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每912章森林之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竟然还敢回来,他竟然还有能力回来?蛇毒的血难道白流了吗?蛇血悲愤的说。

    蛇毒的血可以说是极毒的,他自爆的所在地,数十丈的范围内不见活物,就算是那些人没有被血溅到,弥漫在半空中的血雾也会让他们的耐力大大的下降,在某个时段内实力大打折扣。

    但是那名狙击手又一次回来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没什么稀奇的,蛇毒的毒虽然厉害,但是对医圣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所以他们解了毒回来找我们也正常,既然来了,就不要在回去了。蛇眼冷冷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蛇血猛的站起来边向前急奔边喝道:他跑了,追。

    余下的五人一言不发,快速的站起来向前急奔而去。

    猎枪奔跑的线条呈s型,借助有利的地形可以有效的避开身后蛇血的狙击枪,他时不时的向后开上一枪,然后快速移动,不让自己在的身形停留片刻。

    身后的几个紧追不舍,突然蛇骨脚下一沉,半空之中一个竹子制成的陷阱向他当头罩落,蛇骨一个空翻,远远的躲开了那个陷阱。

    猎枪一边向前急奔一边的着隐蔽的地方回头开枪给众人制造麻烦,他在沿途布下了大大小小的陷阱,只是这些陷阱对身后的几个人似乎作用不大。

    因为几个人不能完全被称为人,他们的身体机能要远远的高于普通人,虽然陷阱能给他们制造一些小麻烦,但是绝对不能档他们太久。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猎枪下意识的身子一沉,向前一个翻滚爬起来继续前行,只是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肩膀过去,让他的肩膀飙出一道血箭。

    猎枪快速的转身,重狙猛的向后甩出一枪,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咔嚓……猎枪这一枪恰好击在蛇血手中狙击枪的瞄准镜上,蛇血急速的卧倒,这才没有被击中胸口,只是他的那根狙击枪却已经毁了。

    看着眼前的丛林剧烈的晃动了几下,猎枪片刻便即失去了身影,蛇血的神色阴沉,他终究是比猎枪差了数筹。

    过了约一个小时,叶皓轩和军刺等人已经赶到了死亡之地的边缘地带。

    只见眼前某个距离的景物和外面截然不同,死亡之地和原始森林的景色区别极其的在,在森林之中,所有的树都是枝叶繁茂,绿意昂然,但是到了前方数丈颜色突然一变,变得枯黄,毫无生机。

    眼前那片死亡之地似乎是生命的禁区,阴森,荒芜,让人有种凄凉的感觉。

    猎枪还没有赶到?叶皓轩看了看时间道。

    还有十分钟就一个小时了。军刺道。

    在等等,时间到了在不来的话我回去接应他,现在原地休息,吃点东西。叶皓轩道。

    众人解下背后的背包,坐在地上休息,拿出干粮和水吃了起来,大半夜的激战和一路的奔波,让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疲惫的感觉。

    一眨眼,二十分钟就过去了,猎枪依然还没有回来,叶皓轩放下手中的水壶站起来道:你们原地休息,我去接应猎枪。

    老板,我们去吧。军刺和孤狼等人站了起来。

    不行,对方不是普通人,让我对付比较好。叶皓轩道。

    那让我跟你一起去。军刺道:猎枪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不能丢下他。

    你要记着,你们所有人都是我兄弟,所以你们以后不要把我当成救命恩人看,他是你兄弟,也是我兄弟,现在听我命令,就地待命,我四十分钟以内就会回来。叶皓轩沉声道。

    老板……军刺无言以对。

    叶皓轩一言不发,提起自己的背包负在背后,转身按照原路返回。

    叶皓轩。李言心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叶皓轩回头瞥了他一眼。

    万事小心,我在这里等你。李言心深深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听得出来她这句话中的真切。

    叶皓轩点点头,转身离开。

    数公里之外的猎枪正在艰难的和敌人周旋着,他的一条手臂受了重伤,他一只手抗着重狙,瘸着一条腿在森林之中翻滚前进,时不时的反身举起手中的重狙,放在受了伤的右腿上对着身后来了一枪,然后继续急速前进。

