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6章够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主持人的话音落下率先鼓起掌来,台下的宾客也拼命的拍起巴掌来,只是这掌声里面多多少少蕴含着一些异样,一些心照不宣的人,开始期待接下来的好戏了。

    若溪,我……薛鸿云取出一枚钻戒,单膝跪下,就要说出一番早就准备好的肺腑之言。

    薛鸿云,够了。

    陈若溪脸色很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通过大会典礼台的无线电,瞬间传遍了整个国府酒店。

    一瞬间,所有人的脸色都精彩无比,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陈若溪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薛鸿云的脸瞬间涨的跟猪肝一样,他勉强笑了笑道:若溪,不要任性。

    任性这两个字,也是你能说的?

    陈若溪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一字一句,就象是一把巨锤一样敲在薛鸿云的心中。

    只有我喜欢的人,才能怜爱的抚着我的头发对我说‘不要任性’,也只有他,才能给我戴上钻戒,向我说一些甜言蜜语,你,有这个资格吗?陈若溪毫不留情的指着薛鸿云。

    虽然知道场合不对,虽然知道现在议论会伤了薛家的面子,但是台下的宾客还是一阵交头接耳,整个会场显得有些混乱。

    那名主持人默默的退下了,她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你有这个资格吗?

    如果说前面的字象重锤一样敲击在薛鸿云的身上,那最后这句话,几乎是一颗炸弹,把薛鸿云炸的四分五裂。

    想他堂堂薛家大少,京城三大才子之一的薛鸿云,竟然连喜欢这个女人的资格都没有,这让他情何以堪?

    强忍住一头撞死的冲动,薛鸿云嘴角抽搐了几下,他忍耐着心中的火气,勉强笑了笑道若溪,这件事情是我们双方家长订下的。

    他这么说,无非是提醒陈若溪,你的事情,是你爸和老太爷做主的,你今天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若溪,你忘记了答应我们的事情了吗?坐在家属位置的陈渊沉声道,他没有想到陈若溪会突然变卦。

    陈若溪脸上不含一丝表情,她看向门口,她之所以走到这里,是因为她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不会食言,他说过,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带自己走,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是他的女人。

    她相信他不会食言,她也不允许他食言。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大红地毯的门口依然空荡荡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始终没有失望。

    那你也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情吧。

    就在陈若溪微微闭目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国府酒店门口传来。

    那声音,一如当初的沉着,洪亮,陈若溪心中一惊,惊喜的看看向门口。

    果真,国府酒店的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今天的叶皓轩,难得的穿了一次正装。

    只见一身某国服装大师量身打造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极具美感,他坚毅光洁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梁加上那身极符黄金比例的身材,无不透着优雅与高贵。

    一向只喜欢穿休闲装的叶皓轩,一旦穿上正装,那份儒雅与沉着几乎秒杀了当场所有的女性。

    有很多年轻的妹子们双眼里泛着小星星,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就连大红地毯两边那两排身穿古风服饰的美女,也忍不住双眼直冒星星。

    叶皓轩……陈若溪捂住嘴,双眼之中充满了迷雾,她本能的想扑上去,但是双腿却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不听使唤了。

    拦下……

    薛陈两家大部分的人神以一紧,他们没有想到,这个象狗皮膏药一样的家伙竟然这么快又回来了?是哪个混蛋说他注射了大剂量的Z病毒原体,绝对活不过来的?

    几名黑衣人马上出现,拦在叶皓轩的跟前,但是他们眼前人影一花,叶皓轩以极其诡异的方位出来在他们的身后,他手捧着一整玫瑰,面带笑意,径直走向了典礼台上。

    在场的宾客突然兴奋了起来,他们中间大多数听说过这个缔造了养生酒神话的小医生,但是大部分人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更多的人则是迫不及待的想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什么底气,竟然敢单枪匹马的前来薛陈两家闹事。

    但更多的人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薛家是怎么丢这个丑的,不管叶皓轩成功与否,这对薛家来说,都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自己大订的日子,有人当着双方长辈的面,将薛家的媳妇带走,这该是多么劲爆,多么能让人兴奋的事情啊,开国一来,除了当年叶家叶庆辰和杨家千金大订的那天,当着所有

    人的面,拒绝了杨家千金之外,还没有跟类似这件事情的狗血剧情发生。

    而今天的事情,甚至要比当年的事情还要劲爆,因为主人公只是一个草根啊,尽管有些人脉,但是在薛家这种豪门世家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的。

