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59章鸿门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鸿门宴吧。李言心看了叶皓轩手里的信封,丝毫不迟疑的问道。

    的确是鸿门宴,但是那天那家伙曾经试探过你的实力,他应该知道你的实力很强,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无趣吧。叶皓轩道。

    不知道,或许王天琪真的想和我们聊聊也说不定。李言心摇摇头道。

    绝无可能。叶皓轩摇头道:我虽然不太了解奇门江湖,但是我知道世俗的法律和道德观对他们的约束并不大,杀人夺宝的事情在奇门江湖里面算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陈玄看到了灵物,等于说灵灵的身份已经曝光,王天琪绝对不可能不动心。现在我们这个世界灵气匮乏,能够出现一个灵物,这是绝对能引起一场轰动的事情,如果说他不动心,母猪都会上树了。

    兵平将档,水来土淹,我算是看明白了,港地的这些奇门江湖中人,大多数都只是懂一点风水玄学,骗骗无知世人来赚点钱花,有真本事的,恐怕屈指可数。李言心道。

    那也未必,说不定港地有一两个隐世的老家伙呢。叶皓轩笑了笑。

    见面地点在哪里?李言心问。

    港地恒生大酒店,今天算是他们港地风水协会的一次小聚会。

    港地的这些风水先生,一个个赚的倒是盆满钵满的,也好,今天晚上一起去见识见识吧。李言心笑道。

    港地恒生酒店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虽然表面上说是五星级,但是这里的逼格绝对不止五星这么简单。

    叶皓轩和李言心两人一起来到了恒生,只见酒店前的停车场里停着一溜的豪车,由此可见,港地的风水玄学大师,身家都颇为殷实。

    不好意思两位,今天这里被人包下了,两位改天在来吧。门口两排身着黑色衣服的保镖把两人拦了下来。

    这是请帖。叶皓轩拿出两张请帖递给了保镖。

    拿起对讲机确认了两人的身份后,这名保镖才略带歉意的说,不好意思,两位里面请。

    叶先生,李小姐,诸位大师们都在正厅里等候了,如果两位方便的话,请移步大厅。一名黑衣保镖说。

    好,马上过去。叶皓轩点点头,关上了门,和李言心两人一起来到了大厅里。

    只见豪华如宫殿一般的大厅里面摆着两排椅子,在场的三十多人大多数是头发花白的老人或者是中年人,他们或穿着一身练功夫,或穿着一身长袍,每个人双眼中精光闪烁,周身四处有隐隐灵光时隐时现。

    这些人都是港地著名的风水玄学大师,见叶皓轩和李言心两人走进来,在场所有的人都感觉有些诧异。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玄学大会,不相干的普通人是没有资格来到这里的,更别说这个大厅了。但是两人就这样冠冕堂皇的走了进来,着实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因为从两人身上的气息来看,两人均属于普通人。

    两位,走错地方了吧。

    坐在最未端一个留着八字胡,戴着一个小墨镜,就像是民间时期上海滩里瞎子算命先生一样的一个小老头放下手中的茶碗说。

    没错,我们就是来这个地方。叶皓轩拉着李言心淡淡的一笑。

    这不是你们普通人该来的地方。另外一名身着长袍,微微显胖的中年人斜着眼睛扫了叶皓轩一眼。

    敢情这些人是想要给两人一个下马威啊,叶皓轩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双眼中的精光,他微微一笑道: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港地大师们聚集的地方,普通人就止步吧。戴着小墨镜的老头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摸骨神算李玄生?叶皓轩看了那个老头一眼。

    老头咧嘴一笑,他伸手摸向桌子,把手里的茶碗拿在手里,饮了一口茶道:不错,正是老夫。

    我听说你是个瞎子,今天看来果其不然,你不仅人瞎,而且心也瞎,我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给别人算命的。叶皓轩冷笑了一声。

    林玄生被手里的那杯茶噎着了,他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不错,他是一个瞎子,真正吃这行饭的,五弊三缺犯其一,除了极少人能逆天改命不受五弊三缺困扰之外,大多数的人或伤或残,或孤或穷,这也是大多数算命先生终身不娶,或者穷困潦倒的原因。

