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2章说走就走的旅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放心吧,区区一个古武世家而已,我在京城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不会乱来。叶皓轩笑了笑。

    我发现我之前的总结错误了。薛听雨说。

    哪里错了?叶皓轩讶然的问道。

    我之前说过,老太爷给你出个难题考验你,其实这是老太爷在磨砺你。薛听雨道。

    我不太懂。叶皓轩摇摇头,他确实不太懂薛听雨在说些什么。

    你和叶连成之间的对弈,他肯定都看在眼里的,叶连成这样拉帮结派,如果是老太爷以前的脾气,是绝对不允许的,但是他现在睁只眼闭只眼,他不是在考验你的能力,而是在磨练你的脾气。薛听雨说。

    磨练我的脾气?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说:老太爷喜欢我顾全大局这一点,他为什么要磨练我的脾气?

    那是以前,以前你顾全大局,老太爷肯定喜欢,但是自从你开始接手推广中医的任务以后,你的危险就多了起来,优柔寡断只会害了你。你现在缺乏的是一分杀伐果断的感觉。薛听雨说。

    这样?叶皓轩若有所思,薛听雨说的话不无道理,或许老太爷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磨砺自己,让自己真正的成长了起来。

    对,从你打伤京城三杰到你废了古家的弟子,老太爷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这就说明了问题,老太爷,是希望你快速的成长起来。薛听雨道。

    叶皓轩回想京城的种种事情,他不由得恍然大悟,薛听雨说的没错,叶老太爷在磨练他。

    薛听雨微微一叹道:你觉得,老太爷现在身体怎么样?

    三年之内,不会有问题。叶皓轩说。

    你确定?薛听雨紧紧的盯着叶皓轩问道。

    这……叶皓轩不由得犹豫了,说实在的,他也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因为人生充满太多未知数,老太爷的身体现在是很好,但是指不定哪天就会出一个问题,老人家一旦出问题,身体就会迅速的跨掉的。

    五十而知天命,老太爷已经是活了近一个世纪的人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他之所以这么着急的磨练你……那是因为……薛听雨说不下去了。

    不……不可能。叶皓轩摇摇头。

    他不愿意相信薛听雨说的话是事实,但是直觉告诉他,老太爷的身体确实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尽管他老人家现在身体和精神很好,但老人家一旦跨下来,是很快的。

    但愿我只是多想了。薛听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别想了,就真是真有那么一天,也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因为你是人,不是神仙。

    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他的心情微微的显得有些沉重。

    我们去哪里,路线准备好了没有。见叶皓轩的情绪些沉重,薛听雨有些后悔提了刚才的事情,于是她便岔开话题。

    目的地是藏地边缘处,我刚好在那里有些事情要办,办完事情以后,我们去高原上看看。叶皓轩道。

    好啊,我最向往那神秘的地方,能和你一起去,我这辈子就知足了。薛听雨眼前一亮道。

    最近的一站是卫地,听说那地方有山有水,有草原也有沙漠。去感觉一下,然后是兰州、吃货的天堂,在接着到唐古拉山一趟,玩够了之后就直达藏地边缘,有一个地方叫做三贤山,上面有个道观,我送些东西过去,然后我们就一起去藏地。

    叶皓轩拿出了地图,一边对薛听雨说着规划一边看着她的反应。

    还好,她都表现出一幅很感兴趣的样子,这着实让叶皓轩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她开心就好。

    接下来的一个月,是她人生的一个分隔线,希望她能安然度过。

    你们是旅游度蜜月啊。在前面开车的司机师父说。

    不是的……薛听雨的脸色微微的一红。

    哈哈,小姑娘害羞了。别不好意思,这有什么,都两口子,小伙真有福,看这小姑娘多漂亮。司机大笑道。

    尽管被会误会,但是薛听雨还是忍不住脸色绯红,她连看叶皓轩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她不生气,相反很喜欢别人这样误会他们。

    藏地是个好地方啊,现在那里天气正清爽,不过有高原反应的话要注意一点,还有,那地方人烟少,尽量别去偏远的地方,因为那地方有些东西我们科学解释不了。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

