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2章恶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什么看,谁在废话一句看我不撕烂他的嘴,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随时都能让你们卷铺盖走人,还有,老子姓薛。男人恶狠狠的说。

    看到这种情形,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因为能来京军区总院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况且,京城有几家姓薛的?

    快去,先把她的头发扯下来,妈妈,快去。琪琪的脸上露出一丝和他年纪不相符的凶残。

    好,我就去,我现在就去。女人说着走上前去,伸手就扯着安妮的金黄头发。

    啊,放手,好疼,姐姐,叶,我好疼……安妮感觉到头皮上一阵疼痛,她大叫道。

    你叫吧,就算是叫破嗓子也没人能保得了你。女人恶狠狠的说。

    放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随即一条人影扑来,在那女人的手腕上重重的一敲。

    那女人只觉得手腕处一阵疼痛,仿佛她的手腕都断了一样,她一声尖叫,连忙松开了手,退到了一边。

    安妮,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对你怎么样了?叶皓轩俯下身去,紧张的问。

    叶,我怕,我好怕,她儿子欺负我,我还手,这女人就来打我,她们不讲理。安妮委屈的说,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恐,她紧紧的抱着叶皓轩,脑袋伏在叶皓轩的怀里。

    安妮不怕,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你,你放心,我会给你讨回来个公道。叶皓轩连忙安慰她。

    安妮……安妮,你怎么样了。

    安琪拉紧接着冲了过来,安妮松开叶皓轩,扑到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安琪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公,我的手腕断了,他打我,那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打我……女人捂着手腕对那男人哭诉。

    老婆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打断他的狗腿。男人恶狠狠的说,然后走上前来喝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刚才欺负了这小姑娘,现在脸色们两个人下跪自抽耳光,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叶皓轩已经弄清楚了怎么回事,他的胸口的火气蹭的蹿了起来,小孩子之是打架,大人只能劝架,哪有这样帮着儿子打人的?对方还只是一个孩子,更何况,是他们的儿子有过错在先。

    你是傻逼吗?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喝道。

    你不用把这句话经常挂在嘴边,今天我还真的不管你到底是谁。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是薛武,我姓薛,你明白了不?薛武大喝。

    姓薛的人多了去了,你姓薛,能代表什么?叶皓轩冷冷的说。

    你是傻逼吗,老子是薛家人,你看不出来吗?薛武冷笑道。

    薛家的人虽然个个卑鄙,但是不至于象你这么没素质,你是私生的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薛武脸色瞬间一变,他脸上红一块青一块的,因为他确实是薛家的私生子。

    看他脸上的表情,叶皓轩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因为看这男人的年纪,也该有三十好几了,他自称薛家,应该是薛家的第三代人。

    但是叶皓轩来京城的时候把薛家的祖宗八代都弄清楚了,根本没有听说过薛武这号人,所以他断定,这货绝逼是私生子。

    薛兴安是你什么人?叶皓轩问道。

    那二逼是我堂哥。薛武不屑的说,继而他大怒道你特妈的最好给我跪下道歉,就凭你刚侮辱老子,老子就能让你下十八层地狱。

    你爸是薛青山的弟弟,薛青文?叶皓轩淡淡的说你一个私生子,身份都不被薛家承认,你也敢说自己姓薛?

    薛武的脸瞬间变了,不错,他是薛听雨的二爷爷跟小三生出来的,薛家第二代人出了这摊子丑事,所以他的身份是注定见不了光的。

    但是薛家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只是他没有资格在薛家大院里生活,大家见面虽然认识,但关系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叶皓轩的这句话,等于说是直接戳中了薛武的痛处,他象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大叫你麻痹,你在说一句试试……

    咔嚓,啊……

    他的狠话还没有话完,叶皓轩已经抓着他的手指,一拉一送,他一根手指就被硬生生的掰断。

    十指连心,疼的这小子涕泪交零,他连连后退,惨叫声不绝于耳。

    前面都说了,不要用手指着我,怎么还有这样的傻逼。叶皓轩无语的说。

    你,你是谁,你敢打我老公,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

    抓了你。一边的女人吓了一跳,她嘶竭底里的尖叫。

    这小子是谁,太大胆了吧,都说了自己是薛家人了,他怎么还敢揍自己?他是疯子吗?

