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6章入西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然后,那些得病的人是不是去偷祭品了?叶皓轩问道。

    对,除了阿宝不懂事,跑去玩之外,那两个大人,一个是光棍,一个是好吃懒做的人,家里有时候都揭不开锅,所以他们就去偷祭品,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村长低声说。

    叶皓轩心中一凛,看来这里果真有其他的问题,他思索了一下道:那你们有人见过山神吗?

    这个……倒是没有,但是几十年前,就是刚刚解放的时候,有人在山里见到一些山峭,就是长得跟人一样,听说这是山神的仆人,山神的真容,倒是没有人真的见到过。

    叶皓轩点点头,村长说的话,大多数都是村子里以讹传讹得来的,即使在问的话也问不出来什么所以然来,所以叶皓轩打算就此打住。

    过不多时,几个人来到了山口处,由于西山平时人迹较少基本上没有人来到过这里,所以路上的荆棘比较多,而且山上的野草等东西把那条并不宽阔的小道给埋的严严实实的。

    整个就是一个荒山,村长把两个人送到了山边,在也不肯向里面多走一步了,他在三跟叶皓轩两人交待不要乱逛,以防触怒了山神,这才有些忧心忡忡的离开。

    叶皓轩和江丽丽这才一起向山上走去,叶皓轩手里拿着一把镰刀,不时的在前面砍断树枝等东西开路,江丽丽则是提着一个金属盒子,看到有可疑的东西,就上前用镊子取样。

    叶皓轩除了自己的行医箱之外,另外还拿着一把土制的猎枪,因为山里可能会有些大型动物,拿把猎枪壮胆防身,叶皓轩可不想在遇到一头野猪,没有武器,只好近身肉博。

    山路难走,当两人来到半山腰,那所谓的山神庙的时候,已经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叶皓轩的身体素质不错,所以这一路走来也不感觉有什么,但是江丽丽吃不消了,她"jiao chuan"连连,几乎连脚步都不想挪一下了。

    叶皓轩接过她手里的金属箱子,然后笑道:江姐,时间还早,在这里休息休息吧。

    江丽丽点点头,她一屁股坐在一边的一块石头上,不住的喘息,叶皓轩递上了水杯,江丽丽道了声谢,然后拧开保温杯喝了点水,这才感觉精神好了一点。

    江丽丽也是渴坏了,大半杯水被她一口气灌了进去,她放下水杯之后,这才想起来这杯子是叶皓轩的,她上山的时候貌似没带杯子。

    她的脸微微的一红,然后递上杯子道:不好意思啊小叶,我没带水杯,你也喝点吧。

    不用,我不渴。叶皓轩微微一笑,接过了水杯,放到了行医箱里面。

    叶皓轩打开金属盒子,只见里面一部分试管里泡着一些不知名的小昆虫,这都是江丽丽这一路走来提取的样本,叶皓轩盖上盒子道:江姐,这些东西都有可能传播病毒吗?

    江丽丽点点头道:是的,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的昆虫都会传播病毒,尤其是这一次的情况,这些昆虫身上携带的病毒,传播到了灵长之物,例如猴子一类的东西身上,然后在传染给人,所以要想找源头,还是要从这些小虫子身上找起。

    叶皓轩微微一叹,这一次的任务可不轻松啊,山上的昆虫可不在少数,这要逐一排查,天知道要排查到什么时候,他现在所担心的是,他能不能在陈若溪大订日子之前赶回去。

    由于时间紧迫,他走的时候也没能给陈若溪道个别,安慰安慰她,现在估计陈若溪要恨死自己了,他下意识的摸出手机,可是在这种深山老林里,根本没有一点信号。

    叶皓轩无奈的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不管找不找得到源头,但是他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耽搁的,半个月后,他务必要赶回京城,把京城的那一摊子事情给处理完了在说。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神色一紧,他向江丽丽招手道:江姐,你慢慢的站起来,过来。

    怎么了?江丽丽微微的一怔,但是看叶皓轩紧张的神色,她知道情形不妙,就要向后看去。

    不要向后看,没事,你慢慢走过来就是了。叶皓轩紧紧的盯着江丽丽的身后,示意她不要惊慌。

    叶皓轩越是这样,江丽丽越是心里没谱,她有些惊异的站起来,就向叶皓轩走来,她的双腿都有些忍不住打颤。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突然快走几步,一把将她扯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右手屈指一弹,噗噗数声破空之声响过,数根细细的毫针脱手而出。

