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5章威胁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把空杯放到了桌子上,盯着于天成道:没有你邵氏依然会崛起,你知道你犯的最大的错是什么吗?那就是你一直以来太自负了,认为老子才高八斗,老子天下第一,邵氏离不开你,事实上,没有邵老爷子当初对你的赏识,你屁都不是。

    更何况,邵氏是什么企业?也是随便能让你踩着上位的垫脚石?

    叶皓轩摇摇头道不知所谓的人,总是把自己抬的太高了。

    叶皓轩的一番话对于天成来说是毫不留情的打脸,而且还是打的很响的那种,因为叶皓轩把话都说到了点子上,说中了他的弱点和虚伪。

    叶皓轩,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有什么资格做盈盈的未婚夫?这是我的,这一切都是我的。于天成象疯子一样,斯竭底里的吼道。

    我没资格,难道你有?叶皓轩象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于天成,他感觉这货就是神经病,他站起来道:我很忙,没时间在这里看你发疯,再见。

    如果你走的话,我保证这些照片明天就会传遍整个互联网。于天成阴测测的一笑,拿出一个档案袋拍在了桌子上。

    不用多看,档案袋装的是照片,叶皓轩打开档案袋,微微的一惊,只见档案袋里拍的有很多照片,有他和唐冰在一起的,有和许彤彤在一起的,还有萧海媚的。

    这些照片的角度非常专业,看得出来照片中的自己和那几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叶皓轩看了几张,心中已经有数,他冷冷的把档案袋合上,然后淡淡的说你在威胁我?

    不存在这回事,我只是想心平气和的和你谈谈。于天成得意洋洋的说。

    凭几张照片,你就想威胁我,呵呵,于天成,你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叶皓轩冷笑道。

    你现在是公众人物,而且你父亲是什么身份你清楚,啧啧,有了这照片,媒体可就能写了,一个男人,能让几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跟着你,这其中有多少黑幕?哈哈。于天成感觉自己吃定了叶皓轩,他得意的仰头大笑。

    我有很多手段能让你笑不出来,你要不要试试。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我知道你有很多手段,也知道你手底下有一帮人才,但是你不会傻到认为我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吧,只要我出事,你不用怀疑,明天这些照片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散布到京城每一个角落,你和你的父亲,都会身败名裂。于天成阴狠的说。

    不得不说,你这一招真狠。叶皓轩淡淡的说你想干什么,不妨说说,我看能和平解决的话尽量会和平解决。

    哈哈,很简单,滚出邵氏,不在插手邵家任何事情,我可以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于天成大笑道。

    恩,还有呢,以你的贪心程度,我想不至于就这点要求吧。叶皓轩点点头道。

    还有,我要美颜和长济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于天成恶狠狠的说。

    接着说。叶皓轩倒了一杯茶,一边品茶一边慢悠悠的说道。

    在者,你有什么新配方,要优先给我提供,我说多少价格,就是多少价格。于天成又道。

    其他的呢?叶皓轩道。

    暂时没想到,就这三条吧,以后想到了在要求你。

    见叶皓轩似乎服软,于天成面露喜色。

    没了?叶皓轩站起来问道。

    暂时没了,以后你要清楚,你就是我于天成的一条狗,我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

    他的话没有说完,叶皓轩一把揪住于天成那梳的油光发亮的头发,狠狠的向桌子上砸去。

    砰……

    于天成的脑袋和茶几上的钢化玻璃撞到了一起,砰一声响,那厚厚的钢化玻璃出现一个裂痕,叶皓轩抓住他的衣领,拖死狗一样的把他拖到一边,一耳光抽了过去。

    你……你敢打我,你不怕吗?于天成只感觉到大脑一阵晕眩,他感觉他的脑子不够用了。

    他现在可是把握着叶皓轩的死穴,只要他出事,叶皓轩风流韵事第二天就会被各大媒体炒作,他不对自己客气点,他还敢打自己?他真的不要命了?

