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15章我想起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记起来了?叶皓轩心里咯登一下,他放下筷子道:你记起来了什么?

    你是我的仇人,你害死了我姐姐。郑兰兰说。

    我害死你姐姐?叶皓轩颇感到意外,他有些无语的说:你说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什么时候害过你姐姐?

    你还要装下去吗?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郑兰兰笑了,她嘶竭底里的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害了我姐姐还不够吗?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亲手杀了她,残忍的杀了她……你为什么要这样?

    叶皓轩感觉到不对头了,郑兰兰的情绪很不正常。在她的意识里,自己就是害她姐姐的凶手,叶皓轩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但是她的情绪相当的不稳定,这有些不对劲。

    兰兰,你……叶皓轩想站起来,但是他突然感觉到双手酥软无力,他的脸色变了变,他想尝试着调动体内的浩然真气,但是尝试了数次,气海内空空如也,平时浩瀚如江海一般的浩然真气,现在根本一点也调动不出来。

    他被人下了药,他的脑海里马上闪出了这个念头。他猛的抬起头道:你下药了?

    是,我下药了,我要为我姐姐报仇……你是杀害我姐姐的仇人,我要为我姐姐报仇。郑兰兰死死的盯着叶皓轩,她从包里拿出一把匕首来。

    叶皓轩感觉到浓浓的操蛋,他知道郑兰兰一定是被人利用了。

    郑兰兰醒为以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现在她的心思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敌人一定是利用这个,对她灌输一些不利于自己的思想,让她认为自己就是杀害她姐姐的凶手。

    不得不说对方的手段真的狠,他们就掐死了自己对信任的人没有一点防备,所以他们才会这样利用郑兰兰失去记忆的原因灌输自己是杀害她姐姐的凶手,让她认为自己是她的仇人,然后给自己下药,好为姐姐报仇。

    叶皓轩感觉到无语,这是他最大的缺点,也是最致命的缺点。

    你真的认为我是杀害你姐姐的凶手?叶皓轩苦笑,他一边说一边尝试着调动气海中的真气……虽然气海中空空如也,但是浩然真气有种特殊的地方就是聚气于海……就算是被下药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能让自己的气海中凝聚出真气,逼出药性,只是这个过程非常的缓慢而已。

    不然呢?郑兰兰冷冷的说。

    你被人利用了。叶皓轩说:我那么爱你姐姐,怎么会去伤害她?

    我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就是你杀了我姐姐,是你亲手拿刀杀了她,就是这把刀。我现在要用这把刀杀了你。郑兰兰厉声道。

    我杀你姐姐的动机是什么?叶皓轩问。

    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现在还没有想起来,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害了她……郑兰兰说。

    你的记忆是被人灌输的,你回忆起来的东西不是真的。叶皓轩说:你难道不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的吗?

    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我现在不想跟你在废话……郑兰兰说着一步一步的逼近叶皓轩。

    叶皓轩苦笑,他的时间有些不够,郑兰兰现在固执的认为自己就是杀害她姐姐的凶手,所以现在跟她说什么她也是听不进去的,他叹了一口气道:告诉我,是谁给你的药?

    一个能帮我报仇的人给我的,叶皓轩,不要在做出一幅虚伪的样子。郑兰兰说。

    你真的不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叶皓轩苦笑道:我在重申一次,我没有害你姐姐,她现在还活着……但是她没有办法来见你,如果你杀了我,你会后悔自责一辈子的,你现在的记忆不是真的。

    这些话,留着你死后跟我姐姐去说吧。郑兰兰提起匕首就要向叶皓轩胸口刺去。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面无表情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带他来见我。手机的话筒里传出了叶连成低沉的声音。

    我现在就要杀了他。郑兰兰冷冷的说。

    不不不,现在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听我的话,带他来见我,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的。叶连成道。

