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50章伤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言心伤的最重的胸口处血流不止,叶皓轩一整瓶玉红生肌散洒下去,竟然被那小溪一般的血流给冲散。

    强力止血生肌的玉红生肌散这一次竟然失去了原本的效用。

    叶皓轩这才想起来李言心手中的冷月是著名的神兵利器,它造成的伤口除非以非常规的手段治疗,否则的话是没有用的。

    叶皓轩现在一身道力消耗贻尽,生平第一次,面对他最拿手的东西他生出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好在他还有天心玉露丸,他手忙脚乱的从自己口袋里取一颗天心玉露丸,放到李言心的嘴里。

    只是李言心现在已经失去了知觉,药放到她的唇边马上掉落下来,她连普通的吞咽动作都没有办法做到。

    叶皓轩一咬牙,张口把药丢到自己嘴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咬碎。

    他一把揽起李言心,对着她的朱唇吻了过去。

    眼下也只能用渡药的方法让李言心服下天心玉露丸,叶皓轩曾经看过武侠小说中女主角失去知觉,然后男主角就嘴对嘴的渡药。

    他那时候只当这种剧情很狗血,因为好多武侠小说里都会出现这种桥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他自己竟然也遇到了。

    叶皓轩双手按着李言心的脸颊,然后舌尖伸出,把自己舌尖的天心玉露丸努力的送到她的口中。

    尽管感受到她舌尖惊人的滑腻和柔软,但叶皓轩无心品尝,他只祈祷李言心没事,否则的话他这一辈子都难以安心。

    终于渡完了药,叶皓轩在她后心按了几下,用残余的力道快速的激发药性。

    片刻以后,李言心胸口和小腹的血这才缓了下来,叶皓轩取出金针为她针灸,这才让她血流不止的伤口停止了流血。

    李言心,你醒醒……你不要睡,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见她依然一点知觉也没有,叶皓轩猛的摇了她几下,但是无论他怎么叫,李言心还是尤自不醒。

    伸手在她手腕处一搭,这才发觉她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

    叶皓轩不清楚他和李言心的血型是否般配,他磕了一颗天心玉露丸,然后站起来提起残余的气力,抱着李言心向前狂奔。

    现在最重要的去医院为她输血,只是这逗比的机场方向极其荒凉,路上根本没有一辆车。

    好不容易,前方一辆出租车驶来,叶皓轩抱着李言心站到了出租车前,逼停了出租车。

    停车,马上去医院。叶皓轩喝道。

    汽车里的司机和乘客已经吓傻了,眼前的叶皓轩几乎是一个血人,尤其是他手里抱着的那个女人,一身白裙已经完全变了颜色。

    大哥……我,我有钱,你别杀人。司机战战兢兢的把自己车上的零钱全部拿出来。

    我让你去医院,你听到没有。叶皓轩怒喝。

    哦,不是打劫的……好好,我马上开车去医院,马上。出租车司机松了一口气,他连忙把后车厢打开,叶皓轩抱着李言心走了进去。

    好在这出租车司机是好心肠的人,现在人命关天,他把出租车飙出最高水平。

    完了……我赶不上飞机了。出租车里的乘客是位三十出头的男人,看他的样子是商务人士。

    人命要紧。出租车司机一边飞快的飙车一边不忘记扭头问:兄弟,出车祸了吧?这姑娘伤的不轻啊。

    叶皓轩不语,他感觉到李言心的身体正在逐渐的变冷,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紧紧的抱着李言心,一时间心乱如麻。

    一直一来,他和李言心都是亦敌亦友的。

    因为杨家的缘故,她和自己一向不对头,每次见面都要大打出手。

    但双方有时候却又合作的很愉快,直到原始森林之行,两人之间才彻底的擦出火花。

    原始森林之中惊心夺魄的大战,在枪林弹雨以及强大的火力下,两人几经生死。后落入地下暗河,几乎彻底的绝望……

    一直到李言心夺走天机锁,她才彻底的留在叶皓轩的心中,在他的心里定格。

    她今天的举动,绝对不是为了报答,也不是因为孤峰之上夺走天机锁的愧疚,而是她要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

    每每想到这里,叶皓轩都忍不住要落泪。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连忙拿出手机,只见上面显示着一个特殊的号码,这号码是特勤局的标志,这一次是陈若溪打来的。

    叶皓轩连忙接通了电话,他沉声

    道:若溪,马上派人过来……要尽快,有人受伤。

    需要随行医疗队吗?陈若溪从来没有听到叶皓轩这样的声音,悲伤中透着绝望,她心中不由得一紧。

    需要血,我现在需要大量的血……我现在不确定她是什么血型,能带上的血型全部都要带上。叶皓轩紧紧的揽着李言心。

    好,我马上向你的方位移动,你撑着。陈若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这是刀伤?

