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5章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句话让人们眼前一亮,叶皓轩对倭国人开出天价诊金的事情前些日子炒的沸沸扬扬的,对于叶皓轩这种行为,网民们褒贬不一,有些激进分子拍手叫好,但也有人认为叶皓轩这种行为是民族歧视。

    尤其是倭国人因为叶皓轩的事情闹腾了很久,说是叶皓轩搞民族歧视,他们甚至联合有些国际友人共同抵制曙光医院。

    说白了,叶皓轩的举动让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倭国人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轻视,这件事情在倭国本土甚至引起不小的轰动,他们甚至通过外交向华夏提出过抗议。

    只是这一次华夏的外交部出乎意料的强硬,他们直言倭国人这是无理取闹,就算是叶皓轩的做法也有些偏激,这也是因为倭国的人先侮辱华夏导致的,闹腾了半天,也没有人理会,所以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

    不能给他治,要治也要先出得起一亿诊金,这是你自己订下的规矩,你不会是想破坏吧。有人在人群里叫道。

    哎,算了紧,医术不分国界,他是医生,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死在他跟前的。也有人有不同的意见。

    那名倭国女人似乎是认出了叶皓轩,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抓着叶皓轩焦急的说出一串倭语。

    她说她认识你,她和丈夫出不起一亿诊金,每个人生下来都有活着的权利,希望你能破一次例,挽救一个家庭。萧海媚解释道。

    你们倭国人根本没资格说这句话,当年你们侵华的时候杀害了我们多少无辜的百姓,他们难道就没有生存的权利?有人愤怒的叫道。

    对,不能给他治,死了活该,谁让他们投错了胎。

    这句话引起人群中的轰动,大部分的人心中那一点怜悯被怒火代替,他们纷纷看着叶皓轩,希望他能快点做出决定来。

    叶皓轩神色如常,他走上前去,蹲下来伸手在受伤的倭国人身上点了几下,那倭国人身上的血马上减缓,他又取出几根银针在这名倭国人身上的几位穴处上刺了几下,这名倭国受伤的大动脉瞬间便止住了血。

    黄志强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松开了受伤者的伤口。

    叶皓轩为受伤的倭国人把了把脉,发现他伤的很重,身上至少有五分骨折。

    叶皓轩为他碎裂的骨骼扶正,然后以金针固元,由于现场基疗条件有限,所以他只找来一些硬纸皮等东西为这名伤者简单的固定了一下。

    告诉她,她丈夫的病情没有问题,只是一会儿救护车来以后要让医生小心一点,身上的作无大碍,去医院静养就可以了。叶皓轩转身向萧海媚说。

    好的。萧海媚点点头,她转身向那名倭国女人翻译了一下叶皓轩说的话。

    得知丈夫的身体没有大碍,那名倭国女人的脸色这才有了点血色,她双手合十,不住的向叶皓轩鞠躬道谢。

    叶皓轩,你不是说过倭国人出一亿诊金才给治疗的吗?为什么要给他治病?倭国人对我们华夏做出的伤害不可原谅。

    叶皓轩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你有亲人吗?叶皓轩反问道。

    有。那人回答。

    如果现在躺在路边的人是你的亲人,而你又没有钱交给医院,你会怎么样?叶皓轩反问道。

    我……那名愤青语塞。

    她刚才说的对,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历史上的仇恨,不能嫁接到一个国家身上,当年的错,不是他们犯下来的。叶皓轩指了指那不停道谢的女人道:每个国家都有好人也有坏人,我承认之前的做法太过于偏激,我是医生,没有袖手旁观的理由,就算是他们一分钱也不出,就算是他们跟我有仇,但是碰到这种情况,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叶皓轩指着自己的胸口道:因为我是一名医生,我的职责就是救人,在医生眼里,不分男女,不分国界,不分仇恨,医生只能救人,如果我不救,我良心上会过不去,况且如果我那样的话,我和那些唯利是图的医院还有什么区别?

    你们知道曙光医院存在的目的吗?叶皓轩转过身,扫视了一圈接着说:曙光医院存在的目的,就是打破西医垄断,让所有的穷人都看得起病,如果我真的因为他没钱付诊金而拒绝给他看病,那么我的医院不配有这个名字,我也不配称为医圣?