    但港地的大多数大师是一个异类,他们当中有的人,不仅儿孙满堂,而且因为这些年的算命赚的盆满钵满的。

    这跟港地的

    风水有关,港地本来就是一个福地,就连这里的奇门江湖中人,也过的比别的地方的人滋润。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就比方说眼前这个最先出口刁难叶皓轩的李玄生,五弊犯残,所以四十多岁的时候双眼意外失明,一直到现在。

    身为瞎子,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瞎,而叶皓轩不仅说他眼瞎,更说他心瞎,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而且,这个干瘦的小老头脾气最为火爆,混到今天这一步,他当然不是吃素的,他一拍桌子,冷冷的说:刚才的话,你在重复一遍。

    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在重复一遍多没意思,如果你让我重复我就重复,那我多没面子?叶皓轩丝毫不在意的说。

    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一个错误?李玄生站起来,他的身板很干瘦,瘦的似乎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

    但是正是这幅干瘦的身板,却爆发出常人难以想像的压力,坐在他身边的几个同道中人不自由主的皱了皱眉头,他们明显的感觉到这小老头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意。

    知道,我刚才的话显得有些不太尊老爱幼。叶皓轩淡淡的一笑。

    既然你知道,那你将会为你所说的话付出代价,别看我又老又瞎,但是你们这些普通人在我眼里,就像是蚂蚁一样。小老头阴侧侧的一笑。

    他的神色阴霾,整个面孔扭曲不定,而且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他右手向前一指,一个咒法骤然形成,向叶皓轩当头罩去。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叶皓轩算是见识到了港地奇门江湖中人的德性了,这里的特殊部门能力有限,对这些人管控的太少,所以才养成他们这种这幅老子天下第一的德性吧。

    老头右手一指,然后坐下悠悠的喝着茶说:刚才你已经中了我的幽冥不归咒,如果你不求我,三天内必定肠烂肚穿而亡。

    他斜着眼睛盯了叶皓轩一眼,然后阴侧侧的笑道:你求我,或许我能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

    你在唬我吧,你说我中了招,那为什么我没有一点感觉?叶皓轩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小老头。

    你想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李玄生阴侧侧的一笑,他右手掐诀颂咒,想快速摧动刚才在叶皓轩身上布下的咒法,让他肠穿肚烂,然后跪地求饶。

    只是他连连掐了数次,叶皓轩却没有一点反应,正当他在疑惑的时候,他只感觉肚子一痛,然后一种撕心裂肺般的感觉从小腹处涌起,他一声惨叫,周身上下黑气隐隐,眼见就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这种感觉他最清楚不过了,正是自己百试不爽的幽冥不归咒,可他刚刚明明把咒下到了叶皓轩的身上,现在怎么会反过来出现到自己的身上?

    想不通是吧?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突然右手向前伸,虚空一抓,干瘦的小老头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提了起来。

    仗着自己有些玄术的修为,就在这里胡作非为,看来港地对你们奇门术士约束的不够严啊。

    众人都吃了一惊,李玄生的玄术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他那幽冥不归咒更是厉害,大凡被他下了咒的人,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完蛋。

    但是叶皓轩非但没事,反而反手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看来这年轻人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啊。

    住手,放开李道友。

    几个和李玄生比较好的人纷纷大喝,一齐涌了过来,他们手里的法器灵器一古恼的丢了过来。

    李言心右手一屈,然后随意的一指弹了出去。

    穿心指……

    自从得到云中雾岚传承之后,李言心的穿心指已经不用掐诀颂咒了,穿心指几乎是动念而发,她这一指点出,几乎让所有人都防不胜防。

    咻一声响,指力撕破虚空,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透明的尾迹,轰……

    冲过来的几个人几乎像是被一颗炮弹击中一般四散而去,而李言心像是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脸上带着那幅万年不变的浅笑。

    这一招把现场所有的人都震住了,本来有些跃跃欲试的人马上萎了,他们明白,自己的能力跟李言心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开玩笑,一指能把数名拥有不同修为的人击飞,这是常人能做到的吗?

    在者李言心身上根本没有一点道力波动,在这些人看来,她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刚才那一指给所有人一个警醒,李言心恐怕不是普通人那么简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