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1章作大了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付清作大了,早看他不爽了,当年他三大诊堂垄断京城中医界,收费奇高,有关部门干什么去了,怎么不查查?

    刘付清,人在做,天在看,你仗着你御医的名头四处敛财,有违医道本质,发展中医,是为了降低医疗费用,让更多的人能看得起病。如果让你这种人做了会长,坑害的是老百姓,我第一个不同意。

    随着一声怒吼,一名老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却正是刘付清的师兄余景文。

    师,师兄,你不是离开京城了吗?刘付清吃了一惊。

    我没有离开京城,我现在悬壶居坐诊,一方面向叶医生赎罪,另外一方面跟叶医生探讨医道,叶医生的医术,医德,都是我平生仅见,这会长之职,我就认叶医生,除他之外,换了谁来做,我余景文都不服气。余景文喝道。

    诸位,我可以证明,叶医生所说的话每一句都属实,当初是他传我太乙神针入门针法,但是刘付清趁我睡着的时候偷走针谱,然后四处鼓吹这是他几十年潜心研究,把古方复原的,这种小人,配称为医生吗?他只会给中医抹黑。余景文喝道。

    这是……余老。

    原来是真的,刘付清,你也太不要脸了吧。

    众人纷纷的鼓噪,他老脸通红,又是一通照相机的闪光灯闪过,把刘付清的窘态来了一个大特写。

    郁副部长,这就是你举荐的人才?赵子骞不动声色的讽刺了他一句。

    郁文光心里把刘付清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当初为了这个会长的位子,这刘付清可没少上下活动关系,并且向郁文光拍胸脯保证自己有大杀器,一定能震住全场。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刘付清口中的大杀器,不过是别人用剩下来的东西,这个老混蛋,除了会哗众取宠还会干什么?

    郁文光窝火的很,就算是刘付清做不了这个会长,也绝对轮不到叶皓轩来做。

    他清清嗓子道:就算是刘付清不合适,也轮不到叶皓轩来做,不管是论医术,还是论资格,他都差远了。

    小叶的医术是众所周知的,当初陈家老太爷的病,桂老都没有办法,可是他都能治好,以郁副部长认为,怎么样才算是医术高?赵子骞淡淡的说。

    这很简单嘛,让他现场露一手,他不是号称能起死回生吗?如果他露出一手,真的能把死人救活,我就承认他的医术高明。郁文光不咸不淡的说。

    赵子骞的心里一阵窝火,叶皓轩的医术虽然高,但是也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起死回生,这郁文光,是在故意找麻烦。

    叶皓轩微微一笑,他淡然道:真正意义上的起死回生,我的确是做不到,生老病死,天道轮回,我的确是无力扭转,郁副部长不会真的傻到认为天下有人能起死回生吧。

    叶皓轩,你说什么?你说谁傻?郁文光大怒。

    他又不傻,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叶皓轩话语里的讽刺的意思?

    我没说任何人傻,只是郁部长提出的这个要求,未免有些太儿戏了,你现在能给我找一个死人来?话说别的大话我不敢说,只要是心脏停止不超过半个小时的人,而且脏器不受到严重损伤,而且在四十岁以下,你找来一个,我马上能救活他。

    叶皓轩淡淡一笑,然后道:我看郁部长年纪差不多,要不你试试?

    你……郁文光大怒,叶皓轩的意思无非就是让他自杀,然后在救活他,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去试?

    郁副部长,你想要证明叶医生的医术是吧,那好,现在锐典公主还在京军区总院,锐典国的小公主,一个礼拜前来华夏求医,确诊为急性白血病。现在经过小叶一个星期的治疗,已经临床治愈,要不要,我把锐典的小公主请来做证?一边的赵子骞笑道。

    郁文光的脸色变了几变,他不会傻到真的让赵子骞去把人给请过来。

    开玩笑,上一次锐典国公主闹腾了一番,现在薛家的人还在大牢里关着呢,他有几个胆子也不会随便招惹锐典国的公主的。

    那好,我相信他的医术有过人之处,但是现在做事讲的是民主,大家投票决定,如果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叶皓轩有能力担任这个会长,我就无话可说。郁文光冷哼一声道。

