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8章断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咻一声轻响,寸正倭刀自行出鞘,向半空中飞去,叶皓轩一把握住了剑柄,这把倭刀银亮锋利,在这把刀上,也不知道沾了多少华夏同胞的亡魂。

    刀是好刀,可惜你们倭国人的煅刀技术太差了,在好的手艺,到了你们手上,也只能打出一些废铜烂铁。叶皓轩冷笑道,他的手缓缓拭过刀锋。

    不许你侮辱我们的传家之宝,还给我。村正一木突然大吼,他猛的向前一扑,向叶皓轩手中的刀抓去。

    一把破铁,也当成传家之物?叶皓轩冷笑一声,他正在拭过剑峰的右手突然一屈,接连在剑身之上连弹三次。

    叮叮叮……

    三声清脆的响声响过,叶皓轩还剑入鞘,顺手掷给了村正一木,冷笑道:还给你,一把废剑而已。

    丢出剑后,叶皓轩转身离开。

    正在大家疑惑叶皓轩会把剑还给他时,欣喜若狂的村正一木已经小心翼翼的抽出了自己的传家宝物。

    千叶子,我们家传的寸正,终于回到我手中了。村正一木双手举着剑,激动的用倭语说道。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一声细微的响声响过,本来工艺极好的寸正剑身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痕,村正一木的笑意登时僵在脸上,他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咔嚓、咔嚓数声爆豆一般的声音响过,他手中的寸正断裂成十几片碎片,落在地上,他手中仅余一把剑柄。

    八嗄……村正一森的咆哮声传遍了整个茶馆。

    叶皓轩无暇理会他,和陈煜他们分别了以后,他就匆匆的约了陈若溪出来。

    约好在养生膳坊等,叶皓轩赶到的时候,陈若溪已经在门口了,换下一身军装的陈若溪显出另外一番味道,她挽着叶皓轩的手,走进了养生膳坊。

    包厢装修的不错嘛,看起来薛家的妹子对你挺上心的。陈若溪盯着包厢里的装修似笑非笑的说。

    尤其是墙上挂着的一幅鸳鸯戏水图,更是显眼,这幅图是锈出来的,锈这幅图的主人手法略显拙略,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薛听雨之手,她挂这幅画的深意不言而喻。

    叶皓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约陈若溪在这里见面有些不妥,但这是她自己选的地方,本来自己要去她家找她的。

    门一开,薛听雨娓娓而至,她手里捧着一个紫砂壶,她为叶皓轩和陈若溪倒上茶水,然后笑道:我听说你喜欢喝这种野茶,特意抽空从野外采来的,希望能合你口味。

    我这个人喝白开水都行,不用太在意了。叶皓轩微微苦笑道。

    如果不在意,我会被其他的人压下去。薛听雨顿了一顿道若溪,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听雨跟之前有些不大一样了。陈若溪啜了一口茶水,细细的品味着薛听雨的茶艺,感受着茶水中的甘甜,以及薛听雨的深意,她不自由主的瞥了叶皓轩一眼。

    人总是要长大的,以前的我,不太懂事,若溪姐以后我们可得多亲近亲近。薛听雨微微一笑。

    那是当然。陈若溪说着瞪了叶皓轩一眼,她岂会不明白薛听雨的意思。

    叶皓轩在一旁感觉到有些心惊胆战的,京城两朵金花相遇,鬼知道能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来,这两个女人名动京城,现在貌似跟自己都有关系,换了别人肯定羡慕,但叶皓轩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好在薛听雨不是不识大体的人,她清楚陈若溪和叶皓轩之间有重要的事情谈,和陈若溪聊了几句,便退了下去。

    薛家妹子,挺上心啊。陈若溪有意无意的说。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叶皓轩在次一本正经的强调,他和薛听雨之间确实没什么。

    谁还不知道你叶大少最擅长的就是假戏真做。陈若溪瞪了叶皓轩一眼。

    陈大小姐,貌似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和别的人假戏真做过啊,而且……这是你自己贴上来的。叶皓轩笑道。

    看他得意的模样,陈若溪恨不得抓着他的手咬几口,她瞪了叶皓轩一眼道:言归正传,这么急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想你了。叶皓轩揽着她一起坐了下来。

