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53章看山不是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远处是什么?青一真人向远处的雪山一指道。

    山……

    山下又有什么?青一真人问。

    想着雪山下面的那一汪永不结冰的碧水,妙善又答道:还有水。

    水中的倒影是什么倒影?青一真人在问。

    雪山的倒影。

    是真的雪山吗?青一真人说。

    不是真的,只是倒影。妙善答。

    所以,你现在仅仅只是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青一真人道:道家讲究的是清净无为,你师妹去了,师父比谁都难过,但是换个角度想,她命是中该有这么一劫。

    在者,江湖恩怨,打打杀杀的始终到不了头,所以,你且回去吧,这件事情为师自有定夺。青一真人说。

    师父,可是师妹她才十岁。妙善忍不住垂泪道:当年您云游的时候一起发现了我和她,我们两个是一起上山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你一手抱着刚满月的她,一手拉着懵懂的我。

    我记得我问师父,师妹会长大吗?您说,‘会,每个人都会长大,十年以后,师妹就是你现在的样子’现在十年过去了,师妹长成了当初的我,我们两个即将一起出山历练,可这个时候她却走了。

    是命也好,是劫也好,我觉得师妹的死就是人为的,她很无辜。我们明知道杀她的人是谁,却偏偏要归于命运,恕弟子直言,这算不算是逃避?三贤山与世无争,与人向来无恩怨,俗世的恩恩怨怨,本不该让师妹一个人承受。师父……我求您了,让我现在就下山。

    青一真人默默不语,妙善的话给了她太多的触动。

    依稀记得,十年前她带着两人上山的情景,那一年,天降大雪,梅花盛开。妙慧原本是她将来打算传承衣钵的人,她从出生到渐渐的长大,从咿咿学语到蹒跚学步,直到她第一次叫自己师父。

    此情此景,此时又浮现在心头,让她无法释怀。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卷入那场纷争之中,这是医圣和别人的恩怨。良久,妙善才叹了一口气道。

    医圣来到三贤山,这是是缘,也是定数,他的纷争我们迟早要卷入,无非是早一点问晚一点罢了。妙善垂泪道,她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沉默了良久,青一直人始终站在解剑池前,而妙善也始终跪在她身边,她不应,她就不起。

    她突然右手道袍一指,眼前的解剑池轰一声响,一条水龙轰然爆起,一把剑自水中腾起,叮一声响,钉在了妙善跟前的那块青石地上。

    三清像前斋戒三天,然后随医圣一起去京,遇到事情都听他的。但若遇到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你可以用眼前的剑,斩断他的尘缘。青一真人说。

    谢师父。妙善伏下身去,对青一真人磕了一个头,她将那把剑握在手中,冰冷的剑柄在这瞬间仿佛充满了活力。

    此剑……青池。

    看着徒弟转身防开,青一真人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道家讲究清净无为,但是这一次,她的心却不平静了。但三清的道法,并不仅仅是用来清修的,它也可以去杀人。

    叶皓轩骑在疾云的背上,向前急驰,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一个地势复杂的地方。

    这个地方地况复杂,隐约还能闻到一股血腥味道,他翻身下马,拍拍疾云道:去观里吧,陪着听雨。

    听懂了叶皓轩的话,疾云一声长嘶,它扬开四蹄转身折返回去,片刻后便消失在茫茫的雪地之中。

    叶皓轩缓缓的走到一个山丘前,三天前,妙慧就是在这个地方遇难的,现场没有经过清理,那头雪熊的尸体还倒在那里。

    叶皓轩走上前去,从雪熊的身上和地上捡起两把指剑,然后又把雪熊双眼的指剑给拔了出来。

    最后一枚指剑是在雪熊的额头深处,妙慧三把指剑同时刺在同一点上,这才破开了雪熊的头骨,最后的一把剑陷的极深,叶皓轩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从雪熊的脑袋里抠了出来。

