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4章有人捣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猛的一踩刹车,汽车停在了路边,他严肃的说:真的有这种事情?那医生叫什么?

    我没看他叫什么,他戴着口罩,怎么,你没有这样的吩咐吗?刘思慧隐约的感觉到了事情不对。

    没有,这件事情要及时查清楚,要么那人是针对刘老,要么就是针对我。叶皓轩严肃的说。

    针对我爷爷不可能,因为我们家基本上不树敌。刘思慧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那就是针对我了,混蛋。叶皓轩重重的一拍方向盘,他拿出手机拔通了军刺的电话。

    把刘老手术那天的视频调出来,查一查可疑的人,大概是在上午九点左右,有一个戴口罩的家伙进过刘老的病房。叶皓轩道。

    好的,我马上去办。军刺答道。

    叶皓轩掐断了电话,他低头沉思,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管是针对他或者是刘老,他都要小心,现在巫女修为已毁,不可能是她做的,肯定是另外一股势力。

    会不会是同行竞争?刘思慧担忧的问道。

    不会,因为那些搞事的医院早就被我打怕了。叶皓轩摇摇头道。

    五分钟后,军刺回了电话:老板,查出来了,那人做事小心谨慎,我查监控,他进医院的时候就戴着帽子口罩,不清楚哪里来的,之后在护士站找到手推车去的刘老房间,暂时不清楚他是什么人。

    尽快查清楚底细。叶皓轩说着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叶皓轩重新启动了车子,他边开车边道:我的敌对势力比较多,暂时还不清楚那人是什么身份。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针对你?刘思慧感觉到有些诧异,叶皓轩并不是坏人啊。

    因为我的做法,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叶皓轩道。

    什么利益?刘思慧道。

    就是医院行业,也许你不知道,华夏的人不能生大病,因为一旦生大病,一个原本很幸福的家庭就会因为治病而负债累累,医疗费用高的离谱,我要打破这种局面。叶皓轩边开车边道。

    为什么医疗费用会高?你们没有医保吗?刘思慧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有,但是医保刚刚起步,有些人唯利是图,所以医疗费用越来越高,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暴利行业。叶皓轩道。

    我明白了,你想拉动医疗体系的费用下降,这等于说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你会招来很多人仇视。刘思慧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叶皓轩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说的时真的,那华夏的整个医疗费用都偏高,你这样做是和整个华夏的医疗体系做对。刘思慧不解的问道。

    你爷爷是位慈善家,在国际上都享有很好的声誉,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赚来的钱白白送给别人,他就甘心?叶皓轩反问道。

    爷爷是好人,他说钱在多也没用,他想用自己的能力帮助更多的人,我知道,你和我爷爷是同一类人,你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我突然理解为什么爷爷和你很谈的来了。刘思慧恍然大悟。

    人生很短暂,我只是想用我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仅次而已。叶皓轩笑了笑。

    我能帮你什么吗?刘思慧道。

    你们是搞电子的,恐怕我的忙你们帮不上。叶皓轩犹豫道。

    你不妨说说,说不定我们能帮得上呢。刘思慧道。

    我打算推行十几款中成药上市,以对抗西医垄断的局面,这些药的效果比现在的同类西药要好的多,但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药我没打算赚钱,利润很低,恐怕没人愿意代工,前期的产量肯定跟不上。叶皓轩道。

    哈,刚好,我爷爷来华夏的时候就打算投资一家公司,发展生物科技,这个忙我们倒能帮得上。刘思慧笑道。

    真的?叶皓轩又惊又喜。

    当然是真的,本来就是洽谈这个的,结果他病了,但是他在华夏投资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了我,我正打算着照顾他一段日子就去和你们的官员谈这个事情呢。刘思慧道。

    商人逐利,这个药利润很低的。叶皓轩提醒道。

    低就低呗,只要不赔

    本,在说,我爷爷每年做慈善都要做十几个亿,帮你就等于说是做慈善,一举两得。刘思慧道。

    那就先谢谢了,你可算是帮了我个大忙。叶皓轩大喜,本来他还在考虑产能的问题怎么解决,要知道这可是全国性的推广,单凭长济根本不可能应付得过来,现在有了邵清盈的合作意向,有了杨睿明的合作意向,在加上世界五百强的联华,这个问题已经迎刃而解了。

