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8章铁血军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人的眼里流出混浊的泪水,半个世纪没落过泪的他在这一时刻竟然落泪了。

    铁血军团?叶皓轩心中一动,自己家老太爷以前带过的部队强硬无比,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部队,所以外人就称之为铁血军团,这老人家,莫非是自己家老太爷的兵?

    老人家,你的老首长叫什么名字?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他……他姓叶,叫叶同化。老人答道。

    叶皓轩一拍大腿,他呼的站起来道:老人家,您叫什么名字?您的老首长,正是我的曾孙。

    你,你说什么?老人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道。

    我说您的老首长,就是我的太爷爷,曾祖父。叶皓轩又重复了一遍,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巧了,老太爷一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他时常念叨过去的人和事情,只是他昔日的战友除了那两位老人家以外,其余的全都不在了,现在突然多出一个老部下来,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老人瞪着混浊的双眼,上上下下的把叶皓轩打量个遍,他这才发觉叶皓轩的长相和老首长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他喃喃的说:象,你真的有点象老首长年轻时候,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就联系我太爷爷,他老人家经常念叨过去的老战友。叶皓轩叹道。

    我,我叫王二刚,是老首长的贴身警卫。老人一时间无法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事情的转变有些太突然,让他一时半会儿有些接受不了。

    从几天前他搭火车来到京城以后,就多方打听老首长的下落,只是老人上了年纪,说话有些不清不楚,在说,叶老太爷是什么身份,就算是他找对了地方,警卫们也多半不会相信这个弱不经风的老头子是叶老太爷的老部下的。

    今天拔通老首长留下来的电话时又提示空号,这等于说是断了他最后一丝念想,他本来想,这一次估计自己要死在这京城了,可是没有想到救自己的恩人,竟然是老首长的曾孙子,这真的柳暗花明啊。

    叶皓轩点点头,他连忙走到了一边,拔通了叶老太爷的电话,他恭敬的说:太爷爷,您休息了没有。

    没有,老了,没有那么多的瞌睡了,我一般不午休的。叶老太爷淡淡的说。

    太爷爷,您老有没有一个部下,名叫王二刚的,就是您在抗美援朝时候的那个警卫?您还记得不?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王二刚,王二刚……老太爷重复了几次这个名字,他突然猛的抬高声音道:你说王二刚那混小子?他当初为我负伤,回国后一言不发的退役,他在哪儿?你有他的消息?

    他现在就在我这里呢,我是凑巧遇到的。叶皓轩笑道,这一下就确定了那老人的身份,确确实实是自己家老太爷的老部下。

    你让他接电话,马上。叶老太爷喝道。

    老人家,这是我太爷爷,您的老首长,我现在把电话给你。叶皓轩把手机调成免提,放到了老人的手里。

    老首长,是你吗?老人接过手机激动的说道。

    王二刚,果然是你个混小子,你还没死?话筒里传出了叶老太爷的吼声:你为什么不接受国家的安排,为什么不辞而别?我这些年没少找你,还当是你死了呢。

    老首长,我,我感觉我没用,我瘸着一条腿什么也干不了,只会拖累国家,我没脸见您那。老人家说着混浊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你在那给我等着,老子马上就过去。叶老太爷吼道把电话给我孙子。

    叶皓轩听出了老太爷的急切,他前不久还对叶皓轩念叨过,他有今天的位子,是无数的人为他档子弹换来的,他们都死了,而他却活了下来,从抗战开始到大局落定,老太爷换了十几名警卫,不难看出叶老太爷的悲伤。

    太爷爷,您不要着急,我马上把老人家送到你那里去,您老就别乱跑了。叶皓轩道。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叶皓轩在也不敢让老太爷乱出来了,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在者老太爷年纪大了,京城疗养院距离这里又太远,怕他身体吃不消。