    &nbs

    p;啊……

    江丽丽满脸通红,由于叶皓轩用力过猛,她几乎整个人扑到叶皓轩的怀里,由于现在天气比较热,所以两人穿的比较单薄,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尤其是叶皓轩,只觉得胸口一软,让他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颤,这女人的身材太有料了,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叶皓轩还是感觉到一种惊人的柔软。

    到,到底怎么了?江丽丽的脸红的象是熟透的苹果一样,加上她成熟的风韵,让人几乎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那里有蛇。叶皓轩这才说出了原委。

    啊……有蛇……江丽丽一声尖叫,扑到叶皓轩的后面,紧紧的搂着叶皓轩的腰,惊恐的向前看去。

    果真,只见在她刚刚坐的地方,有一条黑色的蛇被叶皓轩的毫针钉到一根树干上,这蛇头生肉冠,蛇信鲜红,混身漆黑如墨,身为生物学家的江丽丽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一条五步蛇。

    这种蛇的毒性极其强烈,如果被咬到,如果在五分钟之内不注射血清的话,基本上是一个死。

    想想自己刚才的身后竟然盘踞着一条五步蛇,江丽丽就感觉到眼前一阵晕眩,如果不是叶皓轩及时发现,恐怕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感觉到她火热的娇躯不住的颤抖,叶皓轩微微苦笑:江姐,没事了,我已经把它给钉在地下了。

    江丽再让这才惊魂始定的回过身,果然,那条蛇在不停的扭曲着,在它的背上钉着数针银光闪闪的毫针。

    江丽丽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才发现自己正在紧紧的抱着叶皓轩,她的脸不自由主的一红,连忙松开道:对不起,我有点害怕。

    江姐,你是生物学家啊,不至于怕这东西吧。叶皓轩苦笑道。

    就算是生物学家,我也是个女人啊,女人天生是怕这些东西的。江丽丽红着脸说。

    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他走上前去,取出鱼肠,手起剑落,把这东西的脑袋给削了下来。

    这蛇的生命倒也顽强,脑袋虽然被削下来了,但它的躯体还是不停的扭动着,足足过了五分钟才算是不动了。

    叶皓轩从金属箱子里取出一条试管,捏起五步蛇的脑袋,从它尖利的牙齿上把它的毒腺取了出来,然后又放进去几根银针淬毒。

    你这是干什么?江丽丽好奇的问。

    我有种直觉,总感觉这山里有些诡异,五步蛇的毒可以说能秒杀一切灵长生物,用这个防身的话,要比猎枪好用的多。叶皓轩笑着解释道。

    刚刚见识了叶皓轩的飞针绝技,江丽丽对他这话深信不疑,毕竟那几根毫针还在树干里插着,难以置信,这红如牛毛,软若发丝的毫针,竟然能刺入树干里,正常人真的做不到这些。

    在原地休息了一阵,两个人又向山上走去。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一个石头砌成的小庙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这想来就是树民们所说的山神庙吧。

    只是这庙搭的极其简陋,庙体是一些山石堆成,屋些稻草等东西搭成的,严格来说就是一个石头堆成的草棚子。

    两个人信步走去,只见在庙的正门口有一个大磨盘,上面还有着某种动物的残肢,江丽丽走上前去,细细的看着那动物的残肢,从骨头和体型依稀可以分辨出来这是一头山羊。

    这是一头羊,是祭品吗?江丽丽有些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祭品,这里的人每年都要在这个时候祭拜山神,我们进山前一段时间,他们刚刚拜祭过。叶皓轩点点头答道。

    叶皓轩细细的在四处看一下,只见这里还有些残留的肉屑,他有些疑惑的说:看起来这头羊是经过某种动物撕食的。

    江丽丽拿出镊子,夹起一点残余的肉屑,由于时间太久了,这些肉屑已经被风干了,她又细细的在四处看了一下,只见在地上,有种不知名动物的脚印依稀可见。

    这里有脚印,象是有人来过。江丽现有些疑惑的说,她说着拿出一把尺子,量了量地上残余的脚印,然后根据形状,在地上划出脚印的大致形状以及大小。

    那两名感染的村民来过这里,村民们祭拜完以后,祭品是要留在这里的,那两个人是来偷祭品的,不过这头羊只剩一半,另外一半好象是被某种动物撕扯过。叶皓轩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