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5章适可而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家玩玩就算了,适可而止。就在这个时候,叶连成缓缓的走了过来。

    叶皓轩冷笑,叶连成还真的能掐会算啊,他算准了自己快忍不住动手了,现在走出来是为花玥解围的?

    呵呵,他不会傻到认为,经历了上一次的事情以后,花玥还会诚心的做他的狗吧,现在的花玥就是一个疯子,六亲不认的疯子。

    堂兄来的真是时候啊。叶皓轩淡淡的说。

    是啊,说好了,我今天是给堂弟接风洗尘的,也希望你和花兄之间的误会能够解开。叶连成淡淡的笑道。

    呵呵,堂兄认为还能解开?叶皓轩说。

    没有解不开的仇恨。叶连成说:堂弟不要这么小气,大家都是有内涵的人。

    那是因为打断腿的不是你。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感觉今天来这里挺无聊的,这里的人貌似没几个看他顺眼的。

    花玥,和我堂弟喝一杯吧。叶连成说。

    叶皓轩冷笑,叶连成这个人,虚伪到了这种程度,当初是他挑唆京城三杰来找自己麻烦的,结果闹出事情来了,他又在这里假惺惺的做和事佬。

    我倒了,叶少不接,还把杯子摔了。花玥做出一幅无辜的样子说如果医圣不相和我们交朋友,大门在那里,可以走。

    如果我走了,你这家会所也就没人了。叶皓轩摇摇头道不信我们试试。

    我还真不信,呵呵,能来到这里的,都是我的朋友,当然,你除外。花玥呵呵笑道。

    如果家里的老人家,不想断养生酒的,都离开吧。叶皓轩甩下了一句,然后径直走了出来。

    会所里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叶皓轩,心中同时涌出一个念头:无耻……

    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些人的家里无一例外都有一个老头子,而这些老头子最近的爱好就是养生酒,偏偏这种特供的酒又掌握在叶皓轩手里。

    叶皓轩用这个手段威胁他们,虽然说有些无耻,但是不得不承认非常的有效。

    这些人虽然和花玥玩的好,但是谁也不会得罪自己家的老人家,万一哪天养生酒突然被断了,查出来是这些原因,他们一个个都吃不完兜着走。

    老人家都是自己家里的支拄谁也不愿意老人家因为生气导致身体给气出来什么毛病来。

    那个花少……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在来玩。

    于是,一大部分的人都冲着花玥拱手告辞,他们知道叶皓轩说的到做的到,虽然这种威胁的方法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就好像是说你不跟我玩,我就不给你糖吃一样,但不得不说这样很有效。

    老人家其实就是小孩子心性,要哄的,他们必须离开,至少今天晚上在家开。

    于是,偌大的宾河会所里,一时间走了一大部分的人。

    花玥的脸很难看,叶连成的脸也很难看,他们自认为人脉关系上叶皓轩不如自己,可是人家还是一句话能带走一大部分人,这就是实力的像征。

    叶皓轩,你等等……

    叶皓轩刚刚走出会所没有多久,身后一个气极败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只见常锋的脸沉的几乎要滴下水来。

    有事?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常锋冷冷的盯着叶皓轩道。

    你应该说,你妹妹想对我做什么?叶皓轩冷冷的说:她给我下毒,然后自己把下毒的东西喝了下去,这能怪我?

    叶皓轩,我妹妹不懂事,所以我请你原谅她一次,就一次,我保证以后让她离你远远的。常锋紧张的说。

    你很紧张你妹妹嘛。叶皓轩说。

    她是我妹妹,我当然紧张她。常锋紧紧的握着双拳道。

    常锋,说真的,京城三杰里面,你还算是唯一能入得了我法眼的人,如果不是你跟叶连成走的太近,上一次我们也不会发生那种不愉快的事情。

    但是。叶皓轩摇摇头道:你不知道你妹妹的情况,她给我下的毒你或许不知道是什么。

    上什么?常锋的神色一凛。

    永恒之水,也就是邵总上一次被绑架时中的毒。不妨告诉你,拥有永恒之水的那个组织,已经被特勤部门列为一级警备的危险组织。她的永恒之水是哪里来的?你们常家,是不是跟那个组织有关系?