    打你很奇怪吗?你这个人,一脸的欠抽象,本来我不想打你,因为我怕脏了我的手,但是你实在是太欠揍了。叶皓轩一边说,一边摆开架势,

    对着于天成左右开弓了起来。

    于天成被抽的头晕脑涨,尤其是额头和茶几上的钢化玻璃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他感觉整个脑袋里象是一群蜜蜂在嗡嗡乱叫一般,他已经感觉不到额头上的疼痛了,因为他的意识有些麻木了。

    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叶皓轩取出银针,在他的身上刺了几下,让他本来已经有些模糊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你敢打我,你就不怕你们叶家身败名裂吗?你真的一点也不怕吗?

    意识渐渐的清醒,于天成也感觉额头越来越痛,他不可置信的盯着叶皓轩惨叫道。

    跟我玩手段,你差的远了。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真的以为几张照片就可以置自己于死地?他真的以为有了这几张照片就可以漫天要价?他这是在侮辱自己医圣的名头。

    你,你真的不怕吗?只要你敢杀我,我保证明天你和你老子都会出名。于天成惨叫道。

    你以为死是最大的惩罚吗?叶皓轩冷笑道。

    他一把将于天成甩到了一边,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木制小盒,他打开小盒,里面一只洁白的蛊探头探脑的伸了出来。

    这只蛊是心语用来杀害陈慧的那只,被叶皓轩施以手段诱惑了出来便收为已有,这些天叶皓轩用上古玄术把这蛊虫降伏,据为已有。

    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那只洁白如玉,通体透亮的虫子,于天成有些心惊胆战的问道。

    叶皓轩不语,他右手一引,浩然真气骤然传到了蛊虫所在的盒子上,蛊虫其性阴亵,而叶皓轩的浩然真气至正至罡,正是它的无上克星。

    叶皓轩手中的真气一发,本来看起来有些懒洋洋的蛊虫马上象是火烧眉毛一样在盒子里团团转了起来,它的后背上突然生出两根肉翅,振翅而飞,飞到于天成的身上便消失不见了。

    于天成尖叫的跳了起来,他从小就怕这些肉乎乎的虫子,刚才那么大的一只爬到了他的身上,他感觉自己的汗毛在那瞬间都竖了起来。

    但是无论他怎么拍长,甚至把自己的衬衫都脱了下来,但是那只蛊却仍然没有被抖出来。

    这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于天成惨叫道。

    那东西是蛊,是苗疆一带的东西,你应该听说过吧,这只蛊是我无意间收来的,刚刚降伏,用的不太熟练,抱歉,如果熟练的话你就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的。叶皓轩道。

    它在哪里,让它出来,出来。于天成感觉自己的每一根毛孔都在颤抖,他听说过蛊,他也丝毫不怀疑叶皓轩所说的话。

    其实人生最可怕的并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这种蛊可以让你的身体慢慢的腐烂,刚开始只是你表面的皮肤开始腐烂,但是慢慢的,它就可以烂到你的心里,你放心,这个过程非常的缓慢,没有一个月时间是没有办法让你彻底的死亡的。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于天成有些毛骨悚然,虽然叶皓轩说的有些玄之又玄,但是他有种直觉,叶皓轩说的话绝对是真的,他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对于蛊这种古老的巫术,他是耳有所闻的,他也听说过这邪之又邪的东西,他甚至联想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腐烂,一直到自己挂掉。

    于天成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虽然叶皓轩的话他信了八成,但是他嘴上还犹自硬道:你看我象是傻逼吗?

    你不是傻逼,你是二逼。叶皓轩摇摇头道:你可以看看你手臂上,现在有没有什么变化。

    于天成有些疑惑的掀起自己的衣服,一看自己的手臂,他的脑门上瞬间淌下冷汗来。

    只见他的两条手臂上的皮已经开始变皱,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溃烂,片刻不到,他两条手臂上的皮肤变得毫无弹性,大片大片的血水从他的手臂上滴了下来。

    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良久,于天成才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之声,他双眼圆瞪,看着自己的手臂,想去碰又不敢碰,他只是一个劲的惨叫,好象是除了惨叫,他找不出来其他的方式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好在他的手臂只是小臂溃烂,只是溃烂到了一定程度便停下了,虽然如此,他的双臂上还是让人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只见他的两条手臂,就象是灼伤一样,溃烂的面积极大,就算是最好的植皮医生,也不能让他的双手恢复正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