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5章屈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砰……

    薛兴安重重的跪倒在叶皓轩的跟前,咬牙切齿的说:叶皓轩,我现在请你出去。

    薛兴安,你真是个人物,能屈能伸的。叶皓轩膛口结舌的看着他,让薛兴安给自己下跑,他只不过是说说罢了,在怎么说他也是薛家的第三代人,是绝对不可能向自己屈服的。

    只是没想到这货竟然真的跪了,看来安琪拉这一次施的压不小。

    我已经跪过了,我现在请你出去,求你了……

    薛兴安屈辱的说出这句话,他现在恨不得一把将叶皓轩给掐死。

    晚了。叶皓轩面无表情的说。

    你,你刚才明明说过我下跪就离开的。薛兴安大怒。

    那是刚才,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好好把握。叶皓轩淡淡的说。

    如果手里有一把刀,如果薛兴安的战斗力比叶皓轩强的话,他发誓他绝对会把这个家伙给捅死的。

    那你说,到底怎么样,你才能离开?薛兴安咬牙切齿的说,但是他的心里更多的还是发凉。

    这一次的事情闹大了,如果叶皓轩不出去,那锐典的公主就不会放手,到最后,倒霉的还是薛武夫妇和自己,叶皓轩这一次,是铁了心要给扮他们薛家难看。

    我不想离开,我突然发现这里的空气很好,环境也不错,我打算在这里住上个十天半月在说。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叶皓轩,如果你不识抬举,我保证,要给你玩个鱼死网破。薛兴安大怒,他霍的站起来喝道:你不要把我当软柿子捏。

    事实上,你连软柿子都不如,空有一身家世和背景,脑袋就跟猪一样,说真的,跟你们这号人斗,真的有辱我的智商。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在薛兴安拿叶皓轩没办法的时候,一个文秘模样的中年人匆匆的走了进来。

    叶医生,您好,我是外交部的,这件事情的起因我们外交部的首长特别关注了,首长的话是适可而止,希望叶医生能大局为重。中年人微微笑道。

    我想知道,这是你们首长的原话,还是你自己添油加醋自己说的话?叶皓轩淡淡的说,这话里面不乏一些威胁的意味,绝对不是外交部的首长的原话。

    中年人的脸变了变,他没有想到叶皓轩一眼就看出了端倪,不错,外交部的首长的原话是让薛家放低姿态,而且尽量让叶皓轩满意。

    关于叶皓轩,现在圈子里的人有几个不知道?况且,叶皓轩的特供酒,现在供不应求,所以他不想受人关注都不行,而且他和薛家的事情,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外交部的首长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般人用不来的手段,所以,打算让薛家咽下这个闷亏。

    只是薛家的人脉比较广,派来的这个中年人,跟薛家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所以话到了他的嘴里,有些变味了。

    首长说,你们的私人恩怨,最好不要牵扯到外交,后果,你承担不起。中年人淡淡的说,话语里的威胁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是吗?那我就要看看,我到底承担得起这个后果不,还有,你刚才的话,我会记着,如果真的出了大问题,我会原封不动的向外交部的首长说一遍,我要看看到最后,承担后果的人是谁。

    所以我不管你跟薛家有什么关系,或者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我都只想提醒你一点,不要激怒我,这是我和薛家的恩怨,我连薛家的人都敢得罪,更何况你一个跑腿的?你对我来说,不过是条小鱼而已。

    叶皓轩心头的怒火蹭的蹿了起来,事到如今,还敢威胁自己,这家伙活的不耐烦了吧。

    中年人终于不淡定了,想想后果,他脑门上的冷汗嗖的流了下来,他有些后怕,刚才自己险些做了傻事。

    不错,他是跟薛家有些交情,所以刚才语气里有些威胁的意味,但是正如叶皓轩所说,自己连薛家的人都敢得罪,更何况他一个跑腿的?这年轻人,还真的不是善茬。

    呵呵,叶医生,你误会了,我只是一个传话的,不管怎么样,首长都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大,如果你有什么要求的话,现在可以提出来,我尽量满足你。

    中年人连忙改口,小心翼翼的应对着,这个年轻人,很有底气,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忽悠的了的。

