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0章富贵险中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经常说,医者,也要讲究一个缘分,刘老可能与你没有这个缘分吧。叶庆辰笑了笑道。

    是啊,医道也要讲究一个缘分,呵呵,倒是我有些执着了。叶皓轩微微一怔,他随即笑了笑道。

    这次他们的成功机率有多大?叶庆辰问道。

    基本为零,那医生的水平我看了,也就比一般的医生稍强一点,这种高难度的手术,他只有两成把握,他之所以迫不及待的抢着治,是想险中求宝贵,如果手术成功了,他是刘氏的恩人,同时也会因为这个高难度的治疗例案而更进一步。叶皓轩道。

    那他失败了呢?他就不怕失败?叶庆辰道。

    爸,你还不了解韩人?他们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的,他们是属于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叶皓轩道。

    哈哈,你说的对。叶庆辰大笑道,他突然正色道:刘老是好人,我希望等他有危险的时候……不要为难他们。

    爸,你放心吧,我有分寸。叶皓轩笑了笑。

    那就好,随时向我汇报这里的情况,我先把事情向上面说一下,那个韩人大使说的话我会一字不漏的向上级汇报的。叶庆辰道。

    好的,我送你。叶皓轩点点,父子两个人一起并肩走了下去。

    叶庆辰的随身警卫打开了车门,叶庆辰回头道:去忙吧,你的事情也比较多,这件事情多加留意,不管怎么样,不要让刘老受到什么伤害。

    爸,我知道,放心吧。叶皓轩笑了笑。

    叶庆辰点点头,转身钻入了轿车中,警卫开着车离开。

    叶皓轩目送父亲离开,然后就拿出了手机,拔通了军刺的电话。

    老板,有什么吩咐。

    盯着曙光医院贵宾病房手术室的监控,尤其是他们随行的那两个主刀医生,一个中医,一个西医那两个人,看他们有什么异常举动。叶皓轩道。

    好的,我马上去办。

    叶皓轩挂了电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先是刘老的病莫名其妙的恶化,在有两个棒子来争主刀医生的位置。

    叶皓轩了解他们这些人,如果是能治好的病,他们争着做主刀,然后能做为自己的功劳,但是这一次刘老的病情非常严重,那朴成言说是有四成,但在叶皓轩看来,以他的水平,有两成把握已经是逆天了,但是他们还争得很欢实,难保不会有什么阴谋。

    叶皓轩看了看时间,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十点,他回到中医诊堂里继续坐诊,把今天的病号看完以后,然后走出了医院,径直向中医诊堂走了过去。

    贵宾病房现在一片忙碌,整个贵宾病房几乎都被刘家给包了下来,这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是从韩国带来的,朴成言不准这里的士插手。

    当然这里的小护士们也看不习惯那些人拽的鼻孔朝天的样子,所以也乐得清闲。

    世昌老哥,说真的,这一次的手术我最多只有三成把握,你确定你不会看错吗?咱们两个的前程,都放到你的命理学上了。

    在手术室的一侧,朴成言已经换好了手术服,他和金世昌在一起为双手消毒,做手术前的最好工作。

    呵呵,朴老弟你就放心吧,我通晓命理之学,得知刘成恩至少能活到七十五岁,所以今天他死不了。金世昌得意的一笑。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命理学……准确不?朴成言依然有些担忧道不是我不相信老哥你,只是这件事情干系太大,我现在把握不多,如果治好,你我两人平步青云,如果治不好,我们两个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命理学是我祖传的东西,听说是从中医命相学里面演化出来的,准确度你放心,我活了这么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走眼过,朴老弟,你该想想,如果治好刘成恩,我们得到的是什么?

    其实不用多说朴成言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一次他们一旦治好刘成恩,那代表的将是无尽的荣誉,朴成言的地位在进一步,金世昌将是当代韩国史上首席韩医。

    就算是退一步讲,没治好,刘成恩在手术台上死了……那就当是医疗事故了,对他们来说,损失不大。

    华夏有句古话说的好,富贵险中求,拼了。朴成言想想手术一旦成功后给他带来的无尽荣耀和鲜花,不由得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nb

    sp; 手术准备就绪,这一次随行的医生和助手都是从韩国最的首尔医院里带来的,刘成恩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看着仪器上清晰的显示出刘老的身体状况,朴成言不由得羡慕起曙光医院的医疗设备起来了。

    他们的首尔医院的设备也算是一流的了,但是跟曙光医院的设备一比,连渣都算不上,尤其是眼前辅助手术的开颅设备,更是镁国最先科研成果,它可以清晰的显示出人大脑中的影象,用来做开颅手术,更是万无一失。

    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呼吸每分钟18至20次,身体状况良好,可以手术。一名经验丰富的助手道。

    可以开始了。朴成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拿起了一把手术刀,然后转身道金老,你的针灸麻醉术是我见过最神奇的针法,麻烦你用金针为刘老麻醉,我在进行开颅。

    好。金世昌点点头,他和朴成言对望一眼,走上前去取出金针,为刘老进行局部麻醉,两人心照不宣,这一次的手术虽然风险大,但是也不是没有一分把握,如果一旦成功了,给两人带来的手术是无法想象的。

    朴成言在脑域医学方面的水平不是吹出来的,他果真有几把刷子,麻醉之后他操刀上前,找准位置,进行开颅,一切进行的都十分顺利。

    经过极其复杂的开颅,那个瘤子终于在无影灯下显示出来它本来的面目,朴成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次手术是他前所未见,虽然他对金世昌说有三成把握,但那也只不过是保守说法,他真正的把握最多有两成。

    这一次的手术对他来说是一次挑战,也是一次赌博,如果手术成功,他将获得无数的荣耀以及刘家的感恩,如果失败……虽然不致身败名裂,但是他的地位在想向前一步,恐怕是难了。

    他小心翼翼的持着手术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正打算向那个瘤子动手,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监护人体的仪器突然发出一阵尖锐的警报声。

    怎么回事?朴成言吃了一惊,他猛的缩回了手,这仪器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一旦报警,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病人的身体出了状况,可是他只是刚刚开颅,还没有向瘤子动手啊。

    不好了,刘老的血压上升,已经到了最高的临界点。一名助手惊恐的叫道。

    心跳在加剧。

    呼吸急促,伴有痰音,建议终止手术。

    一系列的并发症终于在这个时候显现了出来,朴成言咬咬牙,他喝道:继续手术。

    不,不能继续了,病人有溶血症的现象发生。一名助手惊慌的叫道。

    溶血症?不是B型血吗?怎么会有溶血症的发生?朴成言猛的一个震惊。

    不清楚,建议闭颅在做打算,这种情况是不能继续手术了。一名助手慌张的说。

    朴成言,马上中止手术。

    手术室的扩音器里传来了刘继业的声音,这次手术是完全公开的,手术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以及每一句谈话都能清清楚楚的通过微型摄象机显示在手术室外的一个液晶屏里,刘家的人以及一系列的专家还韩大使都在那里盯着。

    准备做闭颅手术。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朴成言还是不得不暂时中止手术,因为刘老的身份不一般,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马上联系华夏的官员,请他们务必第一时间找到叶医生。刘继业沉声道。

    他还记得叶皓轩临走时的警告,他说过刘老在手术中可能出现的症状,现在一一兑现,几乎是分毫不差,就好象他已经经历过这一场手术一样,直到现在,刘家的人才相信,叶皓轩是真的有一身神鬼莫测的医术。

    父亲,我建议让大使同去,向叶医生道歉。刘思慧道。

    为什么道歉?一边的韩大使脸上有些怒容,他好歹也是韩国驻华大使,让他向一个华夏的医生道歉。这可能吗?如果不是刘思慧是刘老最疼爱的孙女,他早就发火了。

    父亲,叶医生是真正的高人,他最不能容忍的,是别人质疑他的医术,同时他非常爱国,刚才大使和朴成言说的话已经触动了他的底线,所以我希望大使能够过去道歉。刘思慧道。

    这不可能……韩大使怒道。

    韩大使,之前你说的话确实有些过分,我希望你能随我一起去找叶医生,取得他的谅解,否则如果我父亲一旦出现意外,我会把这里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首相,到时候,后果自负。刘继业沉声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