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7章宿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知道,前辈,一路走好。叶皓轩点点头。

    水仙的事情交待完了,她轻轻的呼唤道:奈何桥前,等我……

    她双眼微微闭上,身体好象是没有一丝重量一般倒在病床上,心跳骤然停止。

    师父……

    刚刚推门而入的心语目眦欲裂,她扑倒在水仙的身上,痛哭不已,她从小是孤儿,水仙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跟一群狼崽争奶吃,也许从小吃狼奶长大的她,就应该是这种阴狠无比,不计后果的性子。

    水仙是她唯一的牵挂,师父一去,她就好象是失去了整个世界一样。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叶皓轩叹道。

    为什么我师父会死,为什么我师父会死?心语冷冷的盯着叶皓轩,那清冷的双眼之中不含一丝感情。

    这……你师父是自行了断的,她的心情,你应该能理解。叶皓轩道。

    我不能理解,我不能,为什么我师父会死?为什么?心语双眼中戾气渐升,她突然一声尖叫,右手一翻,从她宽大的衣袖之中翻出一要紫色竹箫,她右手一振,竹箫向叶皓轩喉咙袭来。

    她出手丝毫没有征兆,而且下手又准又狠,让叶皓轩有些措手不及。

    叶皓轩双手一翻,抓住了她的手,在她手腕处一敲,她一声痛呼,手中的竹箫应声落地。

    如果不是你师父临终前有交待,我现在就可以废了你这一身巫力。叶皓轩冷冷的说。

    好,叶皓轩,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要记着,迟早有一天,我会来取了你的狗命。

    心语恨恨的盯着叶皓轩,她右手一招,落在地上的竹箫处行飞回她的手中,她转身快速的飞奔出急诊室,片刻便消失在叶皓轩的视线里。

    叶皓轩不由得微微叹息,看来自己树力了一名强大的敌人。

    远古的大巫,是世界巅峰的存在,即使是强如黄帝,在和蚩尤对战时也讨不得好,逐鹿之战可以说是险胜。

    只是现在的巫,已经没有远古大巫那种强横的巫术,尽管心语的实力不如叶皓轩,但叶皓轩是由于有古武和玄术双重属性叠加,并且施展出他的压箱底绝学道门九字真言这才能将她打败。

    事实上,九字真言,叶皓轩也只能吐出三个字,如果这两个字没能压倒心语,那么今天晚上叶皓轩绝对吃不完兜着走。

    叶皓轩明白,是时候努力提升自己修为的时候了,水仙临终前对自己交待的那些东西玄之又玄,虽然叶皓轩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但是他隐约间猜到,那是他的宿命。

    他也只有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不让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人,在宿命的因果中,被辗压的粉碎。

    陈慧为水仙举行了一场葬礼,葬礼上的人很好,只有陈慧母女,以及叶皓轩和她的一众红颜。

    叶皓轩身边的女人并不少,她们听说了水仙的事情以后都很感动,无论如何,她们都要送一送这个痴情的女人。

    她的墓就和史光辉葬在一起,是夫妻冢,这是陈慧特意安排的,用她的话说,这个男人,原本就该是水仙的,自己抢走了他几十年,现在两人都走了,那就该在下面做一对好夫妻。

    回去的路人,几个人没有坐车,只是一路走出了陵园,几个女人都有些沉默。

    干嘛呢,两个人能有这种宿命,那是最好的结局,你们该为水仙高兴。

    叶皓轩见众女的兴致都不高,便开口笑道。

    叶大哥,你说水仙为什么会这么傻?她为什么会为了这么一个并不出众的男人付出这么多?许彤彤问道。

    在这群人当中,她的年纪最小,虽然她极具商业天赋,早就能掌控长济制药,独档一面,但是对于有些事情,她还是比较懵懂的。

    在你看来这个男人或许很普通,但是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全部。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还是没办法理解。许彤彤摇摇头。