    还是那句话,历史的仇恨,不能嫁接到当代人的身上,我相信终有一天,倭国人会真正的面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向我们国家道歉认错。

    叶皓轩的话让在场的人沉默了,刚才面红

    耳赤,叫的欢实的几个人满面羞愧,他们默默的退了下去。

    叶皓轩有句话说的好,医术不分仇恨,况且当年倭国人犯下的错,不能嫁接到现代人的身上。

    不停道歉的倭国女人站了起来,她走到叶皓轩的跟前,诚恳的对叶皓轩说出一串倭语来。

    叶皓轩听得一头雾水,他不得不求助一边的萧海媚。

    她说感谢你救了她的丈夫,她和丈夫一直喜欢华夏,对于之前的战争,是她也不愿意看到的,在这里她诚恳的向华夏人道歉,她会通过倭国媒体对你表示感谢。萧海媚解释道。

    告诉她,我们华夏人都很友好,对于一个好人,我们不会用有色眼镜看他们,希望他们倭国能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叶皓轩道。

    萧海媚向那倭国女人翻译了叶皓轩的话,那女人又连连的向叶皓轩鞠躬道谢。

    终于,救护车来了,叶皓轩给出诊的医生交待了一下伤者的情况,那医生生平第一和仰慕的医圣走这么近,激动的双脸发红,他愣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最后叶皓轩无奈的又给他讲了一遍,他这才记下了。

    我以为你知道是倭国人不会出手相救呢。回到了车上萧海媚笑道。

    其实那倭国女人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我是医生,如果我不去救她丈夫,那等于说我直接剥夺了她丈夫的生存权利,不管倭国人做过什么,都不应该让无辜人去承受,有些时候国人确实有些不理性。叶皓轩道。

    恩,我也这么觉得,如果你真的不救人,那就不是我心中的叶皓轩了。萧海媚道。

    就当要开车的时候,叶皓轩的手机铃声响了,却是陈若溪打来的。

    看着久违了的号码,叶皓轩心中一喜,他连忙按下接听键道:若溪,是你吗?

    是我。话筒里传出来陈若溪熟悉的声音。

    任务完成了吗?叶皓轩又惊又喜的说。

    算是完了,但是有些事情还需要处理,龙伯已经先一步回去了,我这些天与外界失联,听说……我爸病了。陈若溪急切的问道。

    是的,他的身体一直有隐疾,在清源的时候我已经告诉过他了,可是他不相信我,现在病又犯了。叶皓轩答道。

    严重不?沉默了片刻陈若溪问道。

    严重倒谈不上太严重,如果不我出手的话,他的一只手以后在也无法拿东西了。叶皓轩道。

    去帮他治好吧。陈若溪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轮到叶皓轩沉默了,他淡淡的说:自从他把你赶出家门那一刻起,我已经决定把他拉入我的黑名单。

    皓轩,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我也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他是我爸,就算是他做的在错,做的在不对他也是我爸,你明白吗?陈若溪道。

    我当然明白,我也没说一定拒绝给他治疗,我只是晾晾他,谁让这个老丈人三番五次刁难我呢。叶皓轩笑道。

    好了,快去吧,我在过些日子就回京了,你在京城那边怎么样?陈若溪问道。

    我没事,挺好。叶皓轩有些心虚的说。

    对,你的确是挺好,邵清盈未婚夫,邵氏集团现任实权人物,你当然过的好了。陈若溪有些气恼的说完这句话,然后重重的掐断了电话。

    叶皓轩一愣,他悚然一惊道:她怎么知道这事了?

    陈大小姐又不是聋子,她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了。看叶皓轩一幅郁闷的样子,萧海媚咯咯笑道。

    可她这一次任务是绝密执行的,与外界断一切来往的,她没有理由知道的。叶皓轩见鬼似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哈哈,这次我看你怎么向正宫娘娘解释。萧海媚越想越觉得好笑。

    我明白了,一定是陈煜那混蛋。叶皓轩怒道,陈若溪跟她这个弟弟关系一向是最好了,除了他,没有人会向陈若溪透露这些消息。

    叶皓轩不由得感觉有些头大,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陈若溪解释这件事情,在她大订的时候叶皓轩当着京城圈子大部分人的面把她带走,现在倒好,自己又有了一个邵氏女总裁未婚夫的身份,这换了谁都会生气的。

    我送你回去吧,我得去一趟京城疗养院,把我那老丈人的毛病给治好了在说。叶皓轩吧了一口气,发动了汽车。

    京城疗养院,陈老太爷居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