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9章我不让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啊,你真是我的好徒弟啊,我当年以神力灌传你于青莲护身之法,为的就是让你在遇到危急的事情逃过一劫,可没想到你竟然用它来对付我。云中的神色有些悲怆。

    师父,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李言心眼圈微微的一红,两行清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现在让开,你以后还是我徒弟,否则的话,你我师徒缘尽于此。云中厉声道。

    师父……李言心泪如雨下,但是她还是坚定的摇摇头。

    她不能让自己身后的这个男人受到伤害。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她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他。

    好啊,我真是教了一个好徒弟啊。云中重重的点点头,她清喝道:区区青莲护法,你真的以为能档得了我?你不要忘记了,这无上青莲护法,是谁传给你的。

    师父,我当然不敢忘记我的这一身能力是谁传给我的。恕徒儿不孝。李言心摇摇头。

    孽徒。云中冷哼了一声,她右手一翻,一粒佛珠已经出现在手中,她右手缓缓向前一送一弹。

    咻一声响,一声凌厉的破空之声骤然发出。云中师太手中的佛珠带起一道透明的尾迹,急速的向李言心袭来。

    轰……

    佛珠击在李言心周身的屏障上,淡青色的屏障激起一圈圈的涟漪,李言心一声痛呼,连连后退。

    而就在她后退的那一瞬间,她周身四处的青屏随即碎裂而开,云中猛的向前伸出右手,她的身形象是疾电一样前行,绕过了李言心,向叶皓轩喉咙处抓来。

    李言心迅速一个转身,然后向前疾冲几步,档在叶皓轩的跟前。

    云中的右手向她的脖子处卡来,在距离她脖子三尺开外硬生生的停住。

    言心,你真的要给为师做对吗?云中师太厉声说。

    我不想与师父做对,我只求师父放过他一次。李言心恳求道。

    其他的事,为师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件事不行。如果你不离开,不要怪我不客气。云中厉声道。

    她现在的心境很乱,眼见天机锁就在跟前,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拿到。她平时稳若磐石一般的道心现在凌乱不堪,如果李言心不是她最疼爱的徒弟,她现在恐怕早就已经下死手了。

    我只求师父这一件事,如果师父答应我,我就削发为尼遁入空门随师父安心修行。李言心恳切的说。

    你要出家,得先问问我同意不。叶皓轩发话了。

    他把李言心揽在身后,直视着云中雾岚道:云中师太,你已经入魔了。

    笑话,我会入魔?云中师太冷笑一声。

    你的道心已经成了一颗魔心,你的心中唯有长生和杀戮。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我替你感觉到悲哀。

    不需要你悲哀,你只要乖乖的去死就行了。云中师太眉毛一挑,右手猛的向前切出。

    叶皓轩一口鲜血喷出,他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在这瞬间移了位。

    云中师太这一掌,几乎要了他半条命,云中欺身上前,右手一弹,就要取了叶皓轩的命。

    李言心猛的把叶皓轩拉在身后,她右手一翻,一把弯若月牙的短剑出现在她的手里,正是她的兵器冷月。

    她把冷月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她下手极重,细嫩的粉颈中马上溢出了一缕鲜血。

    你干什么?叶皓轩吃了一惊,他强自挣扎着站起来,要阻拦李言心,这女人疯了吗?

    李言心伸手把叶皓轩推出了几步,她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师父,手中的刀就这样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幅不屈的表情。

    李言心,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你还当我是你师父的话,马上给我滚。云中师太彻底的怒了。

    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师父,唯一的。李言心有些哽咽道:我不是在逼师父,我只是想让师父给天下苍生,留一条活路罢了。

    连你也相信他的鬼话?云中雾岚怒道。

    对,我相信他。李言心神色坚定的说,我相信一打开天机锁,等待师父的不是长生,而是毁灭,所以我希望师父给自己留条路,也给天下苍生留一条路。

    你已经不是我徒弟了,你的生死与我无关。云中师太一拂衣袖,就要向叶皓轩辗压而来。

    噗……

    李言心手中的冷月,毫不犹豫的刺入了自己的胸口,她这一刀只偏离心脏两公分。

    叶皓轩惊呆了,他怎么也

    没有想到李言心竟然会如此的极端,她竟然真的以死要挟云中,为的就是保自己一条命。

    李言心,你干什么?你疯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叶皓轩双手颤抖,他从来没有这样震惊过。

