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0章中韩医之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虽然已经年近六旬,但是头发很黑,脸上的皱纹也很少,看起来就象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样,很难想象他已经是花甲之年了。

    刘成恩到医院以后头疼稍稍减轻,现在已经不怎么感觉到疼了,他坐在病床上静养。

    刘老好。叶皓轩走上前笑道。

    你好,你就是医圣吧。刘成恩睁开眼睛笑道。

    我只是一个医生,比别人多有些手段罢了,医圣二个字,实在是不敢当。叶皓轩恭敬的说道。

    呵呵,比别人有些手段,那些手段肯定是常人所没有的,中医是年纪越大越受欢迎的,因为中医大多数知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越老越吃香,你这么年轻就被人称做医圣,我想你肯定会有几把刷子的。刘老点点头道。

    刘老过奖了,刘老现在感觉哪里有不舒服吗?叶皓轩笑道。

    之前感觉头痛,疼的很厉害,不过现在好多了,可能是突发状况,之前在京军区总院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想就不必看了吧。刘老道。

    刘老,身体的状况就是你的健康发出的一个信号,你既然感觉到头痛,而且之前又没有过这种情况,那就说明身体某个方面出问题了,我还是帮您把把脉吧,以妨万一。叶皓轩道。

    是啊爷爷,你就让叶医生帮你把把脉吧,既然来了,就好好的看看。一边的刘思慧也道。

    那也好,麻烦医圣了。刘老点点头,伸出了右手来。

    叶皓轩走上前去,正要为刘老把脉,只听门口传来了一个倨傲的声音:你们中医,也能治病?

    叶皓轩眉头一皱,回头看时,只见门口走进来了一位三十左右的人,他手里同样提着一个行医箱,这箱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古香古色的,只是跟叶皓轩在中医交流会赢来的那箱子没法比。

    你是谁?叶皓轩眉头皱了起来。

    我是金俊明。男人神色倨傲的说。

    不认识。叶皓轩摇摇头道这里是医院,如果你不是刘老的什么人的话,请你出去。

    你……金俊明神色一变,他忍着心中的怒气道我是有名的韩医,你确定没有听说过?

    不好意思,我没有听说过韩医。叶皓轩摇摇头。

    你在侮辱我们大韩的医术,你在藐视我们,我们韩医文化悠久长远,对你们华夏的影响力很远,你们现在所谓的中医,不过是我们韩医的一些皮毛罢了,你竟然敢侮辱我们韩医?金俊明大怒道。

    你是韩国人?叶皓轩神色一冷。

    不错,我正是。金俊明昂然回答道。

    那就对了,你们韩国人的毛病就是这个,喜欢把别人的东西说到你们韩国去。叶皓轩释然,不在理会这个棒子。

    你……金俊明气的满脸通红,他大声嚷道你不仅侮辱了我的医术,也侮辱了我们韩医,我要向你挑战。

    不好意思刘小姐,这个人如果跟你们没有关系的话,请他出去,挑战我,也要有这个资格才行。叶皓轩冷笑道。

    这家伙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吧,挑战自己,他也配?开玩笑,要是随便一个小角色就要叫着嚷着上门来挑战自己的医术,那他的医院还开个毛线啊。

    金先生是韩国有名的医生,也是我们这次出行的随行医疗顾问,他的针灸堪称一绝刘思慧看了一眼金俊明,虽然这个人的态度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人,所以就不动声色的提高了他一句。

    我金家的世术世代相传,我爷爷的医术堪称韩国第一,你看我有资格跟你比医术没有?听到刘思慧的话,金俊明的脸色这才稍稍好了点,随即他又得意忘形了起来。

    你爷爷又是谁?金世昌?叶皓轩这才抬起头问道。

    不错,看来你有些见识,我家传的奇门绝针堪称一绝,整个韩国的韩医无人能比,就算是放到你们华夏,也是一流的。金俊明神色倨傲的说。

    首先我说下,我之所以认识你爷爷,是因为你爷爷的医术是有过人之处,不过你家传的奇门绝针,不过是从华夏的针法中演化过去的,你祖上在中医的鬼门十三针上做了些许改动,就成了你家传的针法了?

