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5章这是我的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里是我家,我允许你们进来了吗?谷川由美突然发火了。

    对,这里是她家,就算是父亲不在了,这坐庄园也是她的。山田知树凭什么占据这里?她回自己的家,凭什么要对别人低声下气的?

    呵呵,别开玩笑了。由美小姐,你要知道,麻世社长已经不在了,你一个弱女子,就不要跟别人争什么了。小胡子哈哈大笑道。

    如果我偏要争呢?谷川由美冷冷的说,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对别人这么说话。

    那你去争吧,反正我们是不会让你进去吧,走吧走吧……看在老社长的份上,我们不跟你一般见识。小胡子挥挥手道:另外,你不要以为你还是谷川社的大小姐,走到哪里都是高高在上的,我们现在根本不吃你这一套。

    他在说什么?叶皓轩听不懂倭语,但是看这小胡子的表情以及谷川由美模样,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一点什么。

    他们不准我进去。谷川由美寒声道:我要报警……

    这是你家,他们凭什么不让你进去?叶皓轩愣了愣,妈的,这什么世道啊,这些社员们满口的江湖道义,可是前任社长尸骨未寒,马上有人迫不及待的跑出来争地盘争财产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们……谷川由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眼圈一红,她只觉得自己很没用,父亲走后,她甚至连自己的家都回不了。

    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了,知树社长看到的会生气的,走走,马上走,在不走我就不客气了。那个小胡子不耐烦的挥挥手。

    叶皓轩走上前,他露出一幅彬彬有礼的笑意道:老兄,你懂华夏语不?

    你说什么?那小胡子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他确实不懂化夏语。

    看样子是不懂了。叶皓轩感觉到有些沮丧,他突然想和这些小鬼子们打打口仗,但是语言不通,看来只有做罢了,他对着那小胡子比了一个中指,然后笑道:个肺……

    虽然听不懂叶皓轩在说什么,但是这个国际性的手势已经让这小胡子大怒,他怒吼道:八嘎。

    他在破口大骂的同时已经挥起了拳头,向叶皓轩砸去。

    但是他的手还没有抬起来,他只感觉到肋下一阵剧烈的疼痛,却是叶皓轩的拳头和他的肋下做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他惨叫了一声,身体仰后便倒,跌飞出去七八米远,重重的撞在了一个花盆前,把那价值不菲的花盆撞的粉碎,之后连哼也没有哼一声,直接倒在地上在也起不来了。

    混蛋……这货的几个小跟班怒了,他们抄起身边一切能抄起来的家伙,向叶皓轩袭了过来。

    但是这些家伙战五渣的战斗力,跟叶皓轩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几乎是一个回合没有下来,这些家伙们倒了一地,他们纷纷倒在地上扭曲了起来。

    叶皓轩走到一个伤势较轻的家伙跟前,伸腿在他身上踢了几脚道:喂,你起来带路,别装死……快起来。

    那个家伙装死的计划泡汤了,他只得垂头丧气的站起来,耸拉着脑袋来到了叶皓轩的跟前,叶皓轩的战斗力直接将他吓尿了,他不知道在这个世上竟然有人会如此的强,一个回合就放倒了他们号称百战不倒的小弟。

    你们那个叫什么知树的老大现在哪里。叶皓轩喝道。

    这家伙瞪大眼睛看着叶皓轩,他完全听不懂叶皓轩在说什么。

    山田知树在哪里?谷川由美为叶皓轩翻译。

    他……他在那里。这小子向着最大一幢别墅指了指。

    带我们去见他。谷川由美的脸色变了变,那个地方是父亲平时居住的地方,秘室也在那个地方设着,山田知树在那里,恐怕就是为了密室里值钱的东西吧。

    其实谷川由美知道,那密室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那里只有母亲的一些遗物,父亲只是在有时候想母亲的时候去那个地方坐坐看看。