    妮子,想象一下,如果那个男人是你的叶大哥,你会怎么样?他出轨了你会不会原谅他,你会不会为他甘愿承受二十几年噬心之苦?一边的萧海媚笑吟吟的说。

    我会。许彤彤毫不犹豫的说。

    咯咯,那就对了,因为你叶大哥,就是你的全部,现在你理解了吗?萧海媚笑道。

    我好象有点理解了。许彤彤点点头,接着她甜甜的笑道叶大哥不会象那男人一样无情无义。

    他是不会,但是他出轨的次数,是那个男人的无数倍。唐冰瞥了叶皓轩

    一眼。

    呃……叶皓轩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走吧,今天我们都为自己放一天假,小男人,你说说,你该带我们去哪里玩?萧海媚笑道。

    去西山烧烤吧,我突然发现我很喜欢那个地方,虽然不是名胜之地,但胜在优雅,清净,去那里一趟,可以把什么事情都抛之脑后。

    叶皓轩转身拉着郑双双道而且我还记得,上一次答应过某人,要带她去那里烧烤吃,现在要兑现了。

    还算叶大少有点良心,没把奴家给忘记了。郑双双白了他一眼。

    郑老师,还有几位美女,里面请。

    叶皓轩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把几个女人逗得直笑。

    启动汽车,车子绝尘而去,其实叶皓轩面临的事情还有很多,他平时根本没有闲功夫去玩,但是今天他的心情有些闷,或许是工作上的压力太大,也或许是因为水仙的事情给他震憾太大。

    更是因为,他感觉到宿命已经向自己招手,他开着车,喃喃道:凤凰陵,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名流会所。

    杨睿明拔通了一个熟记于心的手机号码,响了半天,对方才接通了电话。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杨睿明耐着性子叫道。

    他还活着。

    为什么他还活着,你不是保证过吗?我们有过交易的,我帮你找到人,你帮我杀了叶皓轩,现在你的仇报了,我的仇呢?杨睿明喝道。

    你不必发那么大的火,在我们交易的时候,你说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他不是。

    一身苗家长裙的心语走了进来,她把手中的手机甩到地上,摔成了几部分。

    不好意思小姐,请你出去。

    两名保镖从暗地里闪出来,拦在心语的跟前。

    我想到的地方,没人能拦着我。心语淡淡的说,她莲步轻移,微微的向前踏出一步。

    两名保要镖眉头一皱,他们不知道多久没有人这样挑衅自己了,他们拳头一握,便向心语打开。

    心语不为所动,她依然不紧不慢的向前走,仿佛视眼前的那两名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保镖为无物。

    就在两人的拳头即将落在她纤柔的身上时,一阵淡淡的粉雾腾空而起,两名保镖动作一滞,几乎是同时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心语弹了弹身上的尘土,坐到了杨睿明对面的沙发上,她的脸色很平静,平静的让杨睿明有些害怕。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杨睿明沉声问道。

    是因为有我的小乖乖。提到自己心爱的东西,心语那阴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意来。

    小乖乖?杨睿明有些疑惑。

    就是它。

    心语向杨睿明一招手,同时打了个唿哨,她的动作让杨睿明有些疑惑,他甚至在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在挑逗自己?

    然而令他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一个拇指大小的不知名的虫子,这个虫子挥动着一双金光灿灿的翅膀,飞到了心语的身上,然后不知道钻到什么地方去了。

    杨睿明感觉到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都起来了,他不知道那虫子是什么,也不知道它是怎么钻到自己身上的。

    我们,还是合作关系吗?杨睿明定了定神道。

    只要叶皓轩不死,我们一直都是盟友,我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从来没有食言过,而且,他害死了我的师父。心语的脸上恢复了那种让人极不舒服的阴冷。

    杨睿明坐直了身子,他感觉到自己的背上有些发冷,因为这个女人的表情盯的人十分不舒服,而且她身上古怪的虫子让他感觉有些恶寒。

    如果不是对方是一名强大的巫女,他是绝对不会和她联手的,他可不想自己在自己吃饭或者睡觉的时候,身上莫名其妙的钻出来一只恶心的虫子。

    不过还好,心语的回答让他还算满意,他站起来道:合作愉快,我的盟友。

    虽然不习惯这些人的礼节,但是心语还是伸出手,和杨睿明握在一起。

    轻轻的碰到了这个女人的手,杨睿明不自由主的打一个哆嗦,这个女人的手和她的表情一样阴冷冰凉,没有一丝温度,就好象是她的性格一样,不掺杂一丝人的感情。

    他连忙收回了手,他才想起这个女人是巫女,当地人称为蛊王,鬼知道她身上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