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1章交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说的当然是古明辉的事情,他和古家联合以后,古明辉是第一个被派出来探路的,但是一个回合没有过完,他就被干掉了,这让叶连成感觉到很无语。

    他在为自己的这些属下智商担忧的同时也为自己悲哀,为什么叶皓轩身边一个女人都那么的厉害,可以独档一面,而他这边拉拢了这么大一批武者,一上来就是一个白痴。

    这古明辉在没有跟他打招呼的情况下就跑到曙光医院去,你不是去找死你是干什么?

    你不会认为你玄阶的修为,就能把叶皓轩踩在脚下吧?出以点是好的,但是你总得量力而为吧,叶皓轩这种人,是你能玩得转的?

    不狠的话,堂哥的人恐怕会把我分尸了吧,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的那些手下,智商堪忧啊。

    叶皓轩一边说一边摇头道:我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笨的人。

    以后的路还长,我们走着瞧。叶连成冷笑了一声,他转身走进叶家大院之中。

    祥伯站在老太爷的身边,把刚才的经过向老太爷说了一遍。

    古家那小子,是真的废了?叶老太爷拿着一个茶杯,一边吹着里面的茶水一边问。

    废的不能在废了。祥伯说:四肢尽碎,没有复原的可能,而且双眼也瞎了,最重要的是气海被毁。

    手段够狠,不错。叶老太爷点点头。

    老太爷是这么认为的?祥伯微微的一怔。

    呵呵,不然你们是怎么认为的?你们认为我为了考验他,所以偏向叶连成这一边,让他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叶老太爷道。

    不止是我,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祥伯点点头道。

    皓轩那孩子是个人才,但是他有时候处事处处顾全大局,这样很危险。

    叶老太爷把茶杯放在桌子上道:一个成大事者,是不能有那种慈悲心肠的,如果有,那将会是他以后的绊脚石,他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我懂了,你是把连成当成磨刀石,好好的把皓轩磨练一番,然后让他真正的成长。祥伯恍然大悟。

    对,世人都认为我在考验他,其实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需要我考验吗?叶老太爷说。

    不需要,他的能力无须质疑。祥伯点点头说。

    对,他的能力无须质疑,他现在缺的,是那种杀伐果断的狠厉,所以我才放任连成乱来,不然的话,就凭他做的事情,我早把他赶出叶家了。叶老太爷说。

    老太爷下的一手好棋啊。祥伯微微一笑。

    呵呵,下,杀两盘。叶老太爷笑道。

    为什么要拦着我,难道就这么算了?回去的路上,古永林还在激动的吼道,他儿子被人打成死狗了,他现在连讨个公道的能力都没有,这让他如何咽得下去这口气。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闯到叶家去,亲手把那小子的四肢给打断,然后废了他的内力?古经武斜了他一眼道。

    不然呢,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古永林怒气冲冲的说。

    你杀过人,我也杀过人,甚至明辉之前也杀过,你保证那些人都是无辜的?也有人抗争过,可有结果吗?古经武反问。

    因为我们是古家,我们有着他们没有的资本,我们可以摆平这些事情。古永林傲然道。

    对,因为我们是古家,我们可以欺负一下普通人,甚至有点身份的人在我们面前也不算什么,但你不会认为,我们古家有资格的叶家叫板吧。古经武叹道。

    可他把我儿子打成那样,他们不给我们个公道吗?古永林激动的说。

    明辉当年错手杀人,对方也来要说法以,有结果吗?古经武问。

    这……古永林仿佛明白了。

    有句话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我们可以不理会普通人的感受,那是因为我们古家是古武世家,是普通人仰望的存在人。

    但是在叶家面前,我们也就像是蝼蚁一样,不说别的,就叶家那个老头,你感觉你跟他比起来,有几分胜算?古经武道。

    五成……古永林想了想然后又摇头道:甚至更低,他至少是天境,这是传说中的境界,老爷子只是天境,虽然很厉害,但是差距还是不少的。

    所以,这件事情是根本不可能有公道存在的,这世上的公道,是跟没用处的人说的,我们现在接受了叶连成的股份,可以让我们古家在以后不在为筹钱去买天才地宝而发愁,但是我们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是叶家的内斗,我们等于说是在夹缝中生存,说句不客气的,如果老太爷不乐意,我们古家随时都会面临危险。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现在就是别人的狗,帮主人咬人被别人打断腿了就是活该,你想要公平?

