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1章小混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经人,也能把人打成这样?梁红玉冷哼了一声,然后拿过王震的身份证看了一眼。

    你没事吧,需要叫救护车不。梁红玉走到被打的半死不活的中年人跟前问。

    没,没事,警官我们只是闹着玩的,没事,我没事。那中年人慌忙坐了起来,他连看都不敢看王震一眼。

    如果你受到威胁,可以说出来,我们警察会为你做主。梁红玉说。

    没有,我们就是闹着玩的。中年人连忙摇头。

    警官,听到了没有,我们是闹着玩的,没事的话我就走了。王震懒洋洋的说。

    梁红玉不语,这中年人之所以这样,那是怕这些混混们以后报复。只是当事人说没事,她也不能强行扣留这些人。

    走了,回家了。王震招呼了一声,这群混混跟着他便离开。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王震走到叶皓轩身边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

    旅游的。叶皓轩微微一笑。

    王震的脸越来越阴沉了,他冷冷的盯了叶皓轩一阵,然后咬牙切齿的说:最好不要让我在碰到你,否则的话在清源的事情,我会十倍还给你。

    叶皓轩突然一脚踹出,直接把王震踹飞了几米远,他冷笑道:看来上一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我应该一早就把你废了。

    王震剧烈的咳嗽着,嘴里冒出血沫,叶皓轩这一脚让他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震哥,你没事吧。

    震哥,我们去削了这小子。

    这群小混混吓了一跳,他们连忙扑上来表忠心。

    不能去,你们不是对手。王震吐了几口血沫之后,制止了自己的小弟,他见识过叶皓轩的身手,这些小弟们根本不是对手。

    警官,打人了,你没看到吗?一个小混混喝道。

    不好意思,我没看到。梁红玉淡淡的说。

    你……你这是偏袒,我要起诉你。一个小混混大怒。

    去吧,这是我的警号,我叫梁红玉。梁红玉指着自己肩膀上的警号说。

    行,你狠。港地是我们的地盘,以后咱们走着瞧。王震站了起来,忍着胸口的剧痛,然后在自己小弟的搀扶下离开。

    你跟他认识?梁红玉诧异的问。

    认识,在内地的时候见过一面,我揍过他一顿。叶皓轩说。

    那可要当心点了,这个人我认识,他经常跟警局打交道的,他是振兴帮掌舵人的儿子。梁红玉说。

    我早就知道了,什么振兴帮,无非就是一群集结起来的混混罢了。叶皓轩冷笑一声。

    小心点总没大错。梁红玉收起了手枪。

    话说你现在不是下班时间吗?怎么还带着手枪?你们香港警察下班的时候枪不用交上去吗?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要交的,不过我的部门是独立的,里面也就那么几个人,所以我们特许带枪。梁红玉说。

    你是特殊部门的,象这种普通的刑事案件也要管?叶皓轩纳闷的问道。

    梁红玉白了叶皓轩一眼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特殊案件要处理?我对外的身份是总督察,就算是普通案件,也是我职责范围之内的东西,我怎么就不能管了。

    你可真忙。叶皓轩笑了笑。

    有时间没有?梁红玉突然说。

    有,怎么了?

    你说过,我帮我父亲看看的。梁红玉瞪大眼睛说。

    差点忘记了,哎,人老了,记性不好。叶皓轩一拍额头,然后笑道:走吧,你父亲在哪里,我现在陪你去看看。

    港地疗养院。

    这个地方于京城疗养院的性质是一样的,里面住的一些都是一方大员,非富即贵,梁红玉的父亲梁祺因公受伤导致成了植物人,他这一睡就是将近六年。

    梁小姐来了。病房内一名负责梁祺病情的护士正在为他注射营养水。

    恩,李姐,辛苦你了。梁红玉点点头道。

    不用,应该的。那名护士笑了笑道:你父亲情况很好,没事多来陪陪他。护士微微一笑道。

    爸,我来看你了。待护士走了以后,梁红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跟前拉住了他的手,象平时一样坐在他的跟前。

    六年前,父亲因为受伤,成了植物人,而母亲离开,这个家只乘下她孤零

    零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她性格坚强,恐怕真的撑不住了。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现在她每次来到父亲这里的时候,都感觉到心很痛,她抓着父亲的手,一时间沉默不语。