    细心的将五把指剑擦干净,叶皓轩用一张布包了起来,贴身带好。

    他环顾四周,只见有一处地上被雪熊用爪子刨出一个深坑,四面的雪地狼籍不堪,四处有些地方的雪还是一片暗红。

    &nbs

    p; 由此可见当天的一战到底有多惨烈,妙慧的天资聪慧,如果不是这一次的劫数,给她几十年时间,她绝对是当世一位高手,可惜老天没有留给她机会。

    叶皓轩走一颗大树前,妙慧就是在这颗树前去的,树干上隐约还留着一缕鲜血,叶皓轩伸出手去,摸着那粗厚的树干,一时间心情极其低落。

    他从来没有这样想杀人过,妙慧的死完全是无妄之灾。不管叶连成是出于什么目的,他的人也不能把事情牵扯到一个无辜的小姑娘身上。

    尤其是京城燕家,退出内江湖已经很久了,他们可能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太滋润了,叶皓轩把这笔账都记着,回到京城以后,一古脑给他们全部算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个人影出现了,是兽王,他戴着一个极其逼真的人皮面具,如果不仔细看是绝对看不出来的,他站在叶皓轩的身后,表情有些阴冷。

    没想到,一个臭丫头而已,能让鼎鼎大名的医圣这么难过,呵呵,难怪京城几位大少都说,医圣的名头挺响,但你的软肋就是心太软了,你滥好人了。兽王冷笑道。

    你就是兽王?叶皓轩瞥了他一眼,缓缓的转过身去。

    不错,我就是兽王。兽王冷笑一声,他手中的竹笛缓缓的抽出来,医圣,我今天与你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你这种小人,也配说光明正大这几个字?叶皓轩笑了,如果不是你的野兽,你连妙慧都打不过,你还有资格在这里说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你配吗?你有这资格吗?

    我是兽王,我最大的优势就野兽,我和你面对面,然后召唤出野兽和你打,就是光明正大的。兽王说。

    见过无耻的,但是像你这么无耻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叶皓轩摇摇头道:早一步召唤出你的野兽军团吧,我怕我一出手就收不住手,直接把你秒杀了,那样的话,我谅你也不服。

    叶皓轩,做人呢,不能太狂妄了,你现在不感觉你很狂妄吗?兽王冷笑道。

    对了,事前问你件事情。是谁派你来的?叶皓轩说。

    你这是在明知故问。兽王说。

    他们派你来的时候,是怎么交待你的?他们让你这么残忍的对这个小姑娘下手了吗?叶皓轩淡淡的问。

    出来的时候,谁知道那小丫头的存在,他们只是交待我,遇到和你有关的人,全部杀了就是了。兽王说。

    明白了,召唤你的野兽同伴吧。叶皓轩说。

    你会死的很惨。兽王狞笑道:我会让这里的动物把你生撕了,吃的连渣都不剩,医圣,好好享受你的最后时间吧,你以后在也没有机会了。

    我现在才发现,越是长的丑的人,废话越多。叶皓轩冷笑道。

    兽王的脸色变了,他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丑,因为丑,所以自卑,因为自卑,所以变态,他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竹笛,然后右手一招,大喝道:都出来吧,今天我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奴兽之术。

    随着他右手一招,六七头雪熊从一侧滚动着混圆的肉身爬了出来,而在这些雪熊的身后,是一个约有数十头狼的狼群。

    七头雪熊在前面一字排开,而那些狼也整整齐齐的站在雪熊的后面,这些家伙们就好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它们很整齐,杀气也很浓。

    畜生是不可能摆出这么多花样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兽王做的,它可以让百兽摆出整齐的队列,然后冲向敌人,他觉得自己就是古代战场上指挥着士兵冲锋的将军。

    呵呵,怎么样,我的野兽军团是不是很不一般?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一个大统帅,统领着它们。兽王神经质的笑道。

    野兽就是野兽,你把它们训练的在整齐也是一只野兽,拿着一群野兽当士兵,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的虚荣心该是大到什么地步,才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情。叶皓轩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兽王。

    骂吧,反正你也嚣张不了多久,你眼前的这些雪熊是这附近最大最凶残的生物,那臭丫头的实力还算是不错,竟然能放倒了一只,呵呵,现在我让他它们试试你的实力,看你一个能单挑多少只。兽王大笑道。

    雪熊在这里并不常见,这七只,是附近所有的雪熊了吧。叶皓轩说。

    雪山附近并没有太多的大型凶猛动物,这些雪熊的数量本来都不多,为了对付自己,兽王真的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