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40章雪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雪山并不算高,这算是华夏的数大雪山之一,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有很多名贵的东西。

    慧慧,你知道你师父要你带我们去什么地方吗?薛听雨一边气吁喘喘的向上爬一边问道。

    去雪影峰吧,应该是,我也不知道。妙慧说。

    雪影峰?叶皓轩停住脚步,他仰望着远处那座高峰,目光渐渐的变得深邃了起来。

    那地方是这座雪山最高的地方,听说那个地方有神迹,或许能在那里找到破解听雨姐姐命运的方法也说不定。妙慧在前面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时不时的清理去两边的荆棘。

    薛听雨的体力有些不支,叶皓轩几乎是半拖着她向前走的,雪地里行走原本就很费力,后来叶皓轩索性一把将薛听雨背在身后,这样反倒快的多了。

    但雪实在是太多了,因为大风的原因,这条原本就不怎么好走的山路上更是平白被堆了数尺厚的雪,如果不是叶皓轩的浩然真气达到了第五重,本身堪比地阶武者,这样背一个人,还真的挺难上去的。

    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妙慧自幼便修行道家心法,所以她的体力是相当的不错的,赶了这么久的路,她的额头上却是一点汗也没有,她站住脚步,向前方看了看。

    在向上走一段路,就到半山腰了,那里有一座亭子,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

    薛听雨的的精神一震,她轻轻的说:背了我这么久了,你也累了,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一会儿吧?

    我不累。叶皓轩摇摇头,丝毫没有把她放下的意思。

    真的不累?薛听雨有些不相信。

    你看我都没出汗。叶皓轩笑了笑道:没事,你这点重量还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我撑得住。

    不知道为什么,薛听雨听到叶皓轩这句话,感觉到心里酸酸的,她紧紧的抱着叶皓轩的脖子,然后把头深深的伏在他的肩膀上,这个男人的肩膀很宽阔很结实,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又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妙慧所说的那座凉亭了。

    因为下雪的缘故,这座凉亭里面全是雪,叶皓轩把薛听雨放下来,拂去了石凳上的雪,四处看了一下问:距离山有多远?

    至少还有一半的路。妙慧说。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在走。叶皓轩说。

    他看了看四处的环境,转身笑道:想不想吃肉?

    想……妙慧眼前一亮,但是她疑惑的说:可是这里没有鱼啊。

    傻丫头,这世上并不是只有鱼肉才能吃的,交给他吧,你在这里坐着就好了。薛听雨笑道。

    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叶皓轩笑了笑,他取下了身上的包裹放到了地上,里面是他准备好的干粮和清水,以及一些必须品。

    把东西放在地上以后,叶皓轩一跃而起,快速的在雪地上向前奔行,片刻以后便即消失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了。

    听雨姐姐,他去找什么?妙慧有些奇怪的问道。

    找吃的。薛听雨微微的一笑道。

    这里哪会有吃的?夏天的话可能会有一些野果子,但是现在这么大的雪,野果子都找不到。妙慧说。

    你等着就是了,在大自然中,你要做它的主人,不要做它的客人,不然的话你会饿肚子的。薛听雨笑道。

    叶皓轩在雪地上奔行,雪山上的野味很多,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些大型动物,抓来几个人肯定吃不完,偶尔遇到一些鹿或者雪羊,叶皓轩都没有动他们。

    他的神念四散而出,突然在他的意识里,出现数个小型动物,叶皓轩下意识的向前方看去,只见几只雪鸡正把脑袋扎入雪里,屁股露在了外面。

    这种东西是雪地里的特产,毛色非常的漂亮,平时飞的很快,但是智商有点问题。

    它们经常生活在雪地里面,遇到动静的时候就死命的把自己的身体往雪地里扎,但是它们往往只扎进去一个脑袋,身子都露在外面。

    但是它们认为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殊不知它们这种做法和掩耳盗铃差不多,猎人往往会轻轻松松的把它们给抓起来,然后变成一顿美味。