    古经武笑了,他笑的有些神经质:我们古家,在两年前出现叛逃的事情以后,已经没有什么公平可言的,我现在特勤局里面,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比我位高权重,我上哪里说理去?

    古永林沉默不言,良久他才重重的一拳砸在汽车上,他吐出一口浊气道:我心里……还是不痛快。

    大哥,看开点就好了,我们把宝押在了叶连成身上,那我们以后就要为他做事,听他的话,如果他赢了,我们古家将赢来一个辉煌时期,如果他输了,我们古家只有覆亡一途,这是一次豪赌,赌的就是我们古家的前途。古经武说。

    古永林点点头,他沉默不语。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坐着的汽车突然砰的一声响,轮胎爆裂而开,同时眼前一个黑影出现,这个黑影离汽车很远,但是他的速度极快,两人的眼一花,黑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跟前。

    噗……

    汽车前面的档风玻璃哗啦一声破裂而开,同时开着车的司机身子重重的向前一顿,他的脑袋上多了一个血淋淋的口子,司机的双眼睁的大大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古氏两兄弟吃了一惊,他们两人的实力不弱,但是他们竟然没有感觉到来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他们同时向两侧一击,撞开了车门飞奔了出去。

    你是谁。古经武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令他吃惊的是眼前的这个人身上一点气息也没有,他好像就是一具死尸一样,如果不是能看到他胸口时起时伏的呼吸,他们甚至都认为这个人是个死人。

    我是死神。对方说。

    不管你是人是鬼,今天你杀了我们古家的人,你休想逃走。古永林大怒,他最烦这种神神叨叨的人,什么死神,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我是来谈合作的。对方依然冷冰冰的说。

    你想怎么合作?古经武到底还是冷静一些,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不是简单人物。

    或许我有办法,让古明辉恢复。死神说。

    恢复?他怎么恢复,他都成那样子了,他还怎么恢复?提到儿子,古永林的心中在隐隐的做痛。

    那就是我们的事情了。死神冷冷的说:这世上没有我们做不到事情。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沉默了一阵,古经武问道。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那样的话你们古家那个天才,将会彻底的陨落,呵呵,双眼盲了,气海被毁,四肢尽断……这感觉,生不如死吧。黑衣人有些神经质的笑了。

    怎么合作法。古经武的心中一凛,他问道。

    我们可以详谈。死神说。

    安排好了京城的一切,叶皓轩便打算去三贤山一趟,顺便带着薛听雨去寻找破解之法。

    三贤山处于高原的边缘处,过去那一带的山脉,在向西向就是人神秘的高原了。

    薛家。

    薛听雨只提了很少的东西,第一次,和喜欢的人一起出门,这让她有些小兴奋。

    听雨,路上小心。薛鸿云看着妹妹,不知道说什么说,但愿她在路上能够找到那份机缘。

    有他照顾,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薛听雨甜甜的一笑。

    拜托了。薛鸿云走到叶皓轩的跟前。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叶皓轩点点头。

    余玲知道女儿要出门,她却没有出来相送,因为她怕,怕这是见到女儿的最后一面,因为她知道,女儿的时间不多了,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走了。叶皓轩和薛听雨一起拦了一辆了租力,向火车站赶去。

    之所以坐火车,那是因为薛听雨想感受一下沿途的风光,看到漂亮的景色,就下去玩玩。

    说真的,她的命到底能不能解,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叶皓轩相信会有奇迹发生。

    听说又有麻烦找上你了。出租车上,薛听雨淡淡的笑道。

    恩,没办法,总是时不时的有些傻逼过来找麻烦。叶皓轩摇头道。

    听说古家是江南古武世家,不能掉以轻心。薛听雨说,她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我感觉你现在不能离开京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