    那好,马上把他给我送过来,当年的警卫,就只剩下他一个活着的了。向来荣辱不惊的老太爷语气里有些颤抖。

    挂了电话,叶皓轩道:老人家,您休息一下,过一会儿我安排您去看老太爷。

    不,不用休息了,现在就去,我现在好的很,不用休息,打那几下没事的,我做警卫的时候老首长就说我命硬,不碍事的。老人蹭的坐了起来,精神头子果然很好。

    那好,我这就安排送您过去。

    叶皓轩见老人的精神很好,而且很兴奋,显然身体已经无大碍了,他点点头,就要安排老人家去京城疗养院。

    就在这个时候,急诊室的门被人砰的一声从外面踹开,有一群人手里提着家伙,神色不善的涌了出来,刚刚那个胖子赫然在列,在他的前面,还有一个身穿西装,戴着金丝眼镜,拽的人五人六的人。

    你这老东西,你真行啊,害得老子亲自跑到这里来找你。眼镜男盯着老人冷笑道。

    你个王八蛋,丧尽天良的开发商,革命纪念地你都要拆,简直丧心病狂,我告诉你,我要到老首长那里去告你的状,我要让你坐牢。老人一看到这眼镜男就激动了起来。

    死到临头还嘴硬,还老首长呢?你要真的有那么罩你的老首长,又岂会到那偏远的地方守那破地方?话说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守的,一群化成灰的人了,连鬼都算不上。眼镜男冷笑道。

    你……你……老人气得混身发抖。

    限你一分钟内,下跪道歉,并且滚出去,我不追究你擅闯医院的罪。叶皓轩冷的说。

    这眼镜男的形象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混身闪着铜臭的商人,他们这些人为了钱可以不计后果,不择手段,老人家守的革命纪念地很有纪念意义,竟然被他说成一群死鬼,由此可见这家伙有多功利。

    辉哥,就是他,刚才就是这小子把我们给打了。胖子看到叶皓轩,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是你刚才多管闲事?眼镜男耻高气昂的看着叶皓轩道。

    是我多管闲事,你们一群人对这老人家下这么重的手,是谁都不能容忍的,我在说一次,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马上滚出去。叶皓轩向外一指。

    辉哥,不要跟他废话了,上去废了这小子,把这里都砸了。胖子激愤的说。

    胖子,别激动,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毕竟是外地来的,虽然在京城有人,但毕竟这不是我们那的一亩三分地,我给他个面子,把这老东西交出来,我可以不追究你刚才伤人的事情。眼镜男自以为很讲道理的说。

    是吗?你京城有势力?叶皓轩笑了,在他跟前竟然说自己京城有势力,这家伙还能在逗一点吗?想想也是,叶皓轩现在名动京城,不认识他的估计没有几个,也只有外地来的才不把他当成盘菜。

    不过这家伙的自我感觉很好,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自己比喻成过江猛龙,不过可惜在叶皓轩的跟前他注定要被揍成一条虫。

    当然,是谁我就不说了,你在京城混,应该也听说过,我怕你听到了吓得屁滚尿流的,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把这老东西交出来,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多条朋友多条路。眼镜男扶了扶眼镜道。

    你很光棍吗?叶皓轩象是看傻逼一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你不妨把你所谓的京城势力说出来,看看我认识不,或者你对他说我姓叶,曙光医院的院长,我看他认识我不。

    不错,年纪轻轻就能混上院来,而且还是在京城这种错综复杂的地方,看来你真的有几分势力,不过我劝你识时务一点,我不想叫人出来,但如果一旦叫出来,事情就不能善了。眼镜男欣赏的看了叶皓轩一眼。

    不不,你还是叫你背后的人出来吧,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连革命纪念地都敢强拆,连这位参加过无数战斗的英雄都敢打。叶皓轩摇摇头道。

    看来你是不识时务了,那好,我保证,这个电话一打出去,你的医院马上就要停业。眼镜男拿出手机,摆出一幅高深莫测的模样。

    啪……

    这孙子太会装逼了,叶皓轩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一耳光抽了回去,他这一巴掌施足了力,把眼镜男整个人抽的在原地一个滴溜,然后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辉哥,辉哥,你没事吧。一边的小弟连忙把眼镜男扶了起来,辉哥吐出一口血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