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6章一品夫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叶皓轩满腹心事的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以后,一辆汽车呼啸而来,陈若溪摇下车窗,向叶皓轩招了招手。

    叶皓轩坐到了副驾驶室,陈若溪开车向一品夫人的家里赶去。

    这段时间特勤局内内外外全部行动了起来,一直在监控着一品夫人,但是却一点意外也没有查出来,她还是一品夫人,她名下的产业也很正常,没有一点异样的地方。

    如果不是已经锁定了她的身份,我甚至都怀疑我们是不是搞错对像了。陈若溪叹道。

    她很安份?叶皓轩诧异的问。

    很安份安份的有些出乎人意料之外,她现在除了去做做慈善,去白云庙里上上香之外,其他的社交场合基本上都不去。陈若溪道。

    越是这样的人,越是有问题。叶皓轩冷笑道:她做慈善,是因为她心虚,她做过的错事多,所以才去求神拜佛以减轻自身的罪孽。

    你怎么知道?陈若溪问。

    因为我在港地,遇见过这样的奇葩。叶皓轩指的是梁红玉的二爷爷,整个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骗过了所有的人,最后就连政府也不得不对外宣称他因病过世。

    因为他做的慈善事业太多了,如果被曝出来他原本的面目,肯定会让人心里有落差的。

    不排除一品夫人就是那种人。

    或许是吧,一品夫人很安分,如果她真的和永生有关系,那我只能说,她隐藏的好深。陈若溪叹道。

    深不深,见过一次不就知道了。叶皓轩拿出了那个小小的玻璃瓶道:传说永恒之水的解药,你帮我到生化研究所做下鉴定,如果是真的,顺便看看能不能批量生产。

    哪里来的?陈若溪问。

    常家妹子今天想用永恒之水害我,结果被我放倒了,是永生的人联系她的,说这个东西能对付我,那女人也是傻大无脑,竟然相信了。可我不知道永生在抽什么风,竟然附送解药一瓶。叶皓轩摇摇头道

    回头我就找人鉴定。陈若溪把小玻璃瓶收好,然后开着车径直向京城郊外赶去。

    一处极大的别墅庄园出现在两人的眼前,这处别墅庄园占地的面积极大,在寸金寸土的京城,就算是你财力在殷实,能够拥有足足能住一村人的别墅庄园,这花费的资金,足以能让所有人牙疼加蛋疼。

    庄园是仿造西方建筑,在夜色中看起来有几分森然的样子,叶皓轩有种错觉,他好像是来到了上世纪的西方古堡里面了。

    好在里面灯火通明,没有那种古保里阴森可怖的样子。

    门口的警卫极其森严,一层又一层的保镖来确认叶皓轩和陈若溪的身份,一个又一个的内线电话找过去确认今天有没有这两个人的到访。

    如果内线的警卫否认有这两个人,那么叶皓轩和陈若溪恐怕会在第一时间被抓起来。

    确认无误之后,叶皓轩和陈若溪两个人才被放行,叶皓轩的神念四散而去,他惊讶的发觉在小小的门口,竟然有数名玄阶高手在把守着。

    如此大手笔的护卫,恐怕京城在也找不出来第二家来,一品夫人用这么重的守卫,到底是向外宣示财力的像征,还是在害怕着什么。

    两位,夫人有请。

    司青出现在两人的跟前,有些日子不见鹤凤舞的这个保镖了,他的实力竟然也有一个突飞猛进的飞跃。

    跟着司青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别墅,走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走廊,陈若溪和叶皓轩总算是来到了一幢独立的别墅前。

    金碧辉煌的大厅堪比古代的宫殿,难以想像这么豪华的地方,竟然只住了一个女人。

    鹤凤舞一身丝质长裙,青丝微挽,她正在冲泡着一壶茶,细腻的皮肤以及少女般的面容,往往会让人忽略她的真实年龄。

    直到一壶茶冲好,她抬起头时,叶皓轩才猛然醒悟,眼前的这个女人,年纪足以能做自己的祖母了。

    每每看到一品夫人,叶皓轩都会忽略了她的真实年龄,回想起来,这让他自己有种吃了苍蝇一般的感觉。

    医圣和陈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了,这杯茶,就权当我为二人陪罪了。凤鹤舞亲自为两人奉上茶水。