    叶皓轩的话让常锋的脸白了白,他也是圈子里的人,家里也有一位老人

    家,他知道特勤局是什么地方,能被特勤局残为危险性的组织,可见永恒之水的牵扯到底有多大。

    他不知道妹妹是怎么和那些人牵扯到一起的,但是他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相信她,她绝对跟那个组织没有关系,她或许是被人利用了。常锋定了定神说我们常家,绝对不会和那种危险的组织有关系的。

    你说的话我相信,我也相信她被人利用了。叶皓轩淡淡的说可那有什么用呢?

    你放过她。常锋说我可以做你的狗。

    我身边不需要狗。叶皓轩摇摇头道我也不能把你当成狗,因为你曾经是一个军人,你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很痛心。

    那你放过她,你让她醒过来。常锋愤怒的说。

    这种永恒之水,就连我也暂时没有好办法治疗。叶皓轩摇摇头道。

    你撒谎,你上一次不是治好了邵清盈吗?常锋不信。

    那是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去找了多少天才地宝。而且你妹妹的永恒之水,是属于升级版的,我也有一个妹妹躺在病床上,我都没有办法。叶皓轩说。

    不可能,你是医圣,这世上还有能难倒你的医术?常锋不相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我现在对这种病情没有太好的办法。叶皓轩摇摇头道。

    叶皓轩……你一定有办法的,我妹妹是因为你中毒的,你要负责任。常锋激动了起来。

    拜托,是她要下毒害我好不好。叶皓轩有些无语,常锋也是关心则乱。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常锋失神的说。

    有一个办法,你或许可以试一试。叶皓轩说。

    什么办法?常锋双眼中充满希望。

    永生的人联系她的时候曾经给过她一瓶解药,就是这个,但是我不确定里面的药性到底是什么,现在你可以等我找到华夏生化研究总院的人去鉴定分析成分,你也可以冒险让你妹妹试试,不过后果概不负责。叶皓轩拿出那个玻璃瓶道。

    这……常锋明显的犹豫了,说实在的,他不敢让自己的妹妹轻易的尝试,他不了解永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

    但看到叶皓轩对那个组织都颇为忌惮的样子,他深知对方的实力不是自己所能够抗衡的。

    需要多久?常锋说。

    不确定,或许是一天,或者是一年,但是我可以保证,你妹妹没有性命之忧。不过你也不要幻想让我对她有任何好感,就凭她想把对我下手,我足能让她死一万次。叶皓轩淡淡的说。

    她不懂事,她只当我吃亏了,她只是想为我报仇,我代她向你道歉,如果有结果,请你务必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以后,我就是你的狗。常锋说。

    你和你妹妹,感情挺深的嘛。叶皓轩戏虐的看着常锋说。

    医圣……严格来说,我和她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她是我妹妹,永远都是。常锋感觉喉咙里梗着什么东西,他在也说不出来什么话来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常丽是常家报养的养女,她和常锋是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这份并无一丝血缘的兄弟关系让他们之间始终有些什么东西难以跨越。

    祝你好运。叶皓轩叹了一口气,常锋的这份感情,恐怕只能永远的埋在他心里吧,他和常丽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医圣,你到底接受了我没有?常锋叫住了转身离开的叶皓轩。

    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别说这么肉麻,搞的好像老子跟你有一腿似的。叶皓轩皱了皱眉头说。

    谢谢。常锋感激的说。

    你妹妹的事情,你自己圆个谎吧,另外永生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讲起,如果外人知道的多了,只会有害处,没有好处,你可明白?叶皓轩说。

    我明白,谢谢医圣。常锋一拱手道。

    回京了?

    刚刚离开,陈若溪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回了,你任务完成了没有?叶皓轩道。

    完成了,一品夫人要见你。陈若溪道。

    她要见我?叶皓轩倒是微微的一愣:她是不是察觉什么了?

    不知道,但如果说她跟永生有关系的话,以她能瞒过特勤局这么久的聪明程度,察觉到什么东西也不是没有可能。陈若溪道:你等等,我马上赶到你的方位,我和你一起去见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