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0章以后老实点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是杨成杰现在哪里还敢多说一句废话,他连连点头道:叶少说的是,我以前目光短浅,以后我就踏踏实实的跟着叶少做事了。

    我现在马上清空仓库,然后停止京城所有制药厂生产的药,等着生产业少的中成药,如果叶少需要的话,我可以做叶少的内应,薛鸿云那边的一举一动,我都会如实汇报。

    这个不需要,薛鸿云也算是个聪明人,这次暗杀失败,他料定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如果你死了,万事大吉,如果你好好活着,那肯定有问题,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就是了。叶皓轩道。

    叶少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杨成杰连忙道,这可是一个表功的机会,他可得好好的把握,想想他以前也真的是鬼迷心窍,就算是有薛鸿云撑腰,但是对方的身份也不是他能动的啊,现在他要好好补救,以求扭转叶皓轩对自己的印象。

    刺杀我的人,你对他了解有多少。叶皓轩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他是哪里人,我只是感觉他看向我的目光让我很不舒服,那感觉就象是毒蛇盯着我一样,而且他的身手极好,他刚到我这里来的时候一招放倒了我五个保镖,五人一击毙命,不留后手,那五个人的抚恤金我还没有派发呢。杨成杰组织了一下语言道。

    他是薛鸿云派过来的?叶皓轩问道。

    是的,薛少……阿不,薛鸿云指示我向您下手,然后就给我指派这么一个人,我不清楚他是到底从哪里来的。杨成杰紧张的说。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叶皓轩反问道。

    不……不知道,看样子是一个杀手。杨成杰感觉自己的这句话就是废话,这不是杀手是什么?

    他牵扯到一个邪教组织……叶皓轩道。

    邪教……杨成杰感觉到后心一抹冷汗淌了下来,薛鸿云是什么身份不用说他也清楚,如果说他和邪教有关系,那……杨成杰不敢往下想了。

    去吧,回头我会让你联系你,如果你做的好,我们就是合作关系,这件事情,我只找薛鸿云,不跟你计较了,如果你还想耍些小心思,那不好意思,后果自负。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明白叶少,我一定会按照您的吩咐做好的,一定会。杨成杰连忙点点头。

    老板,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去找薛鸿云找点说法去?军刺道。

    薛鸿云现在本事见长了,他做事滴水不漏,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们拿他没有好办法,况且薛老太爷也交待过,要我好好磨练一下薛鸿云,如果我的板子打重了,薛老太爷脸上也过意不过,只是这一次彤彤受了伤,她不能白受这个委屈,所以,她怎么受伤的,你就怎么让薛鸿云受点伤就行了。叶皓轩道。

    老板,我明白了。军刺点点头。

    名流会所自从杨睿明病愈之后又重新开业了,现在杨睿明彻底的明白了自己和叶皓轩之间的差距,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和长济合作,其他的事情,也不多想,这个名流会所汇聚京城各个圈子里的人,如果关了,也着实可惜,所以他又重新打理了起来。

    在一间贵宾包厢里,薛鸿云重重的把手中的手机砸在了桌子上,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又失败了,唐蕊,你不是说这个人是你们公司花了十年的时间研究出来,然后又花费上千万美金打造出来的吗?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堪一击。

    在薛鸿云的对面,坐着一个举止优雅的女人,她正是唐蕊,较之以前相比,唐蕊的脸上多了一丝阴柔,这种表情让人极其不舒服,仿佛这个女人就象是某些生长在黑暗里的阴毒生物一样,随时都可能会扑上来咬你一口。

    不能说我的人太废物,只能说叶皓轩太强了,我查过他的资料。唐蕊说着甩出了一份资料。

    这份资料是由A4纸整理而成,翻开第一页,上面有一张叶皓轩的照片,这张照片是他十六岁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的叶皓轩,脸上有一丝稚嫩。

    薛鸿云往下翻去,只见每一张A4纸上都记录着叶皓轩一年所发生的重要事情,十六岁至二十二岁这期间很平淡,每年的记录一张纸都记不满,而且都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你给我看这些东西有屁用,我现只想知道,如何才能杀了他,如何能让我折磨他一番然后在让他死掉。薛鸿云把手中的东西甩到了桌子上,有些气愤的说。