    有更好事的甚至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悄悄的拿出手机,偷偷的现场直播了起来。

    你说过,只要赶在大订的时候我拥有和你陈家对等的身份,你就成全了我们两个。叶皓轩盯着陈渊道。

    可是你现在没有达到我的要求陈渊怒道,他认为这小子是在搅扰他们薛家的关系。

    那咱们拭目以待。叶皓轩微微一笑。

    叶皓轩径直走到了典礼台上,直接无视了薛鸿云,来到陈若溪的身边,把手里的那束玫瑰送到了陈若溪的手里,深情款款的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不晚。陈若溪强忍住双眼的泪水,接过了他手中的那束鲜花。

    叶皓轩轻轻的握住了陈若溪的手,然后转过身,当着所有的人面沉声道:我叫叶皓轩,这是我的女人。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象是一声炸雷一样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众人膛目结舌的看着神色坚定的叶皓轩以及他身边激动,又有些羞涩的陈若溪,所有人心中同时涌起一个念头,这家伙,有种,够霸气。

    一边的薛鸿云混向都在打哆嗦,他咬牙切齿的说:叶皓轩,这是我的大订典礼,你算什么东西?

    不好意思,借用了下你的场地,今天,我向若溪求婚。叶皓轩说着拿出一枚镶着蓝宝石的钻戒,单膝跪在陈若溪的身边,柔声道: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我愿意。

    几乎是不经过任何思索,陈若溪就答出了这句话。

    叶皓轩微微一笑,轻轻的把那枚钻戒戴在陈若溪的左手中指上,然后轻轻的托起她的右手,放在唇边微微一吻。

    好浪漫,好帅。

    真羡慕陈家小姐,有一个敢为他得罪薛陈两家的男人。

    台下的一些妹子们双眼直冒星星,看嘛,这才是白马王子和公主应该有的结局,白马王子不畏权势,单枪匹马前来抢亲,好样的。

    如果不是顾忌薛家的面子,台下的一大半的人几乎要拼命的鼓掌叫好了,对于这个胆敢冲到薛家订婚现场抢亲的人,所有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有些人开始感兴趣了,他们要看看叶皓轩和薛家的事该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场。

    薛鸿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他在心里狂吼主人公应该是我,这是我的大订典礼,你特妈的反客为主,顾及过我的感受吗?

    来人,人都去哪里了?把他给我抓走,关起来,快……薛鸿云嘶竭底里的吼叫道,他感觉越来越多的目光看向自己,同时他感觉别人看他的目光里面包含着盈盈绿意,他感觉自己在站在这里,台下的目光都能把他给鄙视死。

    我看谁敢,我,陈若溪现在还隶属中央安全局,你们谁敢上前一步,杀无赦。陈若溪冷冽的目光扫了过去,让冲出来的一群黑衣人投鼠忌胎,不敢上前。

    之前虽然陈渊剥夺了她安全局处长的身份,但那只是暂时的,中央安全局是独立部门,即使是权势涛天的陈渊,也只能以暂时休假的理由把陈若溪软禁在家里。

    而且这一大部分原因是陈若溪顾忌父女之情,没有跟他彻底的翻脸,如果她真的任性一点,说真的,陈渊还真的没办法她。

    你是中央安全局的没错,但是这个人算什么东西?我堂堂薛家,奈何不了一个小医生?薛青山沉声喝道。

    他是我的男人,你们抓他,就要拿出正当的理由来。陈若溪厉声道。

    薛鸿云只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只差点没背过气来,貌似,这是他的订婚典礼好不好,貌似眼前跟别人搂在一起的女人,应该是他的未婚妻好不好?

    现在他的未婚妻,当着所有的人面,说叶皓轩是她的男人,这让薛鸿云情何以堪?

    我自己也算是中央警卫团的人了,你们要抓我,要先问问战神同意不。叶皓轩拿出岳傲天给他的令牌喝道。

    的确,战神的名头很响,在场的人基本上都听说过岳傲天三个字,在场的保镖们有些犹豫。

    在我眼里,岳傲天不过是个新岳蛋子,年轻人,你不会认为,区区一个岳傲天,要比我这个老头子身份还要高出一等吧。

    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薛老太爷在薛听雨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了出来,虽然他年迈体弱,老古龙钟,但是那从战火纷飞的日子走过来的经历却让他身上带着一阵萧杀之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