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76章动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己孤苦几十年,终于找到发妻儿,可是现在他没能保护好儿子,明明知道是谁下的手。他却偏偏没有办法去为儿子报仇,而自己的父亲明显的偏向凶手,这让他如何不怒?

    叶庆辰,你想造反吗?叶兴国大怒。

    爸……叶庆辰沉声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爸,因为你我的父子关系,从此断绝。不为别的,就因为你偏袒他。这件事情上谁都不行,你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让我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但是你明显的偏袒凶手,我不服气,凭什么?皓轩也姓叶,他身体里也流着叶家的血,他不能就这样受委屈白死。

    叶庆辰,你在说一遍试试。叶兴国大怒,他气的混身都有些发抖。

    我叶庆辰,和你叶兴国,从此断绝父子关系。叶庆辰大喝道我说的够明白了吧,要不要我在圈子里吼一声,把你处理事情的方式让圈子里的人都知道?

    我现在不是叶家的人,也不是什么领导,我只是一个想为儿子报仇的父亲,仅此而已。叶庆辰怒吼。

    二哥,有事情坐下来好好说。叶靖祺起身劝道。

    不坐了,坐在这里心里发堵。叶庆辰站起来,转身离开。

    爸,我部队里有事,我也先离开了。叶靖祺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然后转身离开。

    你……叶兴国愤怒,他感觉自己这个家主也没有必要在当下去了。他重重的一拍桌子,然后站起来离开。

    北辰怎么样了爸?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叶承望父子。

    所有的证据,都对我不利。叶承望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道:你二叔,这一次是下死决心了。

    要不要,我去销毁所有的证据?叶连成说:他儿子已经死了,他还想怎么样?呵呵,我和他之间的对弈是老太爷默许的,我就不相信老太爷会由着他胡来。我是胜利者,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叶连成很得意,他从来没有这样风光得意过,他觉得叶皓轩只要死了,在这个世界上,就在也没有人能阻档他的脚步了。

    你以为,你很聪明?叶承望沉声道。

    爸……叶连成有些心虚,他知道自己最近太得意了。

    叶庆辰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你以为真的是凭借着叶家的优势的?叶承望沉声道:上面的首长曾经能叶庆辰评价过,他说叶庆辰生不逢时,如果是生在三国那动乱的时代,绝对是一方诸候,能让上面的首长如此评价,他岂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最近你的手伸的太长了,叶皓轩名下的产业是要收了,但不是现在。如果你太急着收,他的那些女人会有很大的反应的,这些女人,没一个简单的。况且你这样做给人的感觉是手段太狠,不留一点后路,上面的首长是不会喜欢的,老太也不会喜欢的。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让手下的人处理好这些事情的。叶连成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

    叶庆辰走出去,他回头给自己的秘书拔打了一个电话,问下关于北辰集团的情况,这一次谁来说也不行,除非上边把他叶庆辰给撤职了。

    二哥。叶靖祺走了上来。

    靖祺,刚才谢谢了。叶庆辰叹了一口气道,大家族之间亲情很淡。他只想为自己的儿子讨回公道,但是这么一来他会触动到叶家的利益,所以他现在几乎是被孤立了,好在叶靖祺一直力挺他,这让他心里很暖。

    二哥,你也别多想,皓轩吉人自有天像,他会没有事的。叶靖祺宽慰道。

    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即我的孩子。叶庆辰紧紧的闭上眼睛,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的两眼中落了下来。

    回到居所的时候,刘芸已经把饭做好了,一如既往的四菜一汤,这些小菜都是儿子最喜欢吃的菜,桌子上摆着三双碗筷,夫妇两人呆呆的坐在桌子上,谁也没有说话。

    吃饭吧,在不吃都凉了。叶庆辰为妻子夹了一块红烧肉说。

    刘芸依然没有动,突然,她失声痛哭。

    叶庆辰叹了一口气,他把妻子揽入怀中,如果心里难过就哭出来。哭完了以后吃饭,你要好好的活着,看着我如何把仇人一个个的绳之以法。

    我不要报仇,我只想让我们的儿子平平安安的回来,我们亏欠他的太多,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当初应该阻止他来京城的,我们不主应该回叶家。如果他现在还是一个普通人多好。

