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9章狗命金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围观的人慌了,本能的想帮忙,但是看这头狗象是疯了一样的咬自己的主人,一时间都束手无策,开玩笑,俗称狗脸子,狗这东西喜怒无常,冷不防的就上来咬你一口。

    而且看这头狗象是疯了一样,连自己的主人都咬,别人上去还不是挨撕的份,好不容易,几个八宝山的工作人员拿来一张网,把狗套在网里面,这才把中年妇女救了下来。

    快打死它,打死它。女人被人扶到一边,她的脸上满是惊恐,而且她的腿上和身上被撕咬的伤痕累累,她在也顾不上自己的狗了,指着那条哈士奇尖叫道。

    这条狗疯了,通知公安部门来处理了吧。一名工作人员说。

    不一会儿,几名警察来了,给这头狗注射了麻醉剂,然后装上车带走了,同时救护车也赶来了,那中年女人哭哭啼啼的被人抬上了车。

    你不是爱狗吗?怎么他们处理你的狗,你没意见?叶皓轩冷笑道,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虚伪,这个女人刚刚说狗是人的朋友,就算咬几口又怎么样?你不是爱狗人士吗?狗咬你几口你别哭啊。

    不……不,我以后在也不养狗了。女人拼命的摇头,刚才的事情给她留下太多的阴影。

    你记住,这个世上人命是最重要的,畜生就是畜生,狗命在金贵,也不能和人命相比,你刚才说的轻松如意,那是因为事情没有发生到你身上。叶皓轩道。

    我……我记下了,我以后在也不养狗了。女人哭着说。

    几个医生抬着担架,把女人送上了救护车,然后开着车离开,刚才这女人态度恶劣,叶皓轩实在是气不过,给她点教训,让她长点记性,狗就是狗,不能和人比。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秃人也愣在了当场,直到女人被送走,他才回过刘来,他拦住叶皓轩道:站住,我的狗死了,你要赔。

    说吧,赔多少钱?叶皓轩眉头一皱道。

    我的狗买的时候是六万……我养了好几年了,我养出来感情了,你要赔我的精神损失费,一共是五十万,少一分都不行。秃人喝道。

    一条狗而已,你要五十万?叶皓轩眉头一皱,本能的要发火抽这小子一顿。

    狗是我的,现在被你打死了,我就算是要一百万你也要拿出来,否则的话你今天就别想离开。秃人冷笑一声说。

    好,我给你支票,不过你要先说说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叶皓轩抽出支票本说。

    我不过是移动公司的一家老总而已,杨明就是我的名字。秃头男人自我感觉良好的说。

    不错,油水够足的一个单位,我给你写个一百万的欠条吧,你拿着这个欠条,到曙光医院、长济制药……美颜国际都能要来钱,当然,你要有能力的话可以去直接找叶家的叶庆辰要钱,他是我爸。叶皓轩冷笑一声,写下了一百万的欠条,甩到了那秃人的跟前。

    秃人心中一惊,他不可能不知道谁是叶庆辰,叶庆辰位高权重,不仅发展经济,最近查过移动通讯单位垄断,他要是不清楚叶庆辰是谁,他这么大岁数也就白活了。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叶庆辰的儿子?秃人感觉到双腿打颤了,因为他发现叶皓轩和经济上电视的叶庆辰长的很象,况且……在京城,谁没有听说过叶家?

    你,你是叶少?秃人感觉到膀胱里一阵尿意涌了上来,他真的被吓尿了。

    去要钱就是了,管那么多干什么?薛听雨淡淡的说。

    秃人现在已经基本确定了叶皓轩说的话是实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世界竟然这么小,本来最近移动通讯出了问题,上面在严查,他又要死不死的得罪了大老板的儿子,他是嫌自己吃的不够快吧。

    叶……叶少,我是跟你开玩笑的……男人送还手中的支票,他感觉手里的支票就是一个汤手的山芋。

    不不不,你怎么会开玩笑呢?你刚才那么认真的样子,一条狗都值五十万,看起来你是很有钱啊,收下吧,我打死了你的狗,我向你赔不是,回头别忘记了去要钱啊。

    叶皓轩边说边拉着薛听雨走,他拿出手机,拔通了叶庆辰的电话:爸……查一个人吧,他叫杨明,是移动公司的一名老总……还有,八宝山这里该整治整治了,这里是革命基地,今天我这里来,山下全是溜狗

    的……

    叶皓轩的声音并不小,他的话等于说是叛了杨明的死刑,坐到他这位置的,他敢说他屁股下面很干净?一查一个准,他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在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八宝山几公里外有一个别墅群,住在那时的人都是钱多了没事,所以每天跑到这山下来溜狗的人很多,经叶皓轩提议,这里被整顿了一番,高层也很恼怒,那里是革命墓葬地,这些人跑去溜狗算怎么回事?他们不怕惊扰到了先人的英灵?