    叶皓轩快速的上前,他俯身一抄,一把雪已经握在手中,右手紧紧的一握,那把雪便分成了数个坚实雪球。

    他右手向前连动,手中的雪球就像是石头一样向前砸出,叭叭两声,已经有两只雪鸡被放倒在地上,余下的五

    六只这才感觉到情况不妙,它们把脑袋从雪地里拔出来,然后扇动着翅膀没命的向半空中逃去。

    叶皓轩快速的弯腰抓起来一把雪,然后又是数个雪球弹出,马上又有数只雪鸡被从半空中打落下来。

    叶皓轩摸出一把匕首,开膛拔毛,把这几只雪鸡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他又用雪把这些东西身上的血擦干净,这才取出一根绳子,把五只雪鸡捆成一团,得意的向亭子处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劲风从他跟前掠过,一条黑色的人影瞬间出现在叶皓轩的眼前。

    却是一脸似笑非笑的央金。

    你怎么在这里?叶皓轩愣了愣,央金今天穿的不是那件黑袍,而是一件镂空衣裙,宽袖低摆,上面有些火红凤凰纹饰,看起来有些妖魅。

    我家就在附近啊,我没事的话经常来山上溜溜的。央金微微一笑,她有些眼热的看着叶皓轩手中的几只雪鸡道收获不小嘛。

    你想要送你一只。叶皓轩说。

    小气,要送就送全部。央金撇了撇嘴道。

    我赶时间。叶皓轩说着向前﨣走去。

    喂,我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妻啊,你就这样对我爱理不理的还和另外一个女人搞暧昧,你就不怕我吃醋?央金说。

    叶皓轩脚下一个踉跄,他有些无语的说:我说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所以你也不要拿你们家里那些族规来吓唬我,你这是在逼婚,比包办婚姻更可恶。

    娶我是有好处的哦。央金咯咯一笑。

    屁的好处,我不稀罕。叶皓轩说。

    娶了我,你可以跟我们格西家族的姓。央金说。

    那不是倒插门吗?我才不稀罕呢。叶皓轩不屑的说,开玩笑,让他去做上门女婿,想都别想。

    我们家族是可以一夫多妻的。央金认真的说。

    叶皓轩愣了愣,然后又向前走,他边走边说: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这是违法,我可以说你们家族有重婚罪的。

    我们家族的传统,是国家默认的。央金说。

    呃,真的?叶皓轩眼前一亮,这么好的事,可以一夫多妻?那他把所有女人都叫来,那岂不是可以拿多重结婚证了?这可是国家允许的啊。

    当然是真的,动心了吗?那就随我回去成亲。央金说。

    咳,咱们商量个事情吧。叶皓轩说。

    什么事情?

    帮我求求你们的族长,让我不用娶你就成为你们家族的人,到时候我多娶几个老婆,高层也没法说我。叶皓轩有些意淫的想。

    想的美。央金瞪了叶皓轩一眼说:你现在是我内定的人,我不管,你一定要娶我。

    你这人怎么这样。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说我不过就是看了你一眼而已,你犯得着这样缠着我吗?

    这是规矩,你看了我就要娶我。央金说。

    那看过你的人多了去了,你母亲看过过你,你父亲也看过你,你出生的时候接生婆也看过你……所以我不是第一个看到你的人,我是不会负这个责任的。叶皓轩说。

    你这都是歪理。央金有些生气的说,但随即她又换上了一幅笑咪咪的表情说:我要保持淑女的形像,我母亲说我要嫁人了,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你嫁不了人的。叶皓轩说。

    为什么?

    因为我从来没有打算娶你。叶皓轩丢下了这句话,匆匆的向前走去。

    央金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然后不甘心的追了上来,她一边走一边说:你难道不问问我来这里找你是做什么的?

    不是为了逼婚吗?叶皓轩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我……我像是嫁不出去的女人吗?央金大怒,她真的想拉着叶皓轩指着自己精致的五官质问这王八蛋,自己是不是长的很漂亮。

    这年头,不一定是漂亮的女人就能嫁得出去。叶皓轩一本正经的说。

    你……混蛋。央金怒气冲冲的骂道:不娶就不娶,老娘还不稀罕呢。

    那么……请便。叶皓轩做了一个次的姿势,这女人也挺能胡搅蛮缠的。

    走就走。央金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但是她想想不对,今天找叶皓轩貌似是族长有请。

    她只得无奈的转过身说:我爹要见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