    这些司机们一个个都很能侃,他们拉的客人天南地北

    的人都有,他虽然没去过,但是他听人说过那地方,所以就和叶皓轩和薛听雨两人传授着他那并不多的经验。

    其实说白了,旅游就是从自己住腻的地方去别人住腻的地方去,虽然是这样,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都喜欢旅游,这不是闲的发慌,而是追求精神上的放松。

    一路上天南地北的侃,终于到了火车站。

    说真的,薛听雨这还是第一次坐车,对这一切都感觉到新奇,现在检票上车以后,两人找到了坐位便坐了下来。

    不是说火车上很挤吗?薛听雨看着四周空荡荡的位子,她感觉这和自己从新闻上看来的有差异,火车站的图片上不都是显示着人山人海的样子吗?可是现在看来,貌似这里的人也不算太多啊。

    你说的那是春运的时候,平时哪里有那么多人?而且像火车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大多数是粤地的人,为了回家过年,所以不得不挤的像沙丁鱼一样。叶皓轩说。

    可惜了,我本来还想感受一下呢。薛听雨微微一笑道。

    千万别……那样会出人命的。叶皓轩苦笑。

    薛听雨是千金小姐,她可从来没有经历过春运,那绝对不会很好玩的。

    火车启动了,带着满心的欢喜,薛听雨踏上了这一次令她兴奋不已的旅行,因为这是她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的。

    坐火车最大的好处就是周边的景色不错,沿途可以观观景,薛听雨临床而坐,她看着窗外的景色,时不时的问叶皓轩些问题。

    这是她这段时间来前所未有的放松。

    但是火车上最令人郁闷的地方是伙食差,差的没法在差了,米饭硬,菜少油少……而且贵的出奇。

    但是薛听雨似乎吃的津津有味,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偶尔感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其实也是相当不错的。

    正在吃午饭的时候,有一外拿着二胡的人瘸着一条腿从另外一节车厢里走了过来,这是个要饭的,他挨个走到所有的坐位前,二话不说,先是吹拉弹唱一番,然后就捧着个陶瓷缸子要钱。

    这个人穿着一身长袍,戴着一个礼帽,这打扮是旧时代的打扮,但是现在看起来有与现实生活脱节,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而且他的眼睛上戴着一幅墨镜,看起来种神秘的感觉。

    但这些人似乎又不同于一般的要饭的,用他们的话说他们是艺人,他们是先给客人奏乐的,但是你必须给钱,多了不嫌多,少了也不嫌少。

    如果你不给的话,他们就在这里拿着二胡或者竹板在一边唱个不停。

    所以大多数的人都是不厌其烦的随便掏出来点钱了事。

    然而这些人也是看人下米,看到不像缺钱的人,如果给的少了,他们就会磨着多要一番。

    不一会儿,这个拉二胡的艺人就来到了叶皓轩和薛听雨的跟前,他一边拉二胡,一边唱了一首曲子,这曲子的大意就是恭喜发财,早生贵子一类的东西,敢情他也是把叶皓轩和薛听雨两个人当成情侣了。

    薛听雨听得很入神,唱完一曲以后她爽快的拿了一张大红钞丢给了这个艺人。

    这倒也不是薛听雨人傻钱多,而是这个人唱的曲子,她由衷的喜欢。

    小姐,好事成双,一张怎么够。拉二胡的小胡子显然就是一个痞子,他看出来了薛听雨不是缺钱的人。

    因为薛听雨的气质和这个车厢格格不入,像这种女人出门是很少坐火车的,一般来说都是飞机才对。

    薛听雨犹豫了一下,然后又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张红钞。

    在来一张呗,早生贵子。小胡子眼前一亮,心想今天真的遇到了个富婆,这个女人根本一点都不缺钱花。

    薛听雨有些不悦了,她是不缺钱,但是她不是钱多人傻,她摇摇头,然后把目光别向窗外,不在理会这个人。

    美女,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嘛,如果你们想有个愉快的旅行的话,就最好在多出一张吧,破财消灾。小胡子得意洋洋的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有灾?叶皓轩不乐意了,尼玛老子也懂风水好不好,你这样说简直是破坏人家出来旅游的心情。

    有灾,血光之灾。小胡子微微一笑,显得有些高深莫测:所以你们现在就是破财消灾。

    不好意思,我不想破财,所以,现在请便。薛听雨淡淡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