    &n

    bsp;  你没有发觉,叶皓轩在二十二岁以前,生活的很平淡吗?唐记拿起了桌子上的资料,一边翻一边道他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日子清贫,虽然说跟着他外公学了些医术,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个水准,他突然强势崛起,是他在清源做实习生的时候。

    你是说……那一年叶皓轩有什么奇遇?薛鸿云微微的一愣,他听出了唐蕊的弦外之音。

    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不清楚他在这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敢肯定,就是这件事情,才让他快速的成长了起来,所以,他是开了挂的人,我们拿什么和他比?唐蕊啜了一口红酒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看着这小子继续嚣张下去,难道我们受过的气就咽下去?薛鸿云瞪着眼睛吼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提醒你,凡事不要着急,叶皓轩现在家大业大,树立的敌人也越来越多,我们的机会也多,只是我的上级下了命令,要和长济达成合作,所以那些事情要先放到一边。

    倭国人脑袋有病吧,为什么要和他合作?薛鸿云大怒。

    执行命令就是,你的职责,就是想办法帮我运货,其他的事情不要管,叶皓轩的事情以后交给我来处理,你不用插手。唐蕊道。

    薛鸿云冷哼了一声,他感觉到混身都不痛快,他灌了一杯酒,然后重重的把手中的酒杯砸在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砸开,唐蕊的那名贴身保镖渡边翻滚着落到了室内的地上,他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怒吼了一声八嘎……

    发生什么事了?唐蕊不自由主的一呆。

    门口有两名穿着绿色军装的大汉走了进来,他们两个一进门,就把包厢的房门重重的掩上,两人却是铜炮和子弹。

    渡边,杀了他们。唐蕊厉声道,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两人来者不善,而且他们的包厢是贵宾包厢,来人敢闯到这里,那就说明是冲着他们来的。

    渡边双手一挥,两把月牙行的弯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了出来,他两手快速的挽出一个刀花,冷冷的盯着子弹和铜炮两个人,他的目光就好象是看死人一样。

    这小鬼子是个忍者?子弹诧异的问道。

    看那架势,十有八九吧,不过看起来象是个下忍,我提不起战斗的兴趣。铜炮摇摇头道。

    几招搞定他。子弹微微一笑。

    三招以内吧。铜炮说。

    两人闯进来,就这样对着渡边品头论足了起来,这让渡边气的肺都炸了,他好歹也是村正家族里的下忍好不好,你们这样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三招?我三招放倒你们两个。

    八嘎,卑鄙的华夏人,刚才竟然偷袭我。渡边怒吼一声,提着两把月牙一样的弯刀,猛的向两人冲了过来。

    他的速度极快,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残影,手中的月牙刀幻出一圈圈的寒光,把两人笼罩在里面,他憋足了劲要把两个人撕成粉碎。

    砰……

    渡边还没有跑到两人跟前,只觉得胸口遭到重击,他又象是跌进来的时候那样,摆着一个四脚朝地的姿势向后滚去,好在他的实力不错,脊背还没有着地,就一个后翻爬了起来。

    八嘎……渡边在次让两人击飞,不由得恼羞成怒,他丢掉双刀,右拳半握,放在鼻梁前,停顿一秒之后,他突然双臂一振,一蓬银亮的暗器旋转着向两人笼罩而来。

    忍者擅长使用暗器,这暗器铺天盖地而来,把两人笼罩在正中央,两人不止一次对上忍者,对于这些孙子们的招数早就烂熟于胸,这家伙的暗器看起来花哨,但实际上不堪大用,两人就地一滚,躲过暗器,然后不在跟渡边玩了,一左一右攻了上去,结结实实的把渡边放倒在地上。

    你们是叶皓轩的人。一边的薛鸿云突然明白了。

    薛少是一个明白人,今天我们其中的一名老板娘受伤了,老板很生气,不过薛老太爷交待过老板,让他磨练你,所以老板怕收拾你太重了老太爷面子上过不去。子弹阴险的笑了笑。

    他想怎么样。薛鸿云知道瞒不了叶皓轩,所以就干脆认了。

    老板说,老板娘哪里受了伤,让我们在你哪里开个口子,你不会有意见吧。铜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