    叶皓轩转身道:韩医学主要是在传统中医和印度传统医学的基础上学习而来的。其治疗方法和技巧基本属于传统中医的范畴,你们韩中的中医学有内经、本草、伤寒论、诊断、方剂、四

    象医学,这些学习,又哪个不是从中医里面传过去的?在者,你们所谓的奇门针法,效果比起鬼门十三针来是天差地差,你也好意思说中医是从源自韩国?

    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是象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叶皓轩道。

    你放屁。金俊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怒气冲冲的说:你要为你的话负责,否则的话,我韩国千千万万的民众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话我当然会负责,你们韩国家,历史比较短,根本没有标志性的历性人物出现,所以你们自卑,正是因为你们的自卑,所以你们才迫不及待的要把别人的祖宗当成你们的祖宗,把别的知识当做你们的知识,这点是世界有目共睹的。叶皓轩道。

    你……金俊明大怒,他转身道:刘老,我建议把这混蛋给赶出去,他们的中医,明明是我们韩国流传出去的分支,他这是在颠倒黑白。

    大言不惭,中医自古传入朝鲜,之后在朝鲜称为东医或者汉医,你们的行针施药,在怎么变,都是以中医文化为基础的,现在倒成了我颠倒黑白了。叶皓轩冷笑道。

    刘老,您也是韩人,你就能容他在这里胡说?金俊明怒道。

    我现在国籍是韩人,但是改变不了我是华夏人的事实,韩医源自华夏,这是不争的事实。刘成恩淡淡的说道。

    刘老……金俊明脸色大变。

    这样吧,空口无凭,如果硬要说韩医源自华夏,谅你也不服,我现在就与你比一场,让你心服口服。叶皓轩道。

    比什么。金俊明冷笑道。

    比医术?这家伙也真的是不知所谓啊,自己自幼跟爷爷学习医术,他颇具医学天赋,医道方面的造谣着实不低,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但是现在已经被誉为韩国最年轻的名医了,跟他比医术?他叶皓轩还是在修炼几年在说吧,他不相信这个比自己还年轻好几岁的人,医术比他的更厉害。

    就比诊断刘老的病情,刘老刚刚头痛,你没有诊断出来问题吗?叶皓轩问道。

    我出发比较晚,刚刚下的飞机,还没有来得及给刘老诊断,所以我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金俊明道。

    好,我们现在为刘老把脉,然后给出诊断结果,看谁诊断的详细,谁就胜出,你看怎么样。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当然可以,笑话,我堂堂韩地最年轻的韩医,能输给你一个小年轻吗?刘老意下如何?金俊明自信满满的说。

    当然没有问题,我就充当裁判吧,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的身体了,谁说的情况接近,谁就是胜出者。刘老微微一笑。

    远来是客,你先请吧。叶皓轩退后一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金俊明冷哼了一声,他丝毫不客气的走上前去,把自己的手搭在刘老的手上,过了一分钟,他换了刘老的另外一只手,搭了片刻,他松开手,眉头有些紧锁道:刘老现在感觉怎么样?

    现在没感觉,来到医院后就不怎么疼了。刘老答道。

    那现在感觉气息方面够不够用?

    够用。

    胸闷吗?

    不闷,一切正常。

    问了几个常规性的问题后,金俊明若有所思,他点点头就退了下去。

    叶皓轩同样走上前,他深吸一口气,一股真气顺着刘老的脉博四处游走,刘老的身体状况清清楚楚的展现的叶皓轩的跟前。

    论起医术来,叶皓轩能秒一千个金俊明,论起诊脉来,叶皓轩简直能做他的老祖宗,叶皓轩以气悬脉这一手,是古代医学上诊脉的最高造谣,除了几个名垂青史的名医,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渐渐的,叶皓轩的眉头紧锁了起来,他诊脉的时间比较长,他把刘老身体里的情况弄的清清楚楚之后,这才撤了手。

    完事了?诊个脉都要五分钟,你们中医也真够神速的了。金俊明在一边嘲笑道。

    叶皓轩不理会一边冷嘲热讽的金俊明,他神色凝重的问道:刘老,之前您有没有过这种类似的情况?

    没有过,我的身体一向很好,头疼发热基本上都没有出现过,这是突发状况。刘老答道。

    好,我知道了。叶皓轩点点头,他转身道:可以开方子了,还是你先请。

    已经开好了。刘承恩从自己行医箱上面拿起刚刚写好的方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