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8章我不感兴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惜我不感兴趣。李言心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为了维护最近自己难得少有的淑女形象,按她以前的暴脾气,早就一耳瓜抽上去了,让你废话太多。

    你会感兴趣的。男人笑了笑,他继续道:你是我第一次见到气质不凡的女人,如果你在配上一件礼服的话我想你绝对能成为今天晚上的焦点,你这身衣服,实在是配不上你的气质,或许我可以帮忙,我认识著名的服装设计师。

    你的意思是说,我穿的老土?李言心不乐意了。

    其实李言心穿着一件大方宝蓝色连衣裙鲜亮,荷叶花边袖,古典而柔美,收腰款式,凸显曲线美,如果这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会很高,可惜这里是上流人士来的地方。

    这些人平时就会装绅士,放着"shen yin"不堪的音乐,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两人搂在一起跳舞。他们认为,这种场合只有穿礼服才能配得上。

    然而叶皓轩和李言心两人就是一身便装来的,本来就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所以尽管李言心已经是这个派对中最漂亮的女人,但奈何回头率不高。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美女应该懂得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男人连忙摇摇头道。

    你的意思就是我有些老土。李言心道,她彻底的不耐烦了,她放下手中的酒杯道:或许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哦,是吗,那你说说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男人来了兴趣。

    你在想如何让我对你起好感,然后在如何和你单独一起谈谈人生理想,感化我,让我陪你上床。要么就是把我灌醉,然后同样陪你上床。

    李言心重重的把手中的果汁重重的往桌子上一顿道:除了把我骗上床,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吗?你以为老娘是放养的吗?一件衣服就想把老娘骗上床?你当老娘是三岁小孩?

    李言心的声音猛的抬高,登时吸引了周边所有人的目光,她这一嗓子把这男人弄的尴尬不已。

    拜托,这个圈子里来这种场合的,哪个不是找到心仪的对象然后约一炮的?但大家都是斯文人,你不用这么简单直白的说出来吧,这样多伤面子?

    男人的脸一时间象猪肝一样难看,他本想离开,但李言心似乎还不算完,她怒敢冲冲的说:禽兽就是禽兽,畜生就是畜生,干嘛要穿上一幅外衣装成斯文人?你和斯文着边吗?

    说禽兽简直侮辱了这个词,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你好,别以为你一幅衣冠楚楚的样子就是绅士,你跟绅士着边吗?

    一口气把对方骂的狗头淋血,李言心才算是出了胸口的一团恶气。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做作的男人,就象眼前这货,装出一幅绅士的样子骗骗无知少女,除了会这个,他还会干嘛?

    叶皓轩有些傻眼的看着李言心,他以前认为李言心实力很强,但是失去了一身能力的她照样是个撕逼高手。

    刚才那一番话骂的淋漓畅快,让人象是喝了雪碧后有水从头上浇下来的那种感觉。

    叶皓轩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这男人,期待他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你……男人大怒,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错了吗?李言心反问,她站起来道:要么继续在这里让老娘骂你,要么现在马上滚蛋,我看见你恶心,二选一。

    你们是哪里混进来的傻逼?男人大怒。

    傻逼说谁?叶皓轩不乐意了,老子明明长这么帅,哪里象傻逼了?

    傻逼说你。男人想都同想张口应了一句经典的对白。

    对,你确实是个傻逼。叶皓轩象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这男人道:如果你不是傻逼的话,你为毛当着我的面挖我的墙角?这是我女人好不好。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我是谁。男人大怒道。

    你是谁?叶皓轩反问道。

    我是钟文宣,这是我大伯的场子,现在你们两个,马上滚出去。

    这货彻底的暴走了,反正刚才这女人骂自己骂的狗血淋头的,周边的人也听到了,如果现在不给这两人点颜色瞧瞧,这个闷亏是吃定了。

    绝对不能在人前示弱,况且他大伯还是港首富。

    你大伯的场子,跟你有关系吗?话说这是你大伯亲自跑去请我来的,你确定要我滚出去?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算什么东西?我大伯也会请你这种奇葩来这种场合?我看你是疯了吧,现在

