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12章怪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门一开,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的双眼有些赤红,看样子是红眼病,他伸着脑袋看了一眼,然后吃惊的说:你是医圣叶皓轩吗?

    是我,看病的?进来吧。叶皓轩笑了笑,他已经好久不坐诊了,这种感觉真的是有些久违了,如果接下来几天没事的话,他都会全天在这里坐诊的。

    太好了,我以为你现在已经不帮人看病了呢。中年人惊喜的跑了进来,坐到叶皓轩的跟前开始诉苦了起来:叶医生,你看我这红眼病,什么时候能好,已经半个月了,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非但没有治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你是第一次来中医诊堂吧。叶皓轩说。

    是的……我也是第一次来曙光医院,平时工作太忙,这里离我住的地方太远,而且人太多,挂号要等好久,所以我没时间过来。男人说。

    身体是自己的,就算是在忙也要抽个时间来看病,你的红眼病在其他的医院无非就是输液和点眼药,但你这个病比较特殊,不是寻常医疗手段就能治得好的。叶皓轩一眼就看出了男人眼睛的不寻常之处,他的双眼上有一股黑气腾腾的气息。

    这丝气息不属于煞气,也不属于邪气,反倒有些古扑苍凉的感觉,可能是一件古物,时间久远了,所以有了它本身的气息。

    那怎么办?中年人傻了眼了,不能用寻常的医疗手段治疗,难道是说…他遇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他不由得想起关于叶皓轩医术的说法,外面的人都说他不仅可以医人,而且还可以医鬼,难道自己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成?想到这里,他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

    你的红眼病不会传染别人吧。叶皓轩说。

    对,而且每天会像是火烧一样的疼,尤其是到了晚上,疼的更厉害,两颗眼珠子血红血红的,很吓人。男人有些苦笑的说叶医生,你跟我说吧,我是不是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以至于眼睛疼的这么厉害?你放心吧,我挺的住的。

    脏东西倒不至于,说真的,你现在的情况很特殊,你的眼上有种气息,这种气息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件年代很久远的东西了,你是不是比较喜欢收藏古玩?叶皓轩说。

    对对,我是喜欢收藏那些古玩,可这跟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男人愣了愣。

    有关系,最近收藏了什么古物?也就是从你红眼病犯的时候开始,你收藏有什么新玩意?叶皓轩问。

    这个……没有吧,我这段时间一直在为我的眼病发愁,从来没有收藏过什么特殊的东西啊。男人有些疑惑的说。

    那就奇怪了,没理由的,你在想想,你一定收藏过什么古玩。叶皓轩肯定的说。

    我想想……男人低头沉思了片刻,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他一拍大腿道:我是在古玩街那里弄过一个新玩意,但这只是艺术品啊,我一直戴在身上的。

    男人一边说一边从自己身上取下一个四四方方跟一个印鉴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比平时玩的魔方要小上一半,通体透彻,颜色洁白如云。

    在印鉴的里面有一团小小的黑影,这个东西就好像是一个琥珀一样,不过上面刻有字体,如果没错的话,它就是一个古代的印鉴无疑。

    这是我前段时间从古玩市场那时淘来的,据我的经验,就是个仿品,那小贩没忽悠住我,被我五十块钱买来的,我觉得这个艺术品挺不错的,所以就一直带着,时不时的看看。男人说。

    呵呵,问题就出在这个身上,这个东西不是仿品,是正儿八经的古代东西,但是它的年代要久远的多,甚至在朝代出现之前便存在了,它上面有种气息,对普通人有影响,你时不时的看看,所以你的红眼病就是因此而来。叶皓轩说。

    真的吗?男人有些目瞪口呆的说,他连忙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他觉得这个小玩意现在就是烫手的山芋,他根本碰都不想碰一下。

    当然,你闭上眼就是了。叶皓轩说。

    男人连忙闭上眼,叶皓轩右手伸出来,在男人的双眼之间掠过,男人只感觉到双眼有股丝丝凉意涌过,然后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双眼清凉无比。

