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5章寿元将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语的脸上有一丝松动,普天之下,也许只有师父,才是她心中最重要,最牵挂的人。

    她咬咬牙道:你有办法?

    我不是神仙,不可能与天抗争,所以我只能保证,延续她半年阳寿。叶皓轩道。

    半年……心语怔怔的出神,清冷的脸上满上悲伤,良久,她才冷冷的说:你要清楚,你是我要杀的人,我不会因为你救过我师父,就会对你慈悲。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今天不杀你,是念在巫道一脉传承不易,如果杀了你,巫道传承从此以后便会断了,我现在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希望你师父的离去,能够感化你,改变你,但是如果你依然死性不改,我怎么放过你的,依然还可以怎么杀了你。叶皓轩淡淡的说。

    心语点点头,她一言不发,转身快速的离开,她的身法极快,在黑夜之快速的掠行,即使是目力过人的叶皓轩,也只能看到她一道残影。

    叶皓轩摇摇头,在湘地深山的苗寨,因为与世隔绝,处处大山,所以很多地方还保留着原始的风俗,交通靠走、治安靠狗、通讯靠吼,说的可能就是心语所在的地方吧。

    他一步踏出,缩地之术施展出来,片刻便与心语拉近了距离。

    在那间废弃的工厂,叶皓轩终于见到了水仙的本人,只见岁月在她的面容上留下太多的印痕,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以及干瘦的没有一点重量的身体让叶皓轩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师父。

    心语伏到了水仙的跟前,轻轻的叫了一声,片刻之后,水仙才缓缓的睁开了混浊的双眼,她伸出干瘦的双手,用尽全身力气,紧紧的抓住心语的手,吃力的说找,找到了吗?

    师父,直到现在,你还想着那个狠心的男人?心语叹道。

    找,找到他了吗?

    水仙似乎是没有听到心语的话,她不依不挠的抓着心语的手,用尽全身的力气问。

    我来看看吧。

    叶皓轩走上前去,抽泣的心语松开了师父的手,默不作声的退到了一边。

    叶皓轩伸手搭在水仙的脉上,片刻之后,他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水仙早点来,同心蛊结合,或许她还可以多活些日子,但是现在叶皓轩即使是穷尽自己一身之力,恐怕也只能让她多活半年而已。

    怎么样?

    看叶皓轩松开了手,默不作声,一边的心语急急的问道。

    元寿尽了,早点来的话或许能多活些日子,但是现在……我只能保证她有半年阳寿。叶皓轩叹道。

    师父……对不起,我没用,我直到现在才弄清楚那混蛋的身份,对不起。心语几乎是泣不成声。

    神智有些不清的水仙似乎是在那片刻清醒了,她混浊的双眼里闪动着光芒,她喃喃的说半年……够了,够了……够我见到他了。

    这里的条件不行,回医院吧。叶皓轩转身拔通了医院的电话。

    一个小时以后,一辆救护车停到了废弃工厂前面,几名医生和护士推着水仙,来到了救护车里。

    走吧。

    看着犹犹豫豫不敢上车的心语,叶皓轩感觉有些好笑,这个女人是刚刚接触外面的世界,她对现代化的东西充满了好奇,也充满了警惕,叶皓轩真的不明白她是怎么带着她师父一路来到这里的。

    我不坐。心语冷冰冰的回应了叶皓轩一句,然后退到一边。

    要开车了,姑娘,你不上来吗?一名小护士诧异的问道。

    不用管她了,她会在后面跟着的。叶皓轩道。

    叶院长,你在逗我吧,人怎么可能跟上汽车呢?另外一名小护士娇笑道。

    要不,我们打个赌。叶皓轩笑道。

    赌什么?几名护士来了兴趣,她们都知道叶皓轩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能跟任何人打成一片。

    如果她能跟上汽车,就算我赢,如果跟不上,算我输。叶皓轩道。

    好,叶院长,你今天输定了,你要是输了怎么办?一名小护士笑道。

    随你们怎么办都行。叶皓轩微微一笑。

    叶院长,我输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亲我一口。一名胆大的小护士的话让叶皓轩一阵汗颜。

    话说间,汽车开了,车速并不快,但是至少也有六十迈,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刚刚那名冷的让人发抖的姑娘,竟然真的跟在汽车的后面,她一身红白相间的长裙让她在夜色中显得有些飘逸。