    身后的五人紧追不舍,蛇血的脸色越来越冷,他跑在最前方,紧紧的锁定着猎枪的身形,就象是看着自己的猎

    物一样。

    自从他整合了眼镜蛇的基因以后,他的身体有了很大的改观,他的身体机能大幅提升,速度、视力、感知、嗅觉都远远的高于普通人,他甚至能感应到数公里之外的人。

    这种改变对狙击手来说是天大的福音,因为狙击手需要的就是这些东西,自从融合了基因以后,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因为他不是普通人,就算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中训练出来的狙击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眼前的这个普通人的能力超出了他的认知,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的和对方交过手,自己感应到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他甚至都以为猎枪也是基因改造人。

    轰……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正在前方奔跑的猎枪身体剧烈的一震,他的大腿上被一颗子弹穿了一个洞,猎枪伏倒在地上,反过身来紧紧的抱住手中的重狙,打算和对方展开最后的博斗。

    他跑不了了。猎枪沉声喝道。

    不要杀他,我要慢慢的折磨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蛇骨冷冷的说,他手里拿着一把枪,之前的狙击枪让猎枪给毁了,如果自己这方不是人数上占优势,恐怕早让猎枪给跑了。

    一行五人向猎枪所在的地方围了过去,他们知道就算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但是他们也不能掉经轻心,因为猎枪是他们见过的对手里最强的一个。

    眼镜蛇剩下的五个人里每一个人的实力和他比起来都略胜一筹,但是五人追了这么久,愣是没有把他放倒,可见这个人的不凡之处,这种人就算是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他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他随时都可能跳起来反过来咬你一口。

    军刺摸出一颗手雷,手已经放在拉环上,眼看对方越来越近,他苦笑一声,点了一根烟抽上,然后就要打响这颗手雷。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一轻,手中的手雷却消失不见了,却是叶皓轩赶来了。

    老板……猎枪吃了一惊。

    能走不?叶皓轩接过他手中的重狙。

    还行。猎枪点点头道。

    马上离开,这里交给我。叶皓轩退出重狙的弹夹,看了看里面的子弹,然后拿过猎枪身上的弹盒。

    不行,他们太强了,老板你赶快离开,这里交给我。猎枪摇摇头道。

    平时你们可以把我当成老板,但是现在我们是在战场,战场上没有老板和下属,彼此之间只有以兄弟相称,马上离开,我拖住他们,军刺他们会在那里接应你,时间来不及了,马上。叶皓轩沉声道。

    是……猎枪奋力站起,他的两条腿都受伤,尤其是左腿更是被一颗狙击弹洞穿,但是叶皓轩的话给了他无穷的信心,他拖着受伤的身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等军刺离开,叶皓轩架好重狙,从瞄准镜里看到了敌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的杀意屏弃,然后悄悄的用感知力锁住了对方。

    他曾经和黄伯在一起聊过,黄伯也教过他用狙击枪,黄伯说过,狙击手最大的破绽其实就是自己的杀意,就算是在好的狙击手,在战斗的时候也会不自由主的杀意外泄,但是恰恰能让敌人警醒的就是一个人的杀意。

    所以一名出色的狙击手所要做的不是计算周边的风速以及天气的影响,而是要屏弃自己的杀意,然后用自己的意识锁定对方。

    黄伯是华夏的狙王,他的话让叶皓轩受益匪浅,由于他感激叶皓轩治好了自己的手,所以决定把自己所学传给叶皓轩,而他的毕生绝学,就是玩枪。

    所以叶皓轩有段时间跟着黄伯学了些关于狙击手的知识,也实弹练习过,但是这是一第一运用到实战。

    叶皓轩屏住呼吸,他移动着手中的重狙,悄悄的把十字准星套在蛇血的脑袋上,第一次运用到实战的叶皓轩感觉微微有些紧张,他调整好状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扣动了手中的板机。

    噗……

    加了消音器的枪声略显沉闷,正在急速前行的蛇血突然心中一惊,他猛然的感觉到了正前方一颗子弹正向他飞来,他吃了一惊,如果是寻常的狙击手,扣动的那一瞬间他会感应到对方的杀气。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感觉到杀气,这一颗子弹是毫无征兆的飞来,如果这放在平时,那是几乎不可能的,好在他反应迅速,在急速呼啸的子弹飞来的那瞬间脑袋猛的向左一偏。

    叭一声响,这颗狙击弹击中了身后一块石头,碎石纷飞,而蛇血的一只耳朵已经已经不翼而飞,殷红的鲜血从他的左耳处流出,刚才那一枪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但是却打掉他一只耳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