    马上滚,保安呢,保安……钟文宣大叫道。

    你赶我出去,一会儿铁定还要请我回来。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请你回来?你做梦去吧,马上滚出去,还有,查清楚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这种高档场所,也是他们能进来的?钟文宣冷笑道。

    你确定要这么做?叶皓轩冷笑道。

    你就是一个傻逼,我有什么好确定不确定的?轰出去。钟文宣冷笑道。

    行,一会儿你别求我。叶皓轩站起来,拉着李言心就要走。

    钟少,这两位是钟总亲自迎接进来的,而且叮嘱我们这两位是他最尊重的客人,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来都要我们无条件放行。一名保安附在钟文宣的耳朵边悄悄的说。

    你……你为什么不早点说?钟文宣吃了一惊,他了解钟华灿,如果是一般人,他绝对不会亲自去迎接。

    我。我刚想起来。那名保安战战兢兢的说。

    现在叶皓轩和李言心两已经走出会所了,钟文宣大惊,如果这两人真的是大伯的贵客,他就完了。他连忙跑了出去,远远的喊道:两位留步,两位请留步。

    钟少,你是在叫我吗?叶皓轩诧异的反问道。

    是……是的。钟文宣吞了吞口水,然后低着头道:对不起两位,我不知道你们是我大伯的贵客,请……请回去。

    你都把我赶出来了,我现在回去的话多没面子?叶皓轩戏虐的说。

    对不起,请原谅,请原谅。钟文宣连忙低头道歉。

    他了解自己的伯父,如果说叶皓轩真的是一般人,他是绝对不会亲自出门去请的,他亲自出门去请,并且对自己的下属交待叶皓轩不是一般人,那叶皓轩的身份一定是他都要让三分的。

    想起来刚刚自己的语气和神态,钟文宣不由得脑门上冷汗淋淋,如果叶皓轩真的一走了之,事后伯父追问起来他可怎么交待?

    叶先生,怎么要走了,玩的不尽兴吗?

    就在这个时候,钟华灿从大厅里走了进来,看到这种情形,他不由得愣了愣。

    倒也不是不尽兴,只是我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另外有些人说我是混进来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我只好和我女朋友一起离开了。叶皓轩揽着李言心的肩膀,面不红气不喘的说。

    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慢慢的开始接受她了,公共场合时的亲密只要不是太过分,她也能忍受。

    但这一次貌似他装逼装大了,李言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伸出手去在他的腰间猛的拧了一个圈。

    叶皓轩疼的直吸冷气,他连忙放下了搭在李言心肩膀上的手,不动声色的揉着自己腰间那块几乎要被掐掉的肉。

    谁敢这么说?钟华灿的脸变了变,他一眼看到自己的侄子脸色青白的样子,他瞬间明白了,他沉声道:文宣,叶先生是我请来的贵客,是谁说要赶他走的?是你?

    大……大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先生,我向你道歉,请原谅,对不起……

    钟文宣知道自己大伯的严厉之处,他现在头都不敢抬,生怕碰上钟华灿那威严的表情。

    滚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踏入明珠会所半步。钟华灿厉声道,他恨不得上去踹这货几脚。

    眼前这个高人他都得罪不起,好不容易把人家请来了,可你竟然给人家摆脸子看,这不是在拆老子的台吗?这货平时除了仗着自己的名号在这里胡闹之外还懂什么。

    是是……大伯,我马上离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虽然这样极丢面子,但钟文宣还是松了一口气,他一边低头道歉一边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叶先生,真不好意思,我这侄子平时管教无方,请。钟华灿客气的说。

    不用了钟总,我在这里也见到了想见的人,而且我和女朋友也不适合这里的场景,所以就不打扰了。叶皓轩道。

    那……我叫人送你回去吧。钟华灿心中微微的一沉,本来趁着这机会好好和叶皓轩结交一番,却不料被自己一侄子坏了事,他已经下定决心回去以后好好教训教训他那不争气的侄子一顿。

    两人会着钟华灿专用的坐驾回去,躺在舒适的房车里,叶皓轩感叹有钱人真会享受。

    不过貌似他现在的钱也不少,他怎么不懂给自己弄辆豪车开开呢,你看这车,啧啧,多气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