    坐在副驾驶坐上的那名乘客一眼瞥见李言心胸口的伤口,他不由得一个激灵。

    李言心胸口处的伤口极大,里面的血肉几乎都翻出来了,他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受这么重的刀伤。

    是刀伤……叶皓轩有些伤神的说。

    你们遇到歹徒了吗?需要报警吗?司机问道。

    我们没有遇到歹徒。叶皓轩紧紧的揽着李言心。

    那这刀伤是……副驾驶室上的乘客有些迟疑的问道。

    那是她自己捅的……叶皓轩把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李言心的脸上,只希望自己能够给她温暖。

    你们吵架了?乘客诧异的问,然后他摇摇头道: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做事太偏激了,小情侣之间吵吵闹闹的很正常的,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呢?

    叶皓轩不语,他现在心急如焚,真是耽搁一分,李言心的伤就越重一分。

    机场距离最近的医院也要三个小时的路程,在加上京城的拥堵,恐怕需要的时间更久,但是李言心等不了这么久了。

    好在半个小时以后,半空中三个黑点呼啸而来,却是三架军用直升机。

    快,靠边停车。叶皓轩一喜,陈若溪总算是赶来了。

    司机依言把车停在一边,叶皓轩抱着李言心奔了出去,半空中的三架直升机停在空旷的地方,然后一群白大褂拿着便携的医疗器械赶了出来。

    随即赶来的是京军区部队,一辆辆军车把四周管制了起来,这司机和乘客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时间两人都吓愣在了当场。

    你没事吧。陈若溪匆匆忙忙的从飞机上走了下来,看到叶皓轩一身的血,她吓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

    我没事……快,测下她什么血型。叶皓轩把李言心放到担架上。

    一名医生连忙拿着便携仪器为李言心查血型。

    这是李家千金?陈若溪诧异的看了李言心的眼,然后她有些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她知道李言心的师父是云中雾岚,可她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我跟云中彻底撕破了脸……她以这种极端的方式逼走了云中雾岚。叶皓轩微微一叹。

    我明白了。陈若溪微微的点点头。

    大哥……我们现在能走了吗?站在一旁的司机战战兢兢的说,他弄不清楚叶皓轩到底是什么人,又是飞机又是军队的。

    谢谢了,若溪,派一辆直升机送这位去机场,还有这位司机师父的车以后挂军牌,他们今天帮了我很大的忙。叶皓轩道。

    好的……陈若溪点点头,她马上吩咐下去,一架直升机马上启动。

    那名乘客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享受到专机接送,而且这可是军机啊。

    那名司机也吃惊不小,一句话就挂上军牌,那以后他在交警的面前还不能横着走?这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情况不好,这位小姐的血形是RH的血型。我们这次带来的备用血袋里没有这种血。一名医生站起来说。

    RH血型?叶皓轩微微的一愣,这种血型相对而言是比较少见的,一般来说紧急备用的血库,是不备用这种血型的。

    对,建议马上赶到京军区总院,那里的血型相当的充足,不过现在她失血过多……恐怕……

    抽我的,我是RH的血。叶皓轩一边说一边挽起了袖子。

    你受伤这么重,怎么能在抽血?陈若溪心疼的说,叶皓轩现在走路都有些困难,如果抽他的血,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管不了这么多了。叶皓轩摇摇头,他走上前去。

    一名护士拿出针管,扎入叶皓轩手臂的动脉中,接上一个血袋开始抽血。

    叶皓轩握着拳头,然后用残余的真气让自己的血最大程度的向针头处涌去。

    看着针袋里象喷泉一样喷出的血水,那名小护士吓傻了,她怎么也弄不明白,只是抽个血而已。怎么会喷一样的喷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