看病的。

    叶皓轩这才算是听出来了一些端倪,敢情是来华夏的,是两个公主,妹妹生病,姐姐带她来华夏求医。

    虽然锐典人的素质相比比较高,但是脑子也属于是一根筋的,他们认为自己的医术是全世界最好的,能与他们比肩的,只有镁国的医学协会。

    对于华夏的中医,他们是从来不承认有这一门医术存在的。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内间的门一开,一名极具气质的锐典少女走了出来。

    这少女一袭白裙,一头金黄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下来,紫色的发卡上别了一个冰蓝色的皇冠,耀眼夺目,犹如黑暗中的一点光芒。

    脖颈上的黑色十字架在白色丝绒般的肌肤上显得突兀,地狱的阴森冰冷那样注目,与周围的气质有些不搭。

    她孤傲的眼神是那么冰冷,紫色的漩涡在旋转着,有一种不动声色的杀气。冰蓝色的礼服衬出她傲人的身材,前短后长的设计将美腿一览无余,蓝色纱幔自腰间流泻,仿佛爱琴海一般忧伤甜蜜。

    叶皓轩神色一凛,下意识的把目光放在她胸口的那黑色十字架上,这公主脖子上的十字架不用多说就代表了什么意思,但是让叶皓轩感兴趣的是,这十字架上有一丝法力的波动。

    对于国外宗教神秘势力,叶皓轩不太了解,但是这公主脖子上的十字架,就等同于华夏某些开过光的法器一样,但是具体叫法叶皓轩并不清楚,或许当地人称之为圣物吧。

    尼尔松,发生了什么事情?少女向那老外淡淡的问道。

    亲爱的公主殿下,这几位,是华夏的医生,他们要求为我们的小公主看病。尼尔松恭敬的说。

    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你别忘了,我们来华夏的目的,就是要把安妮的病治好。少女道。

    可是,亲爱的公主殿下,我们锐典皇室的医术,是最好的,如果我们都没有办法,即使是世界医学协会的人,我想也不会有好的办法的。尼尔松犹豫道。

    华夏有种传统的医术,是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我们来华夏的目的,就是想试试这种古老的医术,如果你不让他们试试,我们这次华夏之行,岂不是白来了?少女淡淡的说。

    这个……尼尔松无言以对,随即他道小公主的身体现在很虚弱,如果和过多的人接触,我怕她会受到感染。

    那这样好了,你们其中一个人随我进来。少女淡淡的向叶皓轩三人扫了一眼。

    她那双柔眸古井无波,扫视过来,让人有种如沐春风一般的感觉。

    桂老和汪学义对视了一眼,然后汪学义道:小叶,你进去看看吧,你的医术,要远远的高于我们两个。

    叶皓轩也没谦虚,因为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他点点头,然后走上前去,微笑道:公主殿下,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叶,叫叶皓轩,是一名中医,请允许我为小公主诊断病因。

    一边的翻译正要说话,名公主却手一挥,制止了他,她似乎听懂了叶皓轩所说的话。

    非常感谢,恕我冒

    昧,华夏的古医术,不是说年纪越大,医术越高吗?为什么不是你身后的那两位帮我的妹妹诊病?公主淡淡的说。

    叶皓轩心中一凛,这公主说的是锐典语,他可以肯定,这个公主绝对不懂华夏语,但是她听懂了自己的话,更诧异的是,她说的话自己竟然也听懂了。

    这种情况,类似于一种精神沟通,叶皓轩身具玄术,感知力极其强大,所以他的精神力也非常强,大凡精神力强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这个公主,果然不是一般的人。

    因为我的医术是这里最好的。叶皓轩淡淡一笑道。

    那你就拿出一点实际的行动,证明你的医术。公主同样微微一笑。

    他们之间的对话,用的都是自己国家的语言,但是双方好象都能听懂,那翻译吃了一惊,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现象。

    但是至少有一点他明白,叶皓轩和锐典公主之间,似乎用不到他这个翻译了。

    公主不是一般人,这个十字架很漂亮,不知道公主可不可以给我说下它的来历?叶皓轩看着她胸口的那个小小的十字架。

    公主的神色微微的一变,叶皓轩的话虽然说的含蓄,但是她已经明白,叶皓轩看出了她的身份。

    这是梵蒂岗的教皇保罗十六送给我的。公主顿了一顿,然后伸出细嫩的小手淡笑道我叫安琪拉,是锐典皇室的公主,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叶皓轩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刚才他一语点出这公主的身份,而安琪拉也不是笨人,她自己的身份自己比谁都清楚,她不单单是锐典公主那么简单。

    叶皓轩能一眼看出她的身份,那就表示,叶皓轩也不是一般的人,她妹妹的病,一般人还真治不了。

    请随我来。安琪拉说着转身款款而去。

    叶皓轩向桂老和汪学义看了一眼,两人向叶皓轩点头示意,叶皓轩便转过身去,跟着这公主进入内室。

    内室的灯光很柔和,因为小公主安妮身体太过于虚弱,她甚至不能接触太亮的光线,两人进去的时候,她伏在床上,对着一个痰盂呕吐。

    安妮,你怎么样了。安琪拉连忙跑了过去,轻轻的抚着她的背。

    姐姐……为什么要来华夏?我不喜欢这里,我不喜欢这里的人,我也不喜欢这里的空气,我更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只有十岁的安妮喘息了片刻,然后恼怒的说。

    安妮和她的姐姐一样,注定不属于一般人,这是一种天赋,并不是异能,所以尽管她说的是锐典语,但是叶皓轩还是听懂了她说的话。

    生病已久的她,现在显得极其瘦弱,仿佛有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一般,她的皮肤很白,透过她的皮肤,叶皓轩似乎能看清楚她皮肤下面的血管。

    安妮,来这里是为了给你治病,亲爱的,你要听话,等你的病好了以后,我们就马上回去。安琪拉搂着小女孩的肩膀安慰道。

    姐姐……你在骗我。安妮突然喃喃的说。

    安妮,我没有骗你,你你到底怎么了?安琪拉吃了一惊,她连忙扶着妹妹的肩膀问。

    锐典皇室的医生都拿我的病没有办法,来这里能有办法吗?你在骗我,你让我回去吧,我感觉,死神已经距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想安静的在自己家乡度过最后的日子。

    安妮,不,你不要这样。安琪拉心痛的抓着她的手我们还有希望。

    小姑娘,你好,我是华夏的医生,我姓叶。叶皓轩笑着走上前,伸出手道:放心吧,这是华夏的地盘,这里不属于死神管辖,谁也带不走你。

    叶皓轩的笑意如春风一般,让安妮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看着叶皓轩伸出的手,她有些迟疑的说姐姐,他说的是真的吗?

    他说的是真的,他是华夏最好的医生,他通晓华夏古医术,他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安琪拉连忙道。

    你,你真的能治好我吗?安妮仰起小脸问。

    当然,我保证,但是现在,我需要你的手腕,因为我不确定你患的到底是什么病。叶皓轩微微笑道。

    你的意思是说,抓抓我的手腕,你就能看出我得了什么病吗?安妮好奇的说。

    没错。叶皓轩微微笑道,如果是一般的人,他只要看几眼,通过对方身上的气息,就能感应到他得了什么病,但是这个小女孩与别的人不一样,所以叶皓轩需要把脉才能确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