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3章用事实说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司法部门的人,你有着自己专属的医院去看病,有医疗保险和单位为你报销大部分的费用,但那些人有吗?你口口声声说港地是一个讲究人权的地方,那些穷人们的人权和民主在哪里?

    我说了,我的曙光医院是为平民服务的。我可以保证,经过我的治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父亲绝对没事,现在法医已经来了,咱们让事实说话。叶皓轩喝道。

    这位是港地法医院来的司法鉴定科员,他现在会为你的父亲进行尸检,请相信港地的司法公正与法医的专业水平,查明真相,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梁红玉道。

    好,如果查出来是叶皓轩的问题,我要求他给我父亲偿命。陈启航怒道。

    如果是我的问题,我为你父亲偿命。叶皓轩沉声喝道。

    一名法医和几名助手走了上来,他们手里提着行医箱和相关医疗器械,在现场为死者进行尸检。

    这件事情这几天在港地早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了,各大新闻媒体接到消息马上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们要把这件事情第一时间传回到自己的总部里。

    有至少六台摄象机对准尸检现场,今天的尸检将会全程摄象,法医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录下来,然后他得出的结论会由法医总院的权威专家鉴定,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偏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法医娴熟的对死者的尸体进行解剖,切下小部分的身体组织或者毛发进行化验,不放过一个细节。

    一晃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几名法医已经得出了相关的数据,聚在一起讨论着起因和结果。不多时,一份报告被打了出来。

    结果出来了。为首的法医消了毒,然后取下了口罩,他拿出了份厚厚的检验报告。

    那好,请你当众宣读这份报告结果。叶皓轩道。

    死者男、四十八岁,死前曾经遭遇车祸撞击,重伤。死亡时间大约为七十二小时。死前曾经在曙光医院进行抢救,经医院检查结果可见,死者全身肋骨几乎全断,局部有粉碎性骨折,左肺叶处有异处刺入。

    据鉴定,死者在受这么重伤的情况下,生还的可能性为零。法医放下了手中的报告说:但经刚才鉴定,发现死者的肋部骨骼大部分已经愈合,而且肺部异物被取出,可能是抢救的过程过由医生取出来的。

    重点,我只想听重点,我父亲的死因是什么。陈启航道。

    病人的死因是死于心肌梗塞。法医翻起一页报告道:病人的心脏形状有异,而且心脏内有堵塞的状况,所以病人的真正死因,可能是心肌梗塞。

    不可能,我父亲身体一直很好,他现在冬天还可以冬泳,他的年纪不算大,怎么可能会有心脏梗塞?就在他过世前的半月还去做过全身检查,心率等一切正常,这不可能。陈启航怒道。

    不排除有隐性疾病的可能,而且我们在病人的身体里发现一种激素,这种激素属于违禁毒品,也不排除病人生前曾经吸食过毒品,这就是诱发急性心肌梗塞的原因。法医又道。

    现场瞬间静了下来,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震动了,病人竟然吸毒?那么说来他的死完全跟叶皓轩没有关系。

    在那种重伤的情况下,他吸食的毒品可能会诱发种种并发症,因而导致他死亡,这也不是不可能。

    这不可能,我丈夫一直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他绝对没有任何的不良嗜好,他不可能吸毒,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死者的妻子瞬间崩溃,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在她眼里,自己的老公一直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他绝对不会有那种不良的嗜好的。

    我的化验可以交由法医总院的专家鉴定,相关数据我们已经做好备份,如果有疑问,你可以随时向法医总院申请重新鉴定,我叫赵言,这是我的工作证,我为我做的一切鉴定负责。法医拿出自己的工作证说。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爸不会吸毒的,他一直是一个好男人,他是不会沾上那些东西的。陈启航喃喃的说。

    这件事情,可以定性为他杀。叶皓轩走上前道。

    你说什么?陈启航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的说:你在说什么,他杀?我父亲一直是一个好人,他从来不和人结仇,怎么会是他杀?