    我认为,叶医生有能力担任这个职务。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一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溜穿长袍的老中医。

     

    ;这老中医,赫然是可以和现代中医八大流派并称为第九大流派的袁正南,之前在清源的医学交流会上,和叶皓轩有过一面之缘。

    而在他身后的八人,赫然正是中医八大流派的传人,可以说,这一溜人,可以代表现在华夏整个中医界。

    会场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起来了,袁正南的医道,是唯一一个能达到玄医境界的人,可以说,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而他身后的中医八大流派的人,几乎是代表着整个中医,所以众人都带着一丝尊敬的神色,看着这九人。

    你是谁。郁文光喝道。

    郁文光,你不会连袁老都不认识了吧?赵子骞扫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来,请袁正南上坐。

    郁文光满脸通红,他也不得不站起来,虽然自己跟赵子骞不对头,但他毕竟也是个二把手。

    袁正南满面红光的笑道:赵部长,我们几个老家伙来晚了没?

    还没呢,呵呵,几位不远万里赶来京城,辛苦了。赵子骞笑道。

    叶医生,别来无恙。袁正南笑道。

    袁老的精神,也是越来越好了。叶皓轩微微一笑,他知道,这九个人,是赵子骞请来为他撑场子的。

    哈哈,人越老,就越怕死了,我们些老家伙,平时都注意养生,所以精神当然是越来越好了。袁正南笑道。

    小叶,听说你最近鼓捣出来了一种养生酒,有没有这回事。

    说话的老中医正是温补派的刘老,相当初,在清源的医学交流会上,他还输给叶皓轩三十作根保命金针,以及那个价值不菲的金丝楠木行医箱。

    有,回头我送给诸位一些,保证各位身体越来越好。叶皓轩笑道。

    好啊好啊,我们这些老家伙,身体越来越差,已经是好多年不敢碰酒了。

    不错,今天我们可以畅开了喝了,哈哈。

    几位请放心,等会儿我做东,保证能让诸位喝个够。叶皓轩微微笑道。

    请问您是袁正南袁老吗?一名记者上前问道。

    不错,正是袁某。袁老微微的一笑。

    袁老这样力挺叶医生,有什么缘故?记者又问。

    因为,这个年轻人的医术,远远的超出了我,可以说,他是中医未来的希望。

    袁老的话音一落,现场安静了下来,静的几乎连一根针都能听得到。

    袁老是谁?是医学泰斗,甚至比桂老的医术都要高出许多,是公认的中医界第一人,他这些年来的成就,甚至可以自创一个独立于中医八大流派之外的新流派。

    但是这么一个的人物都说自己的医术不如这个年轻人,那这个年轻人的医术,能高明到什么程度?

    之前在清源的时候,我曾举办过一次医学交流会,那个时候,我对中医的状况很失望,因为请去的人,除了我们九个老家伙之外,其余的人,其实不能称为中医。因为他们不懂悬诊望脉,不懂玄医望气,他们只是粗略的通晓一些脉理,但真正看病,还需要借助西医的器械。

    什么是中医?袁老高声喝道,他扫视了一周,然后道:中医,是国粹,是医学精髓,我们的祖先,可以不借助任何医疗器械,能确诊一个人的病,并能把他治好。可是我们呢?祖先的东西,已经丢的差不了,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感冒,我们都需要一大堆的检查单,我们配称做中医吗?不配……

    但是这个年轻人,让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中医的希望,他以二十多岁的年纪,竟然有一身匪夷所思的医术,这是在场的人,谁都需要仰望的高度,有他,中医有望崛起。

    袁老的话引起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共鸣,片刻之后,现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在场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拼命的鼓掌。

    在坐的人都是学中医的,在西医当道的今天,他们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中医到底能不能治病的质疑声,华夏国粹,竟然落得这般景地,这让人不免有些唏嘘。

    你不过是一个中医,你的话,不能代表所有人。郁文光依然有些不死心。

    赵子骞微不可闻的摇摇头,郁文光直到现在还没有看清楚形势,他难道不知道形势已经是一边倒的吗?

    我的话,代表中医八大流派,我们中医八大流派,代表整个中医界,你不是说要民主吗?那好,拥护叶皓轩成为下任会长的,请站起来。袁正南喝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