    如果我拒绝呢?郑兰兰说。

    你想见到你姐姐的话,最好不要质疑我的话。叶连成说。

    她真的还活着?郑兰兰说。

    当然,你看着办吧

    。叶连成说完挂断了电话。

    果然是叶连成。叶皓轩笑了笑。

    你知道他?郑兰兰问。

    当然,我还是有点低估他了。叶皓轩苦笑。

    郑兰兰脸上的表情阴睛不定,她想直接杀了叶皓轩一了百了,因为她的记忆里就是叶皓轩杀害了她姐姐。但是她心里又有些疑惑,因为她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她想起来的相关记忆很模糊,只是一片一片的片刻,她把这些片刻东拼西凑起来,得出的结论就是叶皓轩是她的仇人。

    可是这些记忆来的太突然了,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犹豫在三,还是把自己的匕首收了起来……

    在郑兰兰的胁迫下下了楼,被她一把推到了车上,叶皓轩现在根本用不上一点力,根本不可能去反抗。

    郑兰兰为他戴上一双手铐,推到了车里,然后把他的脑袋蒙了起来。

    叶皓轩感觉到有些不对味,他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女劫匪绑架了似的,他有些苦笑的说:我现在都动不了,你把我铐起来不是多此一举吗?

    叶连成说,你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就算是死了可能也会复活,所以我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郑兰兰走到了驾驶室上启动了汽车,她回头道: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

    她说着拿起一把手枪,抵在叶皓轩的脑袋上说: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叶皓轩老老实实的坐在汽车后车厢,他现在的心情真是日了整个动物园了。

    半个小时以后,叶皓轩感觉到车子停了,他被郑兰兰从车厢里拉了出来,然后推着走到一个电梯里,到达目的楼层后,他脑袋上的头罩这才被取了下来。

    眼前黑了这么久,猛的被取下来以后叶皓轩感觉到有些不适应,他眯着眼睛半天以后才适应了眼前的光线。

    给你十分钟时间,然后跟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另外……我要在一天之内见到我姐姐。郑兰兰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然后转身离开。

    叶皓轩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只见他身处在一个极大的客厅里面,这里的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单是头的吊灯,最少也得近千万,四周的陈设极尽奢华,给人一种身在宫殿中的感觉。

    在他前面的一坐沙发上,有一个人坐在那里,这个人自己很熟悉,正是自己的堂兄叶连成。

    怎么样,感觉到意外吗?叶连成咧嘴一笑道:我的好堂弟,我们又见面了,我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见面吧。

    是最后一次见面,我并不感觉到意外。叶皓轩笑了笑道:如果你真的这么轻易的死了,你就不是叶连成了,我的好堂兄,你怎么还没有死?

    当天你在雪山那种必杀局之下都活过来了,我现在活着有什么好奇怪的?叶连成笑了笑道:来喝一杯吧,我想我们这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喝酒了。

    你也不把我给解开,有你这样请人喝酒的?没诚意。

    两人说话的语气都很平淡,就像是一对老朋友见面似的,谁也没有想到,两人撕逼撕的你死我活的,但是真正的见面时候,还能保持这么平淡的语气来交谈。

    不不不,我感觉我还是铐着你比较好,因为你这个人会时不时的给人来点惊喜,我不确定这种药对你的作用有多大,所以只好委屈你了。叶连成说。

    呵呵……你这个人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叶皓轩说着把手里的手铐给丢到了地上,走到叶连成的身边坐了下来。其实他的手铐早在路上的时候就被他弄了下来。

    看到叶皓轩把手中的手铐丢到地上,叶连成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因为他觉得一个小小的手铐都能把叶皓轩难倒的话,那叶皓轩就不是叶皓轩了,他为叶皓轩倒了一杯酒,然后递给了他。

    叶皓轩接过了酒,和他碰了一下,然后一仰头把手中的酒给干了。

    酒是要品的,不是像你这样牛饮的,你这样喝酒真的有意思?叶连成鄙夷的看着叶皓轩说。

    呵呵,酒就是用来喝的,你有你的喝法,我有我的喝法。我从小是在民间长大的,所以这就是属于我的喝法,你那样一小口一小口啜着,就像是狗舔水喝一样的,不爽。叶皓轩说。

    果然是普通人家长大的野孩子……没一点家教。叶连成冷笑道。

    那也总比你披着人皮却不干人事的东西要高尚的多。叶皓轩丝毫不客气的回应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