    李女士,我想请问一下,你的丈夫生前有没有特别好的朋友

    ?叶皓轩道。

    有,他单位里一个同事,两个人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出去钓鱼游泳,他们的爱好相同。李华抽泣着说。

    事发前半个月,你丈夫是不是和他的来往突然更加频繁了?叶皓轩又问。

    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他们两个工作之余都要出门去钓鱼,基本上每礼拜都有几次。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出事的时候是他们两个一起出去钓鱼了。李华答道。

    你丈夫死后,那个人有没有在露过面?叶皓轩问。

    没有,他只是打过一次电话,说他很内疚,如果那次他不去约我丈夫钓鱼,恐怕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李华一脸悲愤的说。

    你丈夫是和他一起开车出去的,然后也是一起回的,两人坐在同一辆车中,为什么对方没有一点事,而你丈夫则重伤?叶皓轩又问。

    这……我不知道,事发的当天我不在现场。李华犹豫了一下说,她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躲闪。

    没关系,我们可以叫他来。叶皓轩淡淡的说:非常感谢李女士能同意我们尸检,但是不是结果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你,你说什么?李华的脸色变了变。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李女士请不用担心。叶皓轩淡淡的一笑,然后转身道:梁督察,有些人该上场了。

    带人来。梁红玉淡淡的说。

    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警车上一个中年男子被人带了下来,他的两侧一左一右都有一名警察。

    看到这中年人,李华的脸色不自由主的变了变,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季伯,这是怎么回事?陈启航吃了一惊,他认出来这中年人正是他父亲的好友季祥,他走上前怒道:为什么要抓我父亲的朋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祥的神色默然,他的头始终垂着,不敢和陈启航对视

    因为他做了错事,既然做了错事,那就要接受原有的惩罚,季祥,你做过的事情是要我帮你说出来,还是你自己亲口说出来?梁红玉淡淡的说。

    季祥仍然默然不语,良久他才淡淡的说:我亲口说出来吧,一切责任都在我。

    季伯,这是怎么回事?陈启航更加不解了。

    因为我就是害死你父亲的真凶。季祥森然道:回来的时候是我开的车,当我行至一个偏僻的地方时发现你父亲没有系安全带,所以就加速撞到了山脚下,当时速度很快,所以你父亲撞碎了玻璃冲了出去。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陈启航不敢相信的说:他不是你的朋友吗?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看不惯他。季祥淡淡的说:现在我已经承认我是杀人凶手了,可以直接判我的刑。

    有个疑问我还没有弄清楚。叶皓轩走上前道:当时你所在的地方是港地九龙界地,那个地方距离中心医院只有三公里的路程,你为什么不把病人送到那里,反而要送到曙光医院?

    我既然要杀他,就要保证他一定会死,我在安全气囊上做了手脚。等他撞飞以后马上把他拖回车上,我怕到医院太及时了他会醒来,所以故意绕远。季祥木然的说。

    可你这样,会露出太多破绽,我调查过,你是一个心思紧密的人,从你在安全气囊上动手脚就可以看得出来,你不觉得你露出这个破绽有些太明显了吗?叶皓轩反问。

    人就是我杀的,除此之外,我不想在说别的。季祥说。

    是吗?你把他杀了,然后又用给他注射了毒品,这是为什么?叶皓轩冷笑道:我调查过你,你之前是犯罪心理研究所的人,你了解人在出车祸时注射毒品会引发一切可能性。

    然后你也算准时间,料定我今天会出现在医院,时间、地点、以及巧合度高度契合,你为的就是让我亲手给这病人治病。这又是为什么?叶皓轩道。

    毒品是我注射的,我是怕生什么意外,弄不死他。季祥恶狠狠的说。

    他阴森的模样让陈启航感觉到后心直发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这个平时看起来慈祥的友人竟然会有这么阴暗的心理,他太可怕了。

    从在安全气囊上做手脚到给父亲注射毒品,每一个环节都计算的很精准,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