    很简单,处理相关责任人,我马上可以平息这件事情。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医生,我私人

    说几句话,这件事情起因虽然不在你,但是毕竟对方是薛家,所以……

    中年人还没有说完,叶皓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滚出去。

    中年人的脸一变,他黑着脸走了出去。

    这家伙其实就是自讨没趣,叶皓轩和薛家,尤其是薛兴安之间,有过节不是一两次了,就算是有人说情,也轮不到你一个小角色来说。

    有件事情我需要提醒一下,我现在正为小公主做第一疗程的治疗,这是第一天,至关重要,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整,我需要给她做一次针灸,如果到时候我出不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叶皓轩淡淡的说。

    中年人的身形一僵,他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然后走了出去,他知道,薛家这一次,恐怕要丢大人了。

    果然,半个小时不到,安琪拉就在一队卫士的护送下匆匆的赶了过来。

    叶,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你受伤了没有?安琪拉急急忙忙的问道。

    我没事,安琪拉,我们需要快点回去,在有半个小时,我就需要和你妹妹做一次治疗。叶皓轩站起身道。

    好,马上回去,叶,你放心,相关责任人现在都已经被抓了起来,我不会让白受委屈的。安琪拉微微一惊。

    谢谢你。叶皓轩感激的说。

    叶皓轩心里微微有些不自然,自己这么利用这个锐典的公主,真的合适吗?

    匆匆的走出了地下室,刚出门,只见一队士兵押着薛安和,还有垂头丧气的薛武夫妇走了出去。

    恨恨的盯了叶皓轩一眼,在一队士兵的推搡中,几个人被押上了军车,薛武夫妇平时嚣张惯了,他仗着自己薛家私生子的身份胡作非为。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惹下大麻烦了,连薛兴安都被抓了起来,更何况,他一个小私生子?

    叶,亲爱的叶,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一到病房,安妮欢呼一声扑了过来,盯着叶皓轩左看看右看看,生怕他受了什么伤一样。

    安妮,我没事,谢谢你关心我。叶皓轩笑道。

    关心你也是关心我自己。安妮调皮的说。

    好了安妮,我现在需要在为你行一次针,然后你就可以一觉睡到天亮,明天早上,我在过来给你做好吃的。叶皓轩笑道。

    好的,我还真的有点困了。安妮点点头。

    叶皓轩抱着她放到病床上,然后在她脖子上的穴位处一切,眼睛微微的一眼,片刻就进入了梦乡。

    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中的金针在次施出,弹针、捻针、柔针、能用上的手段尽数用上,活活了足足快一个小时,这才算是完事。

    起下安妮身上的金针,叶皓轩收拾了一下行医箱,就打算离开。

    叶,你明天还会过来吗?安琪拉问道。

    当然,连续七天,每天都要行针吃药,在加上我辅助用的药膳,我想她坏死的骨髓组织很快就会重新焕发出生机的。叶皓轩点点头道。

    那好,真的是辛苦你了,可是……你能不能先把尼尔松给放开,他到现在还混身僵硬呢。安琪拉道。

    尼尔松?叶皓轩微微的一愣,随即他无语的拍了一下脑袋,他把这个老外给忘记了。

    下午的时候为了不让他阻止自己医病,所以叶皓轩就封了他身上的穴位,由于不爽这个老外,所以叶皓轩用的力道大了一些,如果自己不解开他的穴位的话,恐怕到明天,他也不能动弹。

    他在哪里呢,我现在就过去。叶皓轩笑道。

    我带你去。安琪拉微微一笑,带着叶皓轩来到了尼尔松的房间里。

    只见尼尔松正躺在一张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他湛蓝色的双眼里面,满是沮丧。

    他以为这自己这辈子就这样废了,因为今天下午叶皓轩几人走了以后,其他的医护人员就带着他做检查,心脑血管从头到脚查了个遍,可是就是查不出来什么原因,因为尼尔松的身体非常健康,别人什么问题也查不出来。

    看到叶皓轩走了进来,尼尔松双眼一亮,他流露出一丝恳求的神色。

    他现在这样,全是拜叶皓轩所赐,他几乎认为叶皓轩是不是会什么魔法,不然的话为毛在他身上拍几下他就不能动了?这是中医?中医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