    别难过了,让我给你父亲看看吧。

    叶皓轩的声音让她猛的警醒,她这才意识至今来这里不是伤心的,而是给父亲看病来的。她连忙站起来给叶皓轩让开了地方。

    叶皓轩搭在梁祺的脉博上,以气望脉,细细的看着梁祺身体内的各种变化。

    其实他刚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梁祺这是中了煞气。因为之前他工作的缘故,他可能常年跟那些东西打交道,所以身上沾染一些煞气也是正常的。

    只是他要确定一下煞气侵蚀的程度才能确定能不能救得了他。

    望脉之后,叶皓轩陷入了沉默,他刚才以气悬脉,已经弄清楚了梁祺身体里煞气的情况。也许是因为煞气在他体内停留了太久,也许是因为他当初遇到的东西太凶了,现在煞气已经纠结在他五脏之中,与他的经络交缠在一起。

    怎么样,我爸还有救吗?梁红玉问道。

    有救。叶皓轩点点头。

    真的吗?梁红玉一喜

    不过需要时间,因为煞气在他体内存在的时间长,所以现在已经盘踞在他的五脏之中,与他的经络纠集在一起。这也是导致他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想要他醒来的话可能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得到的。叶皓轩说。

    只要能醒过来就好,大概需要多久?梁红玉激动的问道。

    一个星期左右吧,因为煞气盘踞的太深了,所以我需要一点一点的把煞气给逼出来,如果是刚受伤就来找我,马上就能醒过来。叶皓轩说。

    一个星期?梁红玉又惊又喜,她以为叶皓轩需要的时间很久,至少得一年半载才行,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个礼拜。

    当然,这对我说已经是很久了。叶皓轩笑了笑,他说着取出了三十八根保命金针,就要开始为梁红玉的父亲针灸。

    红玉,这是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多岁人走了过来,他的长相和梁红玉有些相象。

    这是医圣,是来给我爸治病的,堂哥,你来了?梁红玉道。

    医圣?你就是曙光医院的那位?梁超惊异的看向叶皓轩,他的双眼里充满一丝异色。

    正是。叶皓轩点点头。

    皓轩,这是我堂哥梁超。梁红玉做了介绍。

    叶皓轩突然想起了港地有一位德高望众的梁老,这位梁老之前是道上的,不过后来金盆洗手不干了,名下产业也逐渐漂白,莫非梁红玉和梁超与这位梁老有什么关系?

    医圣,我本来就打算去内地请您为我爷爷治病,你来了就好。梁超诚恳的说。

    二爷爷病了,我怎么不知道?梁红玉吃了一惊。

    你二爷爷可是梁老?就是当年一统港地地下世界,不欺良,不贩毒,建立一个良好地下秩序的那位梁老?叶皓轩问。

    是他,红玉,爷爷知道近来港地有麻烦事情,为了不让你分心,所以大家一直瞒着你。梁超说完道:医圣,如果方便的话,还请移步到我家一趟。

    方便。叶皓轩点点头。

    他听说过梁老之前的种种事迹,这老人家虽然是道上混的,但极讲义气,他在位的时候的地下世界秩序良好。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金盆洗手了,现在港地处于三足鼎力的状态,有三大社团垄断了港地的地下世界。

    不过他老人家现在说话仍然很有分量,港地三大社团的人没人敢不卖他老人家面子。

    叶皓轩心里有另外一番打算,他来港地不仅仅是为了协助调查那些事情,更想趁机让曙光医院在港地立足。既然有这样的打算,那他和港地名望打好交道是没错的。

    自从一重天锁开了之后,叶皓轩的医道感悟在不知不觉之间更上了一层。他现在下针如有神,下针时他已经不拘泥于一针一穴的局限,他现在的针法针道可以说是信手拈来。

    五分钟不到,他他便为梁红玉的父亲针灸完毕。

    只是他身体内的煞气盘踞的太深了,第一次行针,不可能立竿见影,至少三天以上的连续针灸才有可能会见成效。

    为梁红玉的父亲针灸完毕以后,他便随梁超和梁红玉一起去见梁老。

    让叶皓轩诧异的是梁红玉的职位,梁老以前是道上的大佬,等于说梁红玉有黑道背景,按理说政审方面是不能过的,但她现在港地警署任重职,这让人有些难以想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