    好了,可以拿镜子看看,你的眼已经不红了。叶皓轩说。

    男人连忙摸出手机,调到了前置摄像头那里照照,果然,自己原本赤红的双眼现在已经变得正常了,而且之前那种灼热的感觉在也消失不见了。

    真的好了,叶医生不愧是神医啊。男人惊喜的说,他伸出手道:梁昊,久闻大名了。

    这玩意虽然不错,但是普通人是消受不起的,处理了吧。叶皓轩说。

    当然……叶医生看着处理吧,我是不想碰了,改天见。梁昊说完像是丢掉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匆匆的走了出去,根本不给叶皓轩反应的机会。

    等一下。叶皓轩眉头一皱,他感觉这个人有些奇怪,他连忙拿着桌子上的印鉴跑了出去,却发现已经失去了梁昊的踪影。

    叶皓轩翻过印鉴,只见上面刻着数个字,他走到前面收费的地方,弄点印泥然后在一张纸上印了下去,只见上面的四个小字是蝌蚪文,叶皓轩吃了一惊,这种文字要追溯到远古时期,相传天地初开时诸神用的神文,叶皓轩只知道它的年代久远,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远到这种程度。

    他翻起印鉴,只见一抹流光从中一闪而逝,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是叶皓轩却准确的捕捉到了这一丝流光。

    他情知,这个印鉴没有这么简单,他把这个印鉴小心的收好,然后转身走入了中医诊堂里去继续坐诊去了。

    自从薛老太爷去了以后,薛鸿云在也不去酒吧或者那些高档会所一类的场所了,他平时没的事的时候就写写画画,然后看看书,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

    他不喜欢从政,所以只有从商这一条路可走了。薛老太爷走的太匆忙,所以也没有内定薛家第四代的大人要交到谁的手上,不过薛家第四代,有点能力的也只有薛鸿云一个人了。

    只是他感觉到有些迷茫,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想做一个游荡的公子哥,仅次而已。自从老太爷去世以后,薛鸿云的功利之心反倒没那么重了,他觉得,薛听雨比谁都合适担任薛家的未来,可惜这妮子喜欢上了一个自己不该喜欢的人。

    薛少,那久不见啊。有个小三流世家的公子哥脸上带着讨好的意思跑到了薛鸿云的跟前,想和他攀攀关系。

    虽然老太爷倒了,但是薛家还是薛家,薛鸿云还是薛鸿云,只是他现在已经不说自己是京城三大才子之一了。

    想想以前,他和杨睿明和唐意并称京城三大才子,在京城也算是盛极一时的文人骚客。但是现在想想,以前多多少少有些年少轻狂,现在他已经醒了,一半是被叶皓轩打醒的,一半是因为老太爷的过世而醒的,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要挑起薛家这根大梁,以后不能在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我们见过吗?薛鸿云淡淡的说。

    这货他还真的不认识,可能是以前见过自己,但自己并没有见过他。

    呵呵,老太爷死了,薛家不是以前的薛家了,以前不敢和自己攀关系的人现在觉得他和自己的差距也少了,现在敢上前来攀关系了。

    见过,呵呵,薛少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家伙的脸色变了变,他感觉薛鸿云在摆大谱,觉得自己被扫了面子。

    不记得了。薛鸿云摇摇头,然后继续喝酒。

    站在他身边的人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的脸色红一块紫一块的,他很想发火,心想你一个过气的世家子弟,摆什么谱呢,但是想想自己和人家的差距,他还是忍住了。

    我请薛少喝一杯吧,大家交个朋友,薛少不介意吧。那小子不知死活的坐到了薛鸿云的身边。

    没兴趣。薛鸿云懒得理会这些小人物,他今天来这里是有事情要办的,这家伙来搭讪只会坏了自己的大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个男人,薛鸿云一点也不给他台阶下,这让他很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三大才子吧?这家伙终于生气了,他感觉薛鸿云的谱摆的大了,没了老太爷的薛家,等于说就是没有牙的老虎,他还在这里牛气个什么劲?他这么优越的自信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三大才子?薛鸿云怒了,他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他感觉这货是在直接侮辱他,这比往他脸上吐口水还要严重。他站起来道:刚才的话,你在说一遍试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