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4章你要娶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都不用想,我不认识你。叶皓轩摇摇头说,你现在最好离我远一点,趁我没有发火之前。

    央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奇怪的呼啸声传了过来,她的脸色微微的一变,然后不甘心的看了叶皓轩一眼,似乎是要把叶皓轩的样子给记住。

    看完之后她转身离开,迅速消失在另外一节车厢里面。

    莫名其妙。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坐到了薛听雨的对面。

    她是认真的。薛听雨说。

    认真不认真与我无关。叶皓轩说。

    她是藏族人,如果没猜错,她的姓氏是一个古老家族的姓氏,她们的家族信奉凤凰为图腾,守护着藏地。薛听雨说。

    你怎么这么清楚?叶皓轩奇怪的问。

    这不奇怪啊,因为我看过的书多,我记得有一个藏地的家族姓氏为格西,家族世代守护藏地,她们家族会有圣女,但这圣女二十五岁之前,不能取下面纱。

    如果说面纱被人取下来,对方又是一个男人的话,那她们必须嫁给那个男人。薛听雨说。

    我又不是故意取的,在说了我已经还给她了。叶皓轩说。

    那也不行,她们那里的人,把黑纱当做贞操的,你现在夺走了别人的贞操,你还想怎么样?薛听雨瞪了叶皓轩一眼说。

    我又不是故意的,在说了,一块布而已,什么贞操啊,他们是专业玩碰瓷的吧。叶皓轩无语的说。

    反正你的祸已经惹下来了,这次藏地之行,当心点吧,说不定就被人抓去当做上门女婿了薛听雨咯咯笑道。

    不可能……叶皓轩连连摇头,开玩笑,让他去那地方做上门女婿还不如杀了他。

    这是什么。薛听雨看到了叶皓轩胸口有一截露出来的东西。

    叶皓轩连忙把这东西扯出来,这是一块微微有些发黄的布料,应该是蚕丝混全了不知名的纤维制成的,但是看这布料的颜色,似乎是个老物件,有点像古代的圣旨一类的东西。

    叶皓轩摊开一看,只见上面绘着一幅火红色的凤凰图案,这个凤凰振翅欲飞,有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联想到刚才和央金的那一番争斗,可能是她趁机塞到自己身上的,不过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把这东西塞到自己的身上,叶皓轩就不得而知的。

    他只是隐约觉得,这个图,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张绘着火凤重生的图,给他这一次藏地之行带来了一些未知的麻烦,也让他看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在一节豪华的车厢之中,一个身着藏族服装的中年人站在火车的窗前,他双手负后,出神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门一开,刚刚和叶皓轩争斗过的央金走了进来,她身后还有两个身着藏服的人,这两个人抬着尤自昏迷不醒的瞎子。

    瞎子怎么了?藏服男子诧异的问道。

    被他打晕了,那家伙下手好重,我到现在没法把瞎子弄醒过来。央金说。

    送他休息吧,没事。中年男子为瞎子把了把脉然后吩咐道。

    是,家主。两拖着瞎子走了出去。

    事情办妥了没有?中年藏人问道。

    办妥了,凤凰图已经放在他身上了。央金答道。

    那就好,我们格西一族,守护凤凰图很久了,今天终于等到了他的主人出现。我穆图总算是幸不辱使命。藏人对着窗口,双手放在胸前,做了一个怪异的礼节。

    父亲……你确定……他就是凤凰图的传人吗?央金问道。

    凤凰图中含有远古火凤的血脉,一上火车,我就感觉凤凰图中的血脉有些异样,我相信不会错的,如果错了,他得到这东西也不会有好下场。穆图说。

    可是……央金有些欲言又止。

    放心吧孩子,不会有错的。穆图微微一笑,他这才注意到女儿面部的面纱不见了,他吃惊的说:央金,你的面纱呢?

    被那个人脱下来了。央金的脸色微微一红。

    啊……刚刚还高深莫测的穆图吃了一惊。

    历经了四个小时,两人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卫地。

    随着人流下了火车,感觉到卫地的空气相当的清新,卫地属于夏宁回族自治区的中西部,宁、甘、蒙三省区交会处,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旅游城市。

    卫城属于夏宁中最年轻的城市,有世纪枸杞之都的美称,历史

    文化底蕴深厚,又被誉为寒上文化明珠,境内有集沙、山、河、园于一体,风景相当的不错。

    首先找了个酒店下塌,休息了一阵,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叶皓轩对这里不熟悉,想到处看看只得跟团玩。

    搞定一切之后,已经是晚上了,走出旅行社,叶皓轩笑道:饿了吧。

    有点。薛听雨点点头。

    吃东西去。叶皓轩拉着薛听雨,走到了卫市的大街上。

    这地方回民比较多,虽然是大都市,但好多人依然还保留着传统的打扮,所以走到大街上并没有喧闹都市的感觉,反而有种浓浓的异域风情。

    叶皓轩不管到哪里都要先找一家小吃一条街,几经打听,很快找到了地方,现在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小吃一条街那边可以说是灯火通明。

    街道两边摆的的摊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街道,浓浓的香味从街边溢出,勾着人们肚子里的馋虫。

    当然,这个地方回民比较多,这里的小吃也大多是回族清真小吃。

    羊杂碎、手抓肉、油香、面果子、羊肉泡馍、馓子、切糕、羊杂汤,另外还有牛肚牛肉罩饼。

    叶皓轩始终觉得,在这种地方吃饭比较接地气,这里吃出来的东西要比高档餐厅里吃起来有感觉。

    他自认为自己就是穷人贱命,去不习惯那些高档的地方,虽然现在有钱了,出入的场合比较多了,但是现在总是时不时的要来这些小地方逛逛。

    来到这里,当然要尝尝这里的羊肉泡馍,宽汤大煮,热气腾腾的羊肉汤里放入煮熟的馍羊肉。四周围以汤汁,肉烂且香,馍韧入味,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薛听雨吃饭的形像很优雅,她出自大家庭,从小接受的良好教育让她吃起饭来都显得很好看。

    一大碗的羊肉泡馍,配上牛肉罩饼,让人吃的满头大汗的同时还是忍不住在来一碗。

    吃完了这碗,薛听雨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要不要在来一碗。叶皓轩笑道。

    很想,可我怕胖。薛听雨犹豫道。

    叶皓轩苦笑,所有女人最担心的就是身材问题,他笑道:有我在,不用怕,今天可以敞开了吃,只要能吃得下去。

    好……那就在来一大碗吧。薛听雨说完连忙说不……还是一小碗吧。

    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是一个吃货,即使是薛听雨也不例外,当她真正吃的心满意足时,已经是走路都感觉到难受了。

    这完全归功于叶皓轩的鼓励,否则的话打死她也不会吃这么多的东西的。

    叶皓轩在她身上的几位穴位上按了几下,然后有些啼笑皆非的说:我才发现你真能吃。

    还不是你鼓励我吃。随着叶皓轩按下,薛听雨感觉到自己涨涨的胃部好受的多了。

    好好,我的错,起来走走吧。叶皓轩说。

    薛听雨顺势挽着叶皓轩的手臂,两人就像是情侣一样走在街上,叶皓轩心里有些抗拒,他发誓,他对薛听雨绝对没有一点非份之想。

    他的潜意识里,只把她当做妹妹,只是她太执着了,她的执着让自己感动。如果不是这一次因为她的命运,或许两人一辈子也不可能会有这一次旅行。

    但是他心里也仅仅只是挣扎了一下,便默认了薛听雨这样,因为叶皓轩还没有找到她荷花命的破解之法,虽然他相信天人绝无之路,可他心里真的没底。

    不管怎么说,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要尽最大的努力给这个女人幸福,让她快乐,万一那天真的到来,宿命无法改变,他也要让她没有一点遗憾。

    在想什么?薛听雨看叶皓轩有些出神。

    没有……我只是在想明天的旅行会不会是一次愉快的旅行。叶皓轩笑道。

    只要你在我身边,就算是去在穷山恶水的地方,我都会觉得快乐的。薛听雨微微一笑道:我是不是中毒很深?

    是……中毒很深,无可救药了。叶皓轩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薛听雨噗嗤一声笑了,她靠在叶皓轩的肩膀上,两人就像是情侣一样在大街上漫步。

    还在想今天遇到的那些人?薛听雨见叶皓轩怔怔不语,心灵透彻的她瞬间便明白了叶皓轩在想什么。

    是……我觉得我们这一次旅行,似乎是沾染了什么麻烦。叶皓轩说。

    因为那张凤凰图?薛听雨又问。

    不错。叶皓轩点点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