    刘芸失声痛哭,她紧紧的抓着叶庆辰的衣服,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揪痛。

    这些天,京城圈子里盛传着叶皓轩已经离世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但是刘芸的心始终都没有放下过。

    因为儿子确确实实的失去了消息,电话不通,没有任何音讯,她怕,她怕那些流言成为现实。

    虽然以前和儿子一起相依偎命的日子很艰苦,但是却过的很开心。没有那么多的危险,也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

    她真的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去,可惜现在回不去了。

    叶庆辰紧紧的抱着妻子,一时间也泪如雨下。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叶庆辰安慰性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然后站起身来去开门。

    打开门他不由得吃了一惊,脸上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只见门口站的人,赫然是薛听雨……

    京城疗养院,叶老太爷吃过早饭,在一名警卫的陪同下在疗养院的花园里闲逛。

    走到一池碧水跟前,看着水里的游鱼,老太爷突然止步不走了,他看着水里五颜六色的锦鲤,看着庭前花开花落,一时间颇有感触。

    老首长,我为您搬张椅子去,您在这里稍等。小警卫机灵的跟了过去,不一会儿搬了一张椅子跑了过来,他细心的为椅子铺上棉垫。

    现在的天气已经是入冬的天气了,虽然在中午的时候算不上冷。但老人家的身体还是要注意的,况且现在是冬天。

    小警卫扶着老太爷坐到了椅子上,这名警卫在老太爷身边有两年了,老太爷的日常起居都是他管的,他明显的感觉到,老太爷的身体有些抖。

    这是老年人身体衰弱的体现,小警卫暗自叹了一口气,老太爷是真的老了。

    老了,真的是老了。叶老太爷坐到椅子上,他的手有些发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手拿筷子已经拿不稳了。

    看着眼前的游鱼,老太爷怔怔的出神。

    首长,要不中午吃鱼吧,新来的大厨是川地来的,一手水煮鱼片那叫一个绝,保管您吃的高兴。警卫笑道。

    好,今天中午就吃鱼,看看哪个小辈没事,叫他们过来陪我一起吃。老太爷叹道:老了,不讨人喜欢了,那些个小辈一直都没有人来陪我。

    是的老太爷,茹云小姐好像没什么事,我通知她一下。警卫说。

    那小猴子最近也没消息了,去把玄机叫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太爷看着水中的游鱼道:我给他出的这个题,貌似有些难了,我还是太心急了点。

    警卫的愣了愣,现在京城的圈子里关于叶皓轩离世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的,但大家都瞒着老太爷,老太爷只知道藏地那边没消息了,说是那里下大雪封路了,消息没有及时传回来。

    玄机前辈最近在闭关,等我去打听打听,老首长放心吧,没事的。警卫勉强笑了笑。

    好,你去吧,让我在这里静一静,想些事情。老太爷说。

    是的老首长。警卫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叶老太爷眼色复杂的看着水中的游鱼,他的神色有些落寞,他抬起手,只见自己的手抖的更加厉害了。

    唉,老了,真的老了。大限也快到了,指不定哪天就两腿一伸,去见那些老战友们了。叶老太爷叹了一口气。

    闭上双眼,这一辈子的情景就像是过电影一样的从脑海中浮过,八年抗战,一场场的血战,一场场的腥风血雨就浮在眼前,就即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太爷爷,这里天冷,我送你回去吧。叶连成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他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没事,大中午的太阳挺好,让我在这里呆一会儿吧。叶老太爷说。

    好,我陪陪您老人家吧,最近有点忙,我也一直没有时间过来。叶连成笑道,他拿起身边的食盒道:这是您老人家最喜欢吃的一口酥,您尝尝。

    没什么胃口,最近吃饭不太香甜,放这里吧,回头我想吃了尝尝。叶老太爷说。

    太爷爷是有心事啊。叶连成坐到了一边的水池边,和老太爷相对而坐。

    谁还没能有点心事,人老了,操心的地方也是越来越多了。叶老太爷叹道。

    太爷爷,您年纪大了,在这里享清福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您老也就别管了,有我们这些小辈在呢,我们也是时候为您老人家分担些什么了。叶连成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