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7章小神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鬼门十三针?良伯的脸色大变,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娴熟的手法,一时间看呆了。

    而叶皓轩弹针尾那几下以后,那些针尾基本就没有停过颤抖。他清楚这种高明的手法叫做以气御针,现在能施展出以气御针手法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看叶皓轩麻利的手法,原本想上前喝止他的人一句话也不说了。

    那针足足颤了五分钟,五分钟一过,原本昏迷的中年妇女干呕了一声,吐出一些胃液来,然后她的呼吸就开始顺畅了,原本变得有些青紫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回了正常。

    老婆你没事吧,能听懂我说话吗?女人的丈夫连忙抱住她问。

    听,听得到,我没事,没事了。女人艰难的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男人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怒道:你没事你喝什么药吗?我对你不好?还是你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我只是听说喝这个药能治我的病,所以我就想试试……没想到喝过量了。女人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肝病?叶皓轩问。

    我妈是有肝病史,几十年了,一直吃药控制。只是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女人的儿子答道。

    这种病又不是什么绝症。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道:其实你这种病用中医,完全是可以除得了根的,象喝敌敌畏治肝病只是网上流传出来的谣言,这你也信?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试试。女人现在才感觉到后怕。

    医生,你有办法治好我妈的病?年轻人答道。

    当然有办法,开一些中药,三幅就好了。叶皓轩道。

    真的吗?你有把握?良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虽然刚才叶皓轩的手法极其厉害,但听他说三付药能治好肝病,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当然有把握,医生对患者说的每一句话都负责。叶皓轩说着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个药方:这药也就百十块钱,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

    良,良伯,您看。中年人有些疑惑的说。

    我去抓药吧,这药方太高明了,应该有效的。良伯看叶皓轩开的药,十分的精简,简直到了多一分会多,少一分就当的地步,他一边赞叹一边走到诊所里为他们抓药。

    抓完药以后,这一家三口对叶皓轩千恩万谢的走了。

    小叶,你这也叫懂一点中医?等病人走后,良伯佩服的说

    能施熟练的施展出鬼门十三针,而且能以气御针的人,这也能称做是只懂一点医术?梁伯感觉自己的那点医术在人家的跟前连渣都比不上,还亏他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收人家为徒弟呢。

    良伯,您是前辈,在前辈的面前,我可不敢造次。以后我还是您的伙计,你三餐管饱就行了。叶皓轩笑道。

    在这儿我怕委屈了你啊。良伯叹了一口气道。

    不委屈,因为某些原因,我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所以我还希望良伯能收留我。叶皓轩恳切的说。

    成,只要你不觉得委屈就行,以后就呆在这里,不过以后你坐诊,我给你当伙计。良伯笑道。

    良伯,这小伙子你从哪里找来的,医术看起来不错的样子。一位街坊大妈问道。

    妍妍那丫头给我介绍来的,嘿嘿,不错吧。老三婆,你的多年风湿要不要来看看?良伯嘿嘿一笑道。

    好中,哎,小伙子,能给我看看吗?这几天下雨,我的老风湿好象又犯了。街坊大妈说。

    当然可以,大家都是街坊邻居,进来吧,我今天给大家义诊一天。叶皓轩豪气的说。

    还有我,还有我的陈年老胃病。

    还有我,哎别挤排队。

    在门口围观的街坊都还没有走,一听叶皓轩说要义诊,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跑了进来,不一会儿,中医诊所跟前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叶皓轩坐到了诊桌前,给这一群大爷大妈们义诊了起来。老人家一旦上了年纪,身体上多多少少都会出些问题的,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毛病,虽然不严重,但非常难缠。

    不过叶皓轩出手的话这些毛病根本就不算病了,象那些老风湿,常年胃病这些小毛病,轻则开些药,重则针灸治疗,当场见效不到半天,良伯这里来了一位小神医的消息便传开了,这些街坊有病没病的都跑过来让叶皓轩看看。<

    br />

    而叶皓轩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只要他们身上有问题的,叶皓轩提起针来,太乙神针或鬼门十三针信手拈来,往往是针到病除。