    顺带着又把住在附近的官员们也查了一番,又整出来了一批落马的。

    空手道茶社,一间暗室之中。

    千叶景子和村正一木相对而坐,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重,村正一木沉声道:我建议出动上忍,在出动家族秘密武器,一举杀掉叶皓轩,他不仅仅是我们的绊脚石,更是我们的敌人。

    对于叶皓轩出手毁掉家传宝刀的事情村正一木仍然耿耿于怀,他现在对叶皓轩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他们空手道馆里全是普通的武士,在叶皓轩跟前一值一提,他恐怕早就动手了。

    三名上忍,以及数十名中下忍,现在已经在飞来的路上了,另外有数名强大的基因战士会随同全来,如果他有那么容易对付,早就被人干掉了,他还敢谈发扬中医?千叶景子淡淡的说。

    他是我人生的耻辱,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毁掉了天皇御赐的剑,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村正一木霍的站起来沉声喝道千叶景子……如果你不敢去……我去,我不能失了武士道精神。

    如果你敢走出武馆,我保证明天你将被遣送回国,你带着你的耻辱,去向家主谢罪吧。千叶景子不为所动的说。

    你……你不过是我父亲收养的一个野种,你也敢这么对我说话?村正一木恼怒的说。

    千叶景子目光骤然变冷,她纤柔的手掌一掌抽出,一股强大的力道凌空而来。

    啪……

    伴随着清脆的耳光,村正一木左脸高高的肿了起来,千叶景子是中忍,比起他只懂点空手道的花架子强太多了。

    你敢打我……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敢打我。村正一木简直是受到了奇耻大辰,他一声大喝,从一边的刀架上抽出一把倭刀,向千叶景子横砍而来。

    只是他的刀刚刚举起,动作就僵在了当场,千叶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她手中一把短剑抵在村正一木的喉咙处,短剑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他要敢在动一下,这把短剑就会毫不犹豫的刺破他的喉咙。

    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来千叶景子是一个强大的中忍,对付他就象是对付一条小鱼一样,他的神色僵了僵,颓然的松开手,手中的倭刀掉落在地上。

    你要清楚,父亲让我全权负责华夏的市场,在这里,我的话就代表着家主的话,如果你下次敢在出言不逊,我保证让你滚回去。千叶景子冷冷的说,她右手一收,手中的短刃骤然消失不见,她衣袖一拂,转身离开。

    站在当场的村正一木的脸色就象是猪肝一样的难看,一直守在一边的一名中年倭国人默默的捡起地上的剑,还剑入鞘,然后放到木架上。

    一木君,在这里,你应该听她的话的。中年人淡淡的说。

    柳生君,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把华夏区域的大权交给她,她不过是一个身份不明的野种,为什么会有凌驾我之上的权利?村正一木愤怒的说。

    家主既然这样做,那就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千叶小姐心思缜密,而华夏之地卧虎藏龙,这里也许只有交给她最合适,况且……我们最大的目标是叶皓轩,家主说过,如果我们触怒了他,或许他会看在千叶子小姐的份上,留我们一命。柳生缓缓的说。

    为什么?叶皓轩为什么会对她手下留情?就因为她是个女人?村正一木不解的说。

    具体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一个下人而已,我跟随家这么多年,他做的决定,一向是对的。柳生缓缓的摇摇头。

    柳生君……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是关于千叶景子的事情,她从小被父亲收养,但她确确实实是最近才出现在我们家族的,为什么以前我不清楚她的存在?村正一木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千叶小姐一直在秘密的地点随家族忍者修练,除了我和家主之外,别人不知道她的存在。柳生淡淡的回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