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6章这是魔法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伸手在尼尔松身上的穴位处拍了几下,然后渡过一丝真气为他活血,因为他的穴位被封了这么久,身体有些僵直,动一下就会混身酸痛的。

    噢,天啊,你对我做了什么,巫术?魔法?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求求你,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尼尔松站起来叫道。

    他是一名出色的医者,刚才叶皓轩做的一切,超出了他对人体的认知,所以他迫切的想知道叶皓轩到底是怎么做的,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一边的安琪拉充当翻译,用锐典语又给叶皓轩说了一遍,叶皓轩这才听明白。

    这就是我们中医里面的打穴手法,只是一些入门的知识罢了,中医博大精深,有很多东西是他远远无法想象的,你不了解中医的神奇之处,做为一门传承了数千年的医术,是有它存在的目的的。叶皓轩道。

    安琪拉又用锐典语对尼尔松说了一遍,尼尔松呆在了当场,半天他也没有消化叶皓轩话里的意思。

    叶皓轩懒得在跟这货解释,因为他知道这老外是一个医学狂人,如果真的拉着他问医学知识的货,恐怕到天亮也跟他解释不清楚,他提着行医箱就离开。

    安琪拉送叶皓轩离开。

    叶,你真的没事吗?那些混蛋们没有乘机报仇?安琪拉关心的问。

    没有,我没事的。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今天利用了这公主一把,他感觉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对不起,因为我妹妹,今天让你受委屈了,我向你道歉。安琪拉歉意的说。

    没关系,你妹妹是我的患者,换句话说,她就是我要保护的对象,我保护的人,怎么可能受别人的欺负呢?叶皓轩笑道。

    叶,你人真好,谢谢你……

    安琪拉突然双手揽着叶皓轩,送上了一个香吻。

    叶皓轩有些不知所措,他心里只是闪过一个念头,艹,今天被一个公主给强吻了……

    呃……这是我应该做的。叶皓轩讪讪的笑了笑,他回味着舌尖的那抹香甜,努力的告诉自己,这只是外国人的常见礼仪,自己千万不能想多了。

    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我……安琪拉的话没说完,她冷傲的双颊突然闪起一抹红霞,她在也说不下去了,转身跑开。

    叶皓轩愣了愣神,他不明白安琪拉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叶皓轩摇摇头,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因为三次为安妮针灸,他的真气耗损的实在是厉害,有些疲乏,所以他打算打车过去。

    嘿,哥们儿,又见面了,看样子我们两个还真的是有缘那。

    叶皓轩刚上车,就响起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叶皓轩回头一看,这司机算是老朋友了,叶皓轩已经搭了他几次车了。

    呵呵,你叫……元天佑?叶皓轩思索了一下道,这司机给过他名片,他的记忆力比常人好太多,所以司机的名字他记得清清楚楚。

    哈哈,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怎么样,我这名字好吧。元天佑得意的说。

    好,跟京城袁氏集团的老总袁天佑发音是一模一样的,不过,那个人比较阴险,你比他厚道多了。叶皓轩笑道。

    哈哈,其实有时候我也不厚道,宰客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要不是老弟你比较聪明,你下了飞机那次我肯定要狠宰你一顿。元天佑大笑道。

    但至少你为人实诚吧,敢做敢当,不象袁氏集团那小子,背地里阴人。叶皓轩边说边摇头。

    你跟他挺熟的嘛,呵呵,兄弟,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我拉你几次,要么去的是军事禁区,要么你去的是京城疗养院,话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司机颇有兴趣的问道。

    其实我就是一个小医生。叶皓轩微微一笑,他的事情经过媒体的报道,早就被宣传的沸沸扬扬的了,但是这个司机竟然不认识他。

    开玩笑,小医生能去那些常人不能去的地方,哥们儿,你别骗我了。元天佑边说边摇头。

    我真的是医生,你不经常看新闻吧。叶皓轩无语的说,他说实话,怎么就没人相信呢。

    确实,我平时开车比较晚,只听听广播什么的,我对新闻不感兴趣的。司机摇摇头道。

    难怪。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

    话说,你真的是医生?看你的行头,是名中医?