    这些小护士们被吓坏了,她们简直无法想象,真的有人竟然只靠一双腿,就能跟汽车赛跑。

    急诊室。

    叶皓轩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戴上了口罩,就要向急诊室里走去。

    虽然他是中医,古代的中医虽然没有白大褂这回事,但是现在医生的要求是必须穿白大褂,就算是叶皓轩不习惯但也不能破这个规矩。

    他边走边思索着治疗方案,水仙的元寿已尽,就算是叶皓轩用天心玉露丸,在加上还阳九针等一系列方法治疗,也最多只能续她半年阳寿,而且他这样作,有违天道。

    但是叶皓轩打心底的同情这个痴心的巫女,就算是违逆一次天道,也要助她多活一些日子。

    就在这个时候,史洁搀着陈慧拦住了叶皓轩。

    叶医生,我想见见她。

    陈慧大病初愈,脸色显得有些苍白,那差点要了她命的人在一边对她冷眼而神。

    她现在情况不好,但是我我尽量救她,现在请你回病房去,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到可以到处乱跑的地步。叶皓轩皱眉道。

    不,老史亏欠她太多,我想弥补,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叶医生,就让我在这里守着吧,老史对不起她,我得替老史向她赎罪。陈慧恳切的说。

    假慈悲。一边的心语脸色骤然一冷,她突然一步踏前,右手食中两中向前一切,就要向陈慧的眉心档去。

    够了……

    叶皓轩一声沉喝,内息一发,把心语震退了两步,他冷冷的说:如果你不想你师父有事,最好老实一点,否则的话你明白后果。

    心语厌恶的扫了叶皓轩一眼,虽然恨极了这个拆散了师父的女人,但是她还是不得不默默的退下去。

    叶皓轩用警告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走进了急诊室。

    病床上的水仙现在进气少,出气多,心跳时有时无,她是完完全全的靠着一口气撑着。

    叶皓轩叹了一口气,这该是多大的意念,才能让她支撑到现在,可想而知,当初她对史光辉的感情有多深,只是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史光辉犯的错,却要让她来承担。

    三十八根保命金针快速刺出,这三十八根保命金针护住水仙的心脉,叶皓轩依次施展出太乙神针,还阳九针。

    叶皓轩所施展的针法,每一种放到世上都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每一根下针的方位,力道,以及度气的强度,甚至起针的柔度都大有讲究,即使是精通医道传承的叶皓轩,施展数种针法下来,也是累得满头大汗。

    起针之后,叶皓轩取出一颗天心玉露丸,送到水仙的嘴边,天心玉露丸是叶皓轩费尽心机制造出来的,用一颗少一颗,因为这种灵丹太过于逆天,所以为天道所不容。

    叶皓轩相信,即使是给他凑足材料,让他在同等条件下在次炼制,他也炼不出来这种灵丹了,十颗天心玉露丸,到现在,只剩下四颗了。

    天心玉露丸入口即化,根本不需要用水送服,服下灵丹之后,叶皓轩取出一根银针,看着水仙丹田的地方,犹豫了一下,然后下针。

    水仙是前一任的巫女,她自身便是远古巫道传承之人,巫术与玄术不同,玄术修炼到一定的程度,身上会有气海的存在,但是巫术不同,他们没有气海一说。

    巫的身上,有巫源识海一说,是力量的本源,也是掌握一个大巫生老病死的地方,叶皓轩刚才刺的地方,就是传说大巫的巫源识海。

    也只有这里,可以刺激水仙身上残余的巫力,让她的身体重新焕发生机,但是由于她寿元耗损的实在是太厉害,所以就算是刺激她身上的巫力,加上叶皓轩逆天的医术,也只能续她半年的寿命。

    做完了这一切,叶皓轩收回了针,病床上的老太太骤然睁开了双眼,她续续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水仙的声音有些沙哑。

    京城,曙光医院。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徒弟呢?水仙道。

    外面,我去叫她进来。叶皓轩说着走到了门口,把心语叫了进来。

    师父……

    看到水仙竟然坐了起来,心语简直又惊又喜,她扑到水仙的怀里,泣不成声。

    我曾发誓,终其一生,不出苗寨,心语,你把我骗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什么?水仙严厉的盯着心语。

    虽然她现在看起来依然年迈,依然弱不经风,但是她凌厉的眼神却让心语一阵发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