    良伯的中医诊堂从来没有这样火爆过,附近的街坊一个接一个的,竟然让叶皓轩看了大半夜。

    终于看完了最后一个病号,叶皓轩连忙跟良伯告辞,良伯,我先走了,不然的话一会儿又来一堆人,我们明天继续。

    好好,你去休息吧,哈哈。良伯大笑,叶皓轩可真是个宝啊。

    逃一样的离开了中医诊堂,叶皓轩这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现在他根本没有一点睡意,他想起了罗妍所在的那家酒吧,于是便一路打听着一路向那边过去了。

    深水区这边也有一个象样一点的街道,虽然不比港地的其他地方繁华,但是这里比起狭窄的居民区来,也不知道宽敞了多少。

    有一家显得有些破旧的酒吧里面传出劲爆的重低音声音,罗妍就是在这家酒吧里面做事,因为家庭的原因,她大学没毕业就早早的缀学在这里。

    叶皓轩走进了这家酒吧里,迎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家酒吧并不算小,但里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导致一眼看去酒吧里面满是人头。

    四处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罗妍,叶皓轩坐到了吧台前要了一杯啤酒。

    帅哥,寂寞不?一个打扮的极其入时的女人坐到了叶皓轩的跟前,她衣着极其暴露,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男人的眼球。

    寂寞。叶皓轩淡淡的回应,他确实寂寞,他正在想办法和京城那边联系,告诉陈若溪她们那群女人自己很好,让她们不用担心。

    那我陪陪你好不?价格便宜公道。女人一边说一边拉着叶皓轩的手向自己的胸口抚去。

    好啊,走吧,全套服务。叶皓轩微微一笑,放到了酒杯。

    行,帅哥随我来。女人抛了个媚眼,带着叶皓轩走到了酒吧的三楼,这里的房间被泡沫分割成一个个小间道,仅能放下一张小床,里面的灯光暗红。而且还时不时的有压抑的声音从这些小房间里传出来,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带着叶皓轩来到一间独立的室内,女人就迫不及待的要脱叶皓轩的衣服。

    先等等,我有些话要问你。叶皓轩制止了她的动作。

    你什么意思,来这里不脱衣服干什么?老娘的时间很宝贵,没时间陪着你磨唧。刚才还温柔可人的女人马上变成了一幅凶巴巴的样子,她神色不善的说:你该不是反悔了吧,如果你反悔了,钱可要正常给的,这场子是飞哥罩的。

    我不碰你,只聊天,双倍价钱,OK不?叶皓轩甩出了几张大钞,这几张大钞可是良伯提前预支给他的,他全部家当。

    哟,帅哥真的是空虚寂寞了,来,姐姐陪你聊聊。女人这才笑逐颜开的把那几张大钞收了起来,她坐到了床头上,脱下小背心,露出火爆的身材,有意无意的在叶皓轩身上蹭着:你想打听什么,说吧。

    你知道我要打听什么?叶皓轩愣了愣。

    得了吧,你这种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来玩的,你是找听事情的,不然的话有哪个男人会花钱不上?女人翻了翻白眼道。

    飞哥跟谁混的?叶皓轩问道。

    洪哥。女人回答道:洪哥是这一带的老大。

    港地三大势力,洪哥又属于哪一个势力的?叶皓轩又问。

    泰山的。女人又答道。

    泰山?叶皓轩点点头,只要这地方不属于振兴的势力范围,那他在这里就相对安全多了。

    港地三大地下势力,振兴、泰山、红星,这几个地下势力是最大的,他们几乎把港地所有地区的地下势力都握在手里,余下的都是一些小混混组成的,无关紧要的帮派。

    现在王震死了,虽然不是自己杀的,但毕竟是在自己手里断气的。所以振兴一定跟自己势不量力,如果没错的话,振兴的人现在正满大街的找自己。

    泰山和振兴的关系怎么样?这两家集团有合作项目吗?叶皓轩又问。

    现在地下混的,都称集团,因为国家严打黑恶势力,所以这些地下势力想生存,也不得不变通,他们其实是介于半黑半白的地步。

    合作?呵呵,这两家是死仇,前一段时间还在海弯那里火拼,死伤了十几个人呢。女人笑了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