    看到叶皓轩提在手里的行医箱,司机有些诧异的问,但随即他又笑道:呵呵,你这箱子有些年

    头了吧,而且看样子是上品黄梨木做的,至少能值近百万吧,牛逼啊,提着上百万跑来跑去的。

    好眼力,这你都能看出来。叶皓轩向他翘起大拇指。

    这行医箱是在清源那次的医学交流大会上,中医八大流派其中之一的温补派,刘老打赌输给他的,这是温补派祖上传下来的宝物,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且是正宗的黄梨木做成的,论起来,真的值个几百万。

    嘿嘿,我以前也是玩古玩的,成天不务正业,后来结了婚了,该收心了,之前太贪玩了,导致我一事无成,所以就开起了出租车。司机笑道。

    原来你还是个高人啊。叶皓轩呵呵笑道。

    高人不敢当,但是看古玩我还是有那么几分眼力的,只是可惜现在有家室妻儿了,不敢象以前那样了。

    提到妻儿,元天佑的神色上显出一丝无奈,不难看出他嘴角流露出来的那抹苦涩。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叶皓轩笑道。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我现在已经不宰客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觉得,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老是这样,会遭报应的,这不,我的报应已经来了……

    司机突然住口了,他似乎感觉和叶皓轩说这些没有用,所以就闭上了话匣子,专心的开起了车。

    叶皓轩欲言又止,因为他看出来元天佑的眉宇间有一层黑气,从玄术相学上来说,他这是中年不幸,妻儿遭罪的苦命相。

    所以叶皓轩断定,他的妻子或者儿子肯定有一个出了事故,本想遇见了搭把手,但是凡事求个缘分,他既然不想说,叶皓轩也不想多问。

    就在这个时候,出租车车载对讲机里突然传出一阵急促的声音:老元,老元,呼叫老元,老元在不在?

    我在那,什么事情啊。元天佑抓起对讲机吼道。

    老元,快报方位,你现在哪里呢。

    橙海路呢,现在拉着客呢,有什么事情吗?元天佑道。

    赶紧去大浪淘沙去,你女儿在那里遇到麻烦了,有一群人堵着不让她走。对面的司机急促的说。

    我艹,还有这等事,求援,紧急求援,兄弟们,没事的话都到那边去给兄弟搭把手,拜托了。

    元天佑吃了一惊,他在公共频道里大叫。

    老元,放心吧,我们都往那边赶呢。

    兄弟,对不住啊,你看这……

    没事,过去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叶皓轩道。

    谢谢了,不过没事,我这帮兄弟们都讲义气,不能给你惹麻烦。元天佑说着一踩油门,出租车一个麻利的甩尾,呼啸着向大浪淘沙那边赶了过去。

    大浪淘沙,是老城的一家洗浴中心,所在的地方算不上什么繁华地段,但是也属于一所中高端路线的洗浴中心,温泉,足疗应有尽有。

    救女心切,元天佑一路猛踩油门,也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但是他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十几分钟以后,他赶到了大浪淘沙。

    在一家洗浴中心的门口,一群光着膀子,身上仅仅裹了一条浴巾的汉子围着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一身蓝色的制服,象是这里的按摩的工作人员,只是她的头发染的花里胡哨的,皎美的面孔上写着满是对青春的叛逆,整个一个小太妹一个。

    艹,臭丫头,你知道虎哥是哪路人吗?虎哥今天点你的钟,是给你的面子,你特妈的不要不识抬举。一名混混指着女孩的鼻子大骂。

    虎你妹啊,老娘卖艺不卖身的,点钟?我只是按摩的,你想点的话干嘛不回家去点你老娘的?女孩向着那群混混竖出一个中指。

    艹,尼玛……

    大宝,住口,咱们都是斯文人,不要张口闭口就骂人的,骂人影响多不好?

    为首的那个混混显然就是虎哥了,他走上前去,颇有兴趣的看着女孩,说实话,这个女孩虽然头发染的乱七八糟的,但身材和相貌都不错。

    尤其是那张清纯的脸蛋,活脱就是一个学生妹,早就勾得他眼都发直了。

    妹妹,别说卖身那么难听嘛,哥哥我只是想请你喝杯酒,顺便跟你交个朋友,你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虎哥不怀好意的笑道。

    喝你妹的酒啊,老娘不会喝。女孩才不会吃他那一套呢。

    这个虎哥,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平时不务正业,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遭了他的毒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