    薛兴安都被我揍的象是死狗一样,你又算什么东西?叶皓轩冷冷的说现在,向小姑娘下跪,道歉,不然的话,我保证,能把你十根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断。

    叶皓轩今天是彻底的怒了,就连薛家一个旁系,也敢这么嚣张,薛家人平时的行事,可想而知。

    旁边的人来了兴趣,因为能在京军区总院看病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谁都知道薛家是怎么样的存在。

    但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是一点都不怕,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就是跟薛空杠上了,霸气,薛兴安是薛家第三代人,也是牛气哄哄的人,也被他揍的象是死狗一样,这货还真不把薛家的人给放到眼里去?

    你敢,你在敢动我老公一下试试……女人尖叫道。

    咔嚓……啊……

    这个女人的话音还没有落,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叶皓轩象闪电一般的扑了出去,紧接着,薛武又是一声惨叫,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软趴趴的中指。

    这家伙,竟然真的敢说敢做,他真的又把自己的手指弄断了一根,他,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么实在?

    跪下……道歉……叶皓轩冷冷的说。

    尼玛……

    咔嚓,咔嚓……

    又是人影一闪,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过,叶皓轩冷冷的看着薛武,他好象站在当场没有动过一样,但是薛武的手指,已经有四根软趴趴的耸拉了下来。

    这个男人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他颤抖着双腿,砰的一声跪倒在叶皓轩的跟前,他几乎要哭出声来了,哪有这样的人?太狠了,说动手就动手,一点面子也不给人家留。

    人家虽然是私生子,但是人家也是有身份的人好不好?他怎么可以这样,这小子怎么可以这样不按常理出牌?

    那女的脸色煞白,她知道,今天是遇上狠角色的,不然的话哪里会一言不合就掰断人的手指的?

    跪下……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你休想,你知道老娘是谁吗?女人愤愤的说。

    咔嚓……

    啊……

    第五根了。叶皓轩淡淡的说,好象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跪下,你个贱人,你快跪下……薛武痛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他恨不得把这个女人丢到湖里去,你没见老子都跪下了吗?

    你特妈的能有什么身份,你平时不还是仗着老子的身份四处欺负人吗?

    砰……

    女人脸色惨白惨白的,她连忙跪倒在薛武的身边。

    你儿子是肺癌?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是,肺癌中期。薛武忍着痛回答道。

    癌细胞扩散挺严重的吧,我能治好,但是看你儿子的面相,即使是长大,也是一个大奸大恶之人,我没有必要去救。叶皓轩冷冷的说。

    他说的没错,医生,并不是一定要去救人,象这对夫妇,以及这面带凶狠之色的男孩,根本不值得同情,不值得他去救。

    我们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薛武咬牙切齿的说。

    事情好象还没完,按照桥段,你不是该找出来你的靠山,狠狠的教训我一顿吗?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薛武怒道。

    去叫你的靠山来啊,来教训我啊,我打你了,难道你不想吗?叶皓轩笑道,一幅人畜无害的表情。

    好,你有种。男人用另外一只完好的手拿出手机,气极败坏的叫道:堂哥,我被人打了……对对,就在京军区总院……

    男人放下了电话,心里有些诧异,难不成这小子真的有靠山不成吗?

    叶,怎么样了?安琪拉搂着自己的妹妹说。

    没事,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叶皓轩微微笑道。

    那,我们回去吧。安琪拉迟疑的说。

    不行,我刚才打了人,他们会把我抓起来的,我们的法律,还是很严格的,如果我走的话,就是逃犯。叶皓轩一本正经的说。

    啊,不行,是他们有过错在先,他们不能这样。安琪拉一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队穿着战术背心,全幅武装的士兵冲了过来,为首的一人,赫然是薛兴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