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7章我要与你决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惜他现在发誓在修罗洗净戾气之前绝不在碰修罗一下,否则的话拿上修罗,倒还有和剑圣一拼之力。

    薛听雨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剑圣的实力有多强,刚才那一剑,几乎让她的心都从嗓子里跳了下来。

    她默默的走上前,为两人续上水。

    你不怕?剑圣淡淡的说。

    你本无杀意,我又缘何去怕?叶皓轩微微一笑。

    如果是在他悟透浩然真气第五重之前,这一剑足以能让他紧张,但是悟境之后的他对天道感情又更上一层楼,他没有感受到剑圣的杀意,所以他断定这一剑绝对斩不下来。

    看你的气势稳若泰山,混然天成,我越来越期待和你一战了。剑圣说。

    只能让你失望了,你越要和我战,我越是不和你战。叶皓轩淡淡的一笑。

    剑圣皱了皱眉头,我有一千种方法能让你应战。

    他身上的气息陡然发出,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让叶皓轩不自由主的站了起来,他的眉头皱了皱,他感觉到剑圣的杀意,但是剑圣是来找他比试的,不是来杀他的。

    可是刚才那杀意很浓,难道一个人的杀意可以如此自如的控制了吗?

    先生可否记得,我太爷爷在世时曾经请求你做一件事情?薛听雨淡淡的说。

    记得,你是他的掌上明珠,他请我保护你,万一哪天你有危险,让我救你一命。剑圣说。

    我记得当初,你答应了?薛听雨说。

    不错,我答应了。剑圣说。

    那就是现在,他死,我也死。薛听雨向叶皓轩一指。

    剑圣的眉头一皱道:我没有了的意思,我只是在和他比试。

    他的境界和你差的太远,这和单方面的屠杀没有区别,你是德高望众的前辈,你不会真的为难一个年轻人吧?薛听雨说。

    我不是为难他,我是在逼他。剑圣笑了,他的双眼发光了,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说:你或许感觉不到,我的剑心在跃跃欲试。

    它好久没有这么活跃过了,当年一剑成名之后,我当世少有敌手,它也沉寂了好久,它现在这么活跃,我想你绝对是一个对手,所以现在我在,要求与你一战。

    先生……想与他斗,要先杀了我才行。薛听雨向前一步。

    剑圣当然不可能杀了薛听雨,他下不去手,他也不敢。因为薛家老太爷曾经是他的首长,他等于说是薛家的人。

    听雨小姐,请不要为难我。剑圣退了两步。

    薛听雨向前走了一步说:不是我在为难你,而是你在为难我。还是那句话,想和他比试,先杀了我。

    剑圣不语,他盯着叶皓轩说:医圣,你现在的名声与我们三圣并列,难道你要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吗?

    只要不与你打,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又怎么样?叶皓轩根本不受他的激将法,开玩笑,被你激一下我就上去和你拼命,我何苦呢?

    这句话差点让剑圣吐血,你不是高手吗?高手的风范呢?你这样真的好吗?

    剑圣真的想不顾身份的上前把叶皓轩放倒打一顿在说,这货颠覆了他在自己心中的形像。

    他早就期盼着和叶皓轩见面时的情景,关于叶皓轩的传言他也知道不少,他甚至认为叶皓轩是他突破瓶颈的最佳人选。

    可是这货竟然在这里装聋卖哑,这样真的好吗?

    但是他刚向前走一步,薛听雨就紧紧的档在他的面前,看薛听雨的样子,她是不的算退让的,看样子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了。

    听雨,你当我是长辈,还是前辈。剑圣说。

    我当你是长辈,但同样当你是前辈。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不想为难剑圣,我只希望剑圣能看在以往和我们薛家的那点渊缘上,帮听雨一次。薛听雨说。

    你要知道,我剑圣从来不答应任何人的条件,当初答应你太爷他,也是出于对你的喜欢。你清楚我的条件可以在关键的时刻救你一命。薛听雨道。

    不需要……我有这个男人就足够了。薛听雨说着柔柔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其意不言而喻。