    正经点。陈若溪打开了他不老实的手。

    好吧,正经点。叶皓轩苦笑,他正色道:刚才我见到千叶景子了,而且还和她交手了。

    你和她交手了?在哪里见到的。陈若溪微微一惊。

    她是村正左辅收养的义女,这一次来华夏应该是接替唐蕊的位子,村正左辅的儿子村正一木现在华夏开了一间空手道馆,以武会友,下手狠辣,今天本来是陈煜让我帮他打架的,我听说是倭国人,所以就去看看,这是意外发现。叶皓轩道。

    村正一木向来崇尚武道,但是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在化夏开武馆?陈若溪不解的说。

    这点我也不清楚,或许……这个武馆明面上是集武道于茶道于一体的休闲地方,暗地时,指不定是他们村正家族武力集结地,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打开华夏医药市场,这中间肯定会遇到很多障碍,这些人的存在,就是扫清华夏的障碍。叶皓轩道。

    你说的不无道理,眼下也只有用这个说法来解释了。陈若溪微微的点点头,她沉吟了一下道你有没有确定千叶景子的身份?

    她的身世不是已经查明了吗?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是查明了,只是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所以你最好确定一下她,现在村正和永生之间还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万一……她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潜伏到村正家族之间想找出永恒之水的解药呢?陈若溪道。

    叶皓轩在也无法淡定了,他猛的站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他才喃喃的说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所以,你现在是当局者迷,关心则乱,她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查明真相的。陈若溪道。

    你不吃醋?叶皓轩苦笑道。

    吃又能怎么样,摊上了这么个花花大少?陈若溪微微薄嗔的盯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握着他的手柔声道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放心吧,事情会查清楚的,很快就能弄明白千叶景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小女朋友。

    怎么查?叶皓轩有些怅然的说,我宁愿相信那不是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愿意看到她变成这个样子,而且她这一身忍术是哪里来的?

    村正家族连基因密码都能破解的出来,让一个人快速的成长为忍者,又不是没有可能,无非是他们多付出些代价罢了。陈若溪说,她沉吟了一下道你那小女朋友就没有别的特征?

    有……叶皓轩的神色有些怪异。

    什么特征?陈若溪问道。

    咳咳,她的臀部有一块胎记,很小,如果千叶景子也有的话,我想就八九不离十了。叶皓轩有些尴尬的说。

    陈若溪瞪着叶皓轩,半晌才为气结的说:原来你一直想做的,是把千叶景子的衣服扒下来看她的屁股……真有你的。

    我说真的。叶皓轩尴尬的说,他知道自己这个说法让陈若溪难以信服,让她明显的以为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

    没查清楚之前,不许你胡来。陈若溪俏脸微沉。

    好好……老婆大人,我不胡来,有你在这里,我哪里还敢胡来呢。叶皓轩无语的做投降状。

    就在这个时候,陈若溪接了一个电话,她的神情马上变的严肃了起来,她沉声道:密切监视他们的动向,准备好大网,随时撒网。

    挂了电话以后,陈若溪道:情报表明,薛鸿云在郊区租下一家大厂房,那家厂房原本是一家倒闭的生物制药公司,我想他和唐蕊之间应该快有什么动作了吧。

    薛鸿云迟早有一天会玩火自焚的,他有动作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叶皓轩道。

    从养生膳坊离开,叶皓轩想到父母居居住的地方坐坐,刚一进门,便看到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在他家里坐着,这个人叶皓轩认识,他名叫刘东,却是大舅家的大儿子。

    表弟,你回来了。刘东一看到叶皓轩回来,慌忙站起来和他打招呼。

    皓轩,这是你大舅家的大儿子,你表哥,还有印象没有?刘芸笑道。

    有印象,小时候成天欺负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呃……小时候大家都不懂事,表弟你可别介意。刘东讪讪的笑了笑。

    提到以前的事情,叶庆辰又是一阵心酸,尽管父子两人现在没有隔阂,但是儿子以前受的苦却是一辈子也抹不下去。

    似是感觉到了气氛的沉重,刘芸笑了笑,她握着丈夫的手,示意他不要自责,然后她转向叶皓轩道:你表哥以前在清源做生意的,不过不太顺利,想来京城找份工作,你看你能安排下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