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0章南山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她临走时那怨毒的目光,我想他不会轻易的放弃的,所以,现在告诉我你之前没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叶皓轩问道。

    我爸之前经常去南山寺,那里有一位高僧好象跟他很熟,每次去他都拿着一些祭品,象是祭拜什么人,但是他从来不许我和妈妈跟着,每次去都是呆上大半天,晚上回来。史洁道。

    一年去几次?叶皓轩问道。

    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史洁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叶皓轩点点头,我会去南山寺那里看看的,好好在这里呆着,我的人会二十四小时保护你。

    你……你不打算报警吗?史洁有些心惊胆战的说。

    你感觉对上那种人,报警有用吗?警察局里不见得有我这里安全。叶皓轩淡淡的说。

    那……我要跟你一起去上南山寺史洁道。

    不行,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回来,如果有意外,我会照顾不了你。叶皓轩摇摇头道。

    我不需要你照顾,我能照顾得了自己,叶医生,我只想知道我爸过去究竟和什么人有过什么恩怨,以至于对方害死了他后还不放过我们母女。史洁诚恳的说。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他点点头道:好,那你一起去吧。

    叶皓轩不敢大意,他让军刺把正在训练的小队抽调了一部分过来,一部分留在医院,另外一部分暂时接管医院安全职责,而祥子和孤狼几个人跟着他一起去南山寺。

    京城郊区一间废弃的工厂中。

    因为近年来京城的大气污染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也越来越来越受到重视,所以这家污染很严重的化工厂便被关停,设备等东西全部被封存,这里地处郊外很远的地方,所以平常基本没有人来这里。

    所以这家化工厂渐渐的成了废弃的工厂,从脏乱不堪的厂房以及四处枯黄的杂草依稀可以看出来这家化工厂之前对环境的污染有严重。

    这里时不时的蹿出一两只猫,以及无处可去的流浪狗,还有一群在这里安了家的小鸟。

    在一间杂乱的室内,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躺在一堆稻草这,这老人是一名老太太,她的脸色蜡黄,脸上布满了皱纹,她的身体干瘦,让人看起来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如果不是她还在微微的呼吸,她几乎就要被人认为是一具干尸。

    红影一闪,刚刚在曙光医院的那名苗女出现在老太太的跟前,她冷厉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柔情,她探了探老太太的脉膊,神色越发越显得悲凉,她知道,老太太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心……心语?

    老太太睁开了双眼,她混浊的目光透露出一种迫切的希望。

    师父,是我。那名被叫做心语的苗女连忙抓着老太太干瘦的手。

    找,找到他了没有?老太太每说一个字,都显的非常吃力,说完了这句话,她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没……不过师父,快了,我已经托人去找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了,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心语抓着老太太的手道。

    快……尽快,我感觉,巫神已经在召唤我了,我的时间,不多了。老太太闭上了双眼。

    师父……心语忍不住落泪。

    她的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岁出头,那身漂亮的苗族服装让她显得亭亭玉立,她现在神伤的样子不觉让人有些错觉,仿佛刚刚在医院中,那杀人不眨眼的黑袍人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人。

    她抓着老太太的手,心里突然腾起一阵悲哀,她的师父,就是那名几乎快要断气的老太太是苗寨上一代的巫女,受万人敬仰,只是她竟然会落到这种境地。

    这老太太看起来年纪至少在九十岁上下,但是任谁也不会想起来,她真实的年龄只有四十多岁,心语记事起,师父那时候不足三十岁,但是满头的白发,因为某种原因,她衰老的速度是正常人的数倍,所以才会导至她的阳寿透支,不到四十五岁的她竟然比九十岁的老人还要老。

    寨子里的巫女是寨子唯一的苗医,也是被人认为唯一能与远古巫神沟通的存在,苗地一些与世隔绝的寨子里,就这样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老太太是上一任的巫女,在前不久,她把位子传承给了心语。

    老太太说完这几句话,就陷入了沉睡之中,心语轻轻的松开了老太太的手,然后咬着嘴唇道: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回同心蛊,让您好好的活下去,当年负心的人,必须死。