    在那幢最大的别墅里面,一个中年倭国人不停的在走来走去,他就是山田知树。谷川麻世一死,他现在成了最大的得益者。

    虽然他现在暂时掌握了局面,但是他并不看好谷川社的未来。

    因为没有了谷川麻世的谷川社,根本就是一盘散沙。现在谷川麻世一死,谷川社内忧外患,内部有争地盘争利益的各舵主,外面则有山口社虎视眈眈的盯着。

    他现在只想把谷川麻世家时有价值的东西全部弄走,然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说,到底在哪里?山田知树的手下对着一名上了年纪的倭国人大声喝斥。

    这个年迈的倭国人是谷川麻世生前的管家,谷川麻世的一切他都知道。

    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白发苍苍的管家有些惊恐。

    还嘴硬,老家伙,你是不是想下去陪谷川麻世了?有一个小混混一耳光抽在他的脸上,老管家的脸上马上起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我……我真的不知道。老管家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老管家,你是把我们当猴子耍吗?山田知树站了起来,他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一身西装的他看起来颇为优雅。

    不不……山田社长,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找些什么,该说的东西我都说了,放过我吧……老管家有些惊恐的说。

    那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山田知树笑了笑,他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走到老管家的正面说:我听说,谷川麻世的老巢里面有一个秘室,这是真的吗?

    秘室?什么秘室?老管家抬起头,然后摇摇头道:我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秘室,我服待他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

    啪……山田知树手里的高脚杯砸在了老管家秃了脑袋上,一时间老管家的头上鲜血四溢。

    我这个人的耐心有限,很不幸,你已经把我的耐心给磨的没有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既然你嘴硬,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山田知树一挥手,一边的一名手下猛的一点头,然后启动了一边的一个绞肉机。

    轰鸣的机器以及急速旋转的马达让老管家显的十分惊恐,他清楚山野知树的手段。

    一个人拿着一根木棍,放到了绞肉机里面,咔嚓嚓的一阵响声传过,这根木棍被绞肉机绞的粉碎。

    你是不是想试试到底是这根木头硬,还是你的骨头硬?山田知树冷笑了一声:我想在给你一次机会。

    我……我真的不知道,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老管家有些惊恐的叫道。

    八嗄,老东西,老顽固,你去死吧。山野知树大怒,他手一挥,马上有两个人强行按着老管家,把他的手往绞肉机里面按去。

    老管家一声惨叫,一时间血花四溅,他马上昏死了过去。

    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换另外一只手。山田知树猛的一挥手……

    又是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老管家嘶声惨叫道,他被这绞肉机活生生的疼醒……然后在次倒下。

    社长……老家伙已经死了。一名小喽罗说。

    丢出去喂狗……山田知树有些不耐烦的一挥手。

    几个人拖着已经死去的老管家走了出去。山田知树在室内来来回回的渡着步子,他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烦闷。

    社长,接下来该怎么办,看来这老家伙并不知道密室到底设在哪里。一名手下跑到他的跟前道。

    掘地三尺,也要把密室给我找出来,如果实在找不出来,那只好在谷川由美的身上下手了。山田知树冷笑了一声说。

    可是……谷川麻世刚死,如果您现在对谷川由美下手的话,恐怕下面的人会有非议。要知道,现在正是非常时期,有几个老家伙,对您现在的地位可是不服气啊。

    呵呵,那群老家伙,成天只会盯着谷川社这几亩地不放,他们可曾想过现在的谷川社还能撑多久?山口社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先找,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去把谷川由美请来,找到了东西以后,我马上让出手里的位子,让那群老家伙们窝里斗去吧。山田知树冷笑了一声道。

    是,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找。那名手下一点头,转身就要向外走去。

    你是不是在找我?谷川由美的声音从门口处传了过来。

    由美小姐?山田知树马上换上了一幅人畜无害的表情,他站起来笑咪咪的说由美啊,叔叔一直关心着你的安全呢,正在派人四处找你呢,见到你没事,真好。

    是吗?多谢知树叔叔这么关心我的安全,但是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强拆吗?谷川由美看着一些拿着工具的社员问道。

    是这样的由美,你父亲手里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这份文件对我们谷川社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它,现在你来了就好,快告诉我们,你父亲平时放隐秘东西的秘室在哪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