    叶皓轩微微的一怔,他明显的发觉,原本在鹤凤舞身上的那丝阴厉的气息,竟然消失不见了。

    叶皓轩不曾忘记,第

    一次见到一品夫人时,她身上那股浓烈的阴寒气息,曾一度,叶皓轩曾经怀疑她根本不是正常人。

    但是现在她身上的气息却消失了,她就和正常人一样充满生气。

    医圣不喝,是不是怕我在茶水里下毒?鹤凤舞笑吟吟的说。

    当然不是。叶皓轩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端起跟前的茶水泯了一品,他赞叹道:夫人好茶艺。

    呵呵,我家那位在世的时候,特别喜欢我冲的茶,一晃都半个世纪过去了。鹤凤舞淡淡的说。

    夫人,今天来找你,是想了解些事情的。陈若溪说。

    陈小姐有什么事情想了解尽管来问,我知无不言,不过那些明里暗里的监视,可以撤了吧。鹤凤舞笑吟吟的说。

    陈若溪心中一凛,特勤局的行动何等的隐秘,可是还是被她察觉了,这一品夫人,果然有问题,她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商人这么简单。

    夫人说笑了,我们哪怕监视夫人,最近京城不算太平,我们来只是想告诉夫人,最近出门要小心点。陈若溪淡淡的说。

    我一个孤家寡人,能劳陈小姐担这么大的心,真是荣幸啊。一品夫人冷笑道。

    其实我一直想请教夫人。陈若溪有意无意的说夫人这么大年纪了,保养的这么好,是怎么做到的,真的好羡慕啊,我到夫人这年纪,恐怕早就是一个古稀之年的老太太了。

    呵呵,其实这辈子最得意的只有两件事情。鹤凤舞一边摆弄着茶具一边悠悠的说。

    哪两件事情?叶皓轩问道。

    第一,我嫁了个早死,而且还留给我一堆家产的男人。鹤凤舞娇笑道,他的笑意让叶皓轩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第二就是我驻颜有术,年过半百而青春尚在。

    鹤凤舞的话让叶皓轩感觉到一阵恶寒,凭心而论,这已经六十多岁的老女人长的还是相当的漂亮的,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当然,前提是你不知道她真实的年龄。

    但老了就是老了,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

    夫人,咱们言归正传吧,我刚回到京城,在港地,我也遇到了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只想知道,夫人和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人有关系没有。叶皓轩轻咳了一声道。

    我不太明白医圣在说些什么。鹤凤舞淡淡的说我一向是一个安份守已的生意人,除了慈善和求神念佛之外,其他的事情一般来说不参与,我不知道医圣说的不愉快事情是些什么。

    我相信夫人说的话。叶皓轩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点也不相信,他淡淡的说:夫人找我来,是有事情商议吧。

    我想入股美颜。鹤凤舞一字一板的说。

    什么?叶皓轩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女人,她是在逗自己吧。

    我想入股美颜。鹤凤舞又重复了一句,她淡淡的笑道:医圣不会拒绝吧。

    叶皓轩愣了愣,他看了一眼陈若溪,不明白这个老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美颜是叶皓轩现在最大的产业,他凭什么让一个神神叨叨,来历不明的老女人入股?

    这个恐怕我做不了主,我只是里面一个小股东,占有很小一部分股份,这个要去问萧总才是。叶皓轩搪塞了一句。

    呵呵,医圣说笑了,现在整个京城,谁还不知道美颜就是医圣的产业?萧总不过是为医圣打工罢了。鹤凤舞明显的不相信叶皓轩的话。

    我觉得夫人不应该是缺钱的人,美颜的那点市值,夫人恐怕看不到眼里。叶皓轩笑道。

    不,我是一个商人,商人追求的追求目标就是利益,只要是赚钱的,我都会横插一手的。鹤凤舞认真的说。

    那……恐怕要让失人失望了。叶皓轩直接把话挑明了。

    美颜是叶皓轩的禁脔,不管一品夫人打的什么鬼主意,他都不可能让她沾染美颜一点股份。

    那真叫人遗憾,希望医圣不会为自己的决定感觉到后悔,送客。一品夫人听叶皓轩直接回绝,她也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两位,请。司青冷冰冰的表情出现在叶皓轩和陈若溪的眼前。

    叶皓轩和陈若溪对视了一眼,两人均不明白一品夫人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两人起身告辞。

    奉劝医圣,还是答应了夫人吧,夫人一生起气来,恐怕医圣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司青一边走一边阴阳怪气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