    心语的脸上又露出那种阴毒的表情,让人望之生畏。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铃声响了起来,心语从腰间摸出一个手机,她不太懂这玩意,摸索了一会儿才找到了接听键,她接通了电话,冷冷的说:什么事情?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她的对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那一家人没有死绝。心语的声音不含一丝感情。

    你的事情交给我去办,那几个普通人,我有无数种方法弄死他们,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对付姓叶的,你明白了没有?对方的声音有些急促。

    你这是在命令我?心语寒声道。

    对面的人被噎了一下,他怒道:你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我帮你找到姓史的,你帮我杀了姓叶的,现在姓史的已经死了,他的老婆和女儿无足轻重,姓叶的现在已经有防备了,你见识过他的实力,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我是巫女,是蛊王,你不相信我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医生?心语冷冷的说。

    对方显得有些沉默了,他怔了片刻道:希望你能言出必行,三天之内,我要姓叶的死,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说完对方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心语收好了手机,神色有些森然。

    她从怀里取出一个翠绿的竹筒,右手轻轻一挥,只见从里面飞出四只生着金色翅膀的蛊虫来。

    六只费尽心机炼制的本命蛊,竟然被叶皓轩毫不费力的消灭了两只,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冲击,刚才电话里的那个人说的不错,叶皓轩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某种玄术,至正至罡,正是自己蛊虫的克星。

    伸出食指,用一把锋利的刀片开了一个小口,殷红的鲜血从她的指尖溢出。

    四只蛊虫仿佛是看到什么新鲜的美味一般,一涌而上,扑到了她食指上,疯狂的"yun xi"了起来,她那张清秀的脸上露出一阵痛苦之色,她的面容渐渐的显得有些青灰。

    南山寺位于京城南郊,向来香火鼎盛,相传曾经有一位高僧路过南山,见这里地灵人杰,遂在此建寺,之后在这里坐化,也相传南山寺这里受神仙庇佑,有求必应,所以前来烧香的游客不在少数。

    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为了争头一柱香,这些游客往往是前一天便在这里排队,一直到清晨五点寺院开门,有时候甚至会争的头破血流。

    一个多小时以后,叶皓轩等一行人到了南山寺,叶皓轩吩咐孤狼等人在外面等,他和史洁一起来到了寺院里。

    寺院的一位小沙弥为叶皓轩两人奉上茶水,然后便退了下去,这里的茶是采自山上不知名的野茶,入口芳香。

    这里的住持法名净缘听说是一位得道高僧,不过本人叶皓轩并没有见过,只是他在京城的圈子里很出名,平时经常参加一些企业的剪彩仪式,也受邀到一些信佛的会所聚会上讲经。

    饮了片刻茶,有一位身着大红袈裟的僧人缓缓的走了过来,这名僧人长眉飘飘,胡须雪白,颇有一翻得道高僧的感觉,虽然他的年纪已迈,但是走起路来四平八稳,颇具仙者风范。

    叶皓轩一眼便看出来,这老和尚绝对不简单。

    叶医生,老衲有礼了。僧人对着叶皓轩单掌合十,微微的一躬。

    叶皓轩连忙还礼道:见过净缘大师,今天我来这里,是有一件事情,想向大师求证。

    由于事态紧急,叶皓轩来不及客套,直接向净缘说明了来意。

    叶医生的来意我已经知道,史施主是我这里的常客,前几天听闻他不幸过世,我闭关三天,为的就是帮史先生诵经超度。净缘叹道。

    多谢大师了。叶皓轩点点头。

    这位女施主就是史先生的千金吧。净缘把目光转向一边的光洁。

    是的,我们今天来,也就是想问问大师,他每月都要来一次南山寺,和大师烹茶长谈,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秘密要向大师倾诉。史洁道。

    净缘点点头,双手合十道: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大师,我不明白。叶皓轩皱眉道。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史施主每月来一次南山寺,是对自己数十年前的某个决定忏悔,也是为他愧对的那个人祈福。净缘垂着眉毛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