    这女人真的疯了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就因为她喜欢自己吗?可是她的做法太极端了。

    叶皓轩连忙扑过去,想为她疗伤。

    李言心一把将叶皓轩推开,她厉声道:滚……如果你还是男人的话,就不要管我。

    她在骂叶皓轩,但心里却是在疼他。

    她知道无法阻止师父决定的事情,所以唯有棋行险招,以这种近乎于自杀的行为来逼师父,也只有这样才能唤起云中师太的不忍。

    她的伤不能治好,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云中念在两人一场师徒的份上,放过这个男人一条路。

    这个男人虽然在她眼里是无所不能的,但是他的成长时间不够……若在等三年……或者五年,他就能真正的成长起来,到时候就不用自己这么费心费力的去保护他了。

    叶皓轩双眼通红,他本想强制性治好这个女人的伤,但他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他发觉李言心的看向他的眼神很冷,那眼神之中不含一丝一表情,他感觉到这个女人心中的决绝。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身上的热气迅速流失,他混身渐渐的变得冰冷,紧接着他双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看到叶皓轩支撑不住了,李言心的双眼中越发越显得焦急了,她盯着云中师太,表情决绝。

    言心……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云中师太不敢相信的看着李言心刺在自己胸口的冷月。

    师父……李言心缓缓的抽出手中的冷月,这把刀没入她的胸口处足足有数公分,随着她手中的刀拔出来,鲜血就象是喷泉一样的喷出来。

    我知道我这一次来,绝对没有一丝胜算,我所奢求的是师父的仁慈和不忍。师父,你原本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是你被有眼东西蒙蔽了双眼。

    李言心一边说一边缓缓的举起冷月,她神色清冷:若我的血,能唤回师父的仁慈,就算是死,又有何妨?

    她说着右手猛的刺下,锋利的冷月在次没入她的小腹处。

    李言心在也无法支撑,她委顿在地,双眼没有一丝神彩。

    但是她的双手始终不离开自己的冷月,看着云中师太一言不发,她在次抽出手中的冷月,然后缓缓的举了起来。

    够了…云中师太昂天长叹,她双目紧闭道这是我第一次,向别人妥协,你我的师徒情分到此为止。我今天可以放了他,但是仅次一次,下次遇到他,我必取他性命。

    云中师太说完眼开双目,看了一眼昏迷的叶皓轩,然后右手一伸,猛的弹出一指。

    咻一声轻响,一缕气流没入叶皓轩的身上,让本已经失去了知觉的叶皓轩渐渐的苏醒。

    做完这一切之后,云中师太转身离开,她一步踏出,人已经是在数丈开外,数步之后,她便消失在李言心的视线中。

    李言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尽管现在她受伤很重,但是她的嘴唇却露着一丝微笑。

    她终究是救了他。

    叶皓轩缓缓的醒来,他一睁开眼,就看到几乎成了一个血人的李言心。

    他猛的坐了起来,一个激灵恢复了清醒,他扑到李言心的跟前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李言心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叶皓轩猛的拍打着她的脸颊,大声吼道:李言心,你醒醒,不要睡,不要休息。

    李言心缓缓的睁开双眼,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她无力的一笑,吐出一句话:这一次……是你欠我的。

    是,我欠你的,我这辈子都欠你的,你这个傻女人。叶皓轩的眼泪夺眶而出,第一次……他为一个女人落泪。

    或许是因为之前原始森林的事情,她一直对自己心有愧疚,或许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她心中占有的位置有多深。

    但是这一次她决然的做法让叶皓轩痛苦不已,他自责……自责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一个爱自己的女人。

    他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摸出玉红生肌散,一古脑的洒到了李言心胸口的伤口处。

    她胸口的伤口只要在偏两分,可以直接把自己的心脏戳穿。

    不难看出来,这个女人这一次是报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她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难道他的命比她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