    不谢,如果不是你,我爷爷现在真的危险了,现在韩地的经济牵一发而动全身,经不起折腾的,相比而言这点小忙真的不算什么了。刘思慧笑了笑。

    其实那金世昌有一点没说错,你爷爷是属于长寿之人,刘老一积德无数,所以承蒙苍天垂怜,绝对是一个长寿之人。叶皓轩道。

    既然是他是大德之人,但是为什么这一次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如果不是你,这一次他真的危险了。刘思慧好奇的问道。

    那是因为你爷爷早年的时候太顺风顺水了,你想想,你们刘氏企业发展到现在,遇到什么大的挫折了没有?叶皓轩笑道。

    这倒没有,一直一来都很顺,我爷爷几乎是投资什么什么就赚的。刘思慧摇摇头道。

    那就是了,道家常言物极必反,太顺风顺水了,于天道不合,这一次算是挫折,一进一出,暗合天道,所以这次算是他人生的一个小挫折,注定会有贵人相助,就算没有我,也一定有其他人助他度过难关的。叶皓轩解释道。

    那你就是我家的贵人,哈哈,叶医生,我怎么感觉你象是神棍一样,你是医生,怎么也会算命吗?刘思慧道。

    中医源自道家,命相之术是古代中医必修之术,只是近代没落了,金世昌所说的命理学其实也是从中医命相之术中演化而来的,有一定的准确性,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叶皓轩笑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帮我算算命呗,看我什么时候能遇上我的白马王子。刘思慧嘻嘻一笑,伸出了细嫩的玉手。

    这是干什么?叶皓轩纳闷的问道。

    看手相啊,你们华夏,算命不都是要看手相吗?刘思慧诧异的说。

    看相分面相、手相、测字、玄甲……也不一定是看手相,你想测姻缘,看面相就行了。叶皓轩笑了笑,车停到了一边,他抬起头细细的盯着刘思慧的面相看了起来。

    刘思慧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美女,她的脸色红润细嫩,神色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在加上她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有种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感觉。

    不过她可是纯天然的,可不是那些韩地的几个明星,一看就是一个模子整出来的,以叶皓轩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她没有整过容。

    看叶皓轩认真的盯着自己,让刘思慧没来由的一阵羞涩,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嗔道:你看够了没有啊。

    你今年是本命年吧。叶皓轩突然问道。

    是本命年,前不久刚刚过了生日的,怎么了,有问题吗?刘思慧诧异的问道。

    你的缘份暂时还未到,不过本命年有些小灾小难,这些都属于正常。叶皓轩沉思了一下道,他已经看出来了,刘思慧印堂微微有些发黑,隐约间有一抹红芒隐现,这是血光之灾的征兆,问题不大,但是也麻烦。

    啊……小灾小难的,你们华夏不是有办法避免破灾吗?刘思慧吃了一惊。

    当然有。叶皓轩拿出一个黄色符箓,符箓上以朱砂划着弯弯曲曲的玄奥符号,叶皓轩耐心的把他折成心形,然后用一根红丝线穿好,送给了刘思慧。

    这符箓是叶皓轩闲得无聊时绘出来的百解消灾咒,戴在身上,比一些寺庙里求来的所谓开光物件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叶皓轩穿好符箓后正色道:思慧,你今年可能会有些小麻烦,所以你要戴着这个符箓,尽量不要离身,能保你平安。

    真的吗?刘思慧感觉到双脸发烫,她看到叶皓轩把符箓折成心形,以为他是别有用心的,她的心里怦怦乱跳,忍不住乱想,他这是在暗示表白吗?要不然为什么要把这东西折成这种形状。

    这想法要是让叶皓轩知道了,他真的会哭笑不得的,这只是他习惯性的折出来的形状,并没有其实的想法,他本身也不想在招惹谁的。

    当然是真的,来,我帮你戴上吧。叶皓轩笑了笑,拿起手中的符箓,把那红色的丝线系在她的脑后,手触碰到刘思慧如雪般的肌肤,入手一阵滑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