    剑圣只感觉到自己心里堵的慌,他不甘心就此放弃和叶皓轩对诀的机会,但是同样他又有承诺在先,薛听雨这个要求,他务必要答应。

    你确定要这样做?剑圣说。

    我薛听雨下定的决心,向来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请先生成全。薛听雨恳切的说。

    医圣,你真的不和我打?剑圣斜着眼睛看着叶皓轩说。

    我确定打不过你,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和你打的。叶皓轩坚定的摇摇头。

    你的存在,对我们另外三圣是侮辱。剑圣冷冷的说。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三圣齐名,这只是你们自己认为的罢了,我是一个小人物,不是武林高手,你们的争斗我没有兴趣,还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叶皓轩淡淡的说。

    呵呵,好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今天若不是听雨小姐苦苦相逼。我真的会杀了你,免得侮辱了这个圣字。剑圣说。

    你是前辈,是武林高手,你手里掌握着普通人的生杀大权,杀人对你们来说,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我只想知道,是不是世俗的法律和道德,对你们已经没有什么约束了?叶皓轩道。

    弱肉强食,就是这个世界上的道理。剑圣傲然道。

    狗屁。叶皓轩突然暴了一句粗口,他怒道:狗屁的弱肉强食,这只是为你自己的不道德找借口罢了,这个世界有它自有的秩序。

    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你们剥夺了别人的生存权利就是不对,你真的感觉自己很厉害吗?你追求武道之极,你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变的更强?

    这就是你们习武的目的?争强斗狠?华夏的武魂就是处处打架争第一?你觉得这样有意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圈子,你们武者有武者的圈子,我是医生,我有医生的圈子,我们在这个世上有各自己的生活,你为什么要强行干预别人的生活?

    说真的,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三圣六痴是华夏的柱,但现在我才发现我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好笑,你们无非就是一群四处打架为乐的伪君子罢了。

    我们的边疆,有无数的战士为守护这个国家而流血,我们的特勤局,每天要应对各国的间谍而疲于奔命,而你们呢,空有一身实力,你们做了些什么?

    无聊……这是叶皓轩对剑圣的最后一句评价。

    剑圣的脸时青时白,说真的,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年轻人这样当面毫不留情的教训。

    你……你,黄口小儿,我要与你决斗。剑圣气的直打哆嗦,太狠了,这简直是在抽他的脸啊。

    他剑圣德高望众,曾一人一剑连败倭国八大高手,这不是为国争光吗?

    当初抗战,他剑圣还年轻气盛,一晚上炸了数个倭国军火库,然后被倭国警备司令悬赏十万大洋要他的人头。

    可到了叶皓轩这里,他却成了不学无术,只会四处争强斗狠的人了,这让他如何不怒。

    除了决斗,你还能想出别的办法解决问题吗?叶皓轩冷笑道:武夫就是武夫,脑袋里只有只有浆糊,还剑圣呢,我看你就是贱……

    薛听雨吃惊的看着叶皓轩,她不知道叶皓轩生气的时候嘴巴竟然这么毒,堂堂剑圣,让他损的体无全肤。

    黄口小儿,气煞……气煞老夫了,我今天单手让你,如果你不和我打我今天就不走了。剑圣大怒。

    我不跟你打,因为你的剑心已经乱了。叶皓轩突然平静了下来,他换了一幅正经八百的语气。

    你……剑圣吃了一惊,他这才发现他的心境真的乱了。

    他已经领悟出了剑心,一颗尽稳若山川河岳,平时就算是遇到在大的事情也能保持一幅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性子,就算是在大的事情,也无法让他心中有任何的波澜。

    但是叶皓轩区区几句话,就让他方寸大乱,甚至要不惜一切的和他决斗,现在自己这个状况,和叶皓轩打,恐怕真的占不了便宜。

    高手对诀,不仅仅是修为与修为的碰撞,正是道心境界上的对弈,剑心已乱,道心即乱,他已经发挥不出平时颠峰的境界了。

    而且他发现,他刚才那颗战意凛然的心,现在竟然平静了下来,也就是说,他的杀意没了。

    好心机。

    这是剑圣对叶皓轩的评价,他一边说一边摇头道:医圣果然是医圣,未曾动手就先破了我的剑心,老夫甘拜下风。

    前辈过奖了,我也只是侥幸。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不得不承认,以我现在的状态和你打,已经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但你我之间这一战必